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 第1624章 第一聖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我在精神病院學斬神 第1624章 第一聖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與此同時,

距離探索船數千裡外。

鐺——鐺——鐺!!!

洪亮的鐘聲迴盪在天地之間,披著白絲絨外衣的紅髮少女,突然停了腳步。

克洛伊轉頭看向鐘聲傳來的方向,一股強橫的神力波動自體內轟然爆發,她低頭看向自己的手背,一枚與林七夜胸膛同樣的印痕,正在瘋狂吞噬著她的力量,散發著淡淡微光。

“東皇鐘起,【聖約】應時,因果重逆,死境逢生。”克洛伊喃喃自語,

“時隔兩千一百四十一年,第一【聖約】,終於啟動了麼……”

這狂暴的吞噬之力,足足持續了數十秒,等到最後一縷光芒閃過,她悶哼一聲,猛地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無比。

遠方沖霄而起的那道光柱,終於逐漸散去,克洛伊抹去嘴角的血跡,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

“我們的第一道聖約,已經履行了,能否重逆這因果,就看你了……林七夜。”

……

大夏,國運海島。

鐺——鐺——鐺!!

遠方傳來的鐘聲響徹天地,海島各處的身影同時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疑惑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鐘聲?這是什麼鐘聲?”李鏗鏘站在山崖頂端,眺望著遠處一望無際的海麵,不解的喃喃自語。

他的身後,一個穿著羊羔絨衛衣的女人,緩緩走出。

“這是……東皇鐘?”王晴有些不確定的開口。

“東皇鐘?那是什麼東西?”

“是在遙遠歲月之前,天庭的一件至高神器。”唐雨生腳踏海浪,飛到了兩人身邊,“可是,東皇鐘早在兩千多年前,就已經遺失了纔對……如今並不在天庭。”

“不在天庭的至高神器?那現在,又是誰在敲響它?”李鏗鏘的神情越發疑惑。

“……不知道。”

身為守夜人曆代的總司令,他們幾人掌握的情報極為龐大,可即便如此,他們依然猜不到這神秘敲鐘人的身份……聽鐘聲,它的本體必然在大夏境內,可大夏境內除了守夜人和天庭,還有誰能神不知鬼不覺的掌控東皇鐘,並且敲響它?

就在眾司令沉思之際,海島地底深處,那奔流不息的國運洪流上方,一個身披殘破甲冑的身影,緩緩抬起了頭顱。

“侯爺,東皇鐘響了。”公羊婉站在國運洪流邊,輕聲開口。

“嗯,我聽到了。”

國運洪流上的霍去病,眼眸中浮現出一抹追憶之色。

他低頭望去,滿是傷痕的手掌緩緩張開,一枚白色的棋子,正靜靜地躺在他的掌心。

“他敲響了東皇鐘……那就說明,第一【聖約】已經啟動了。”

“是啊。”公羊婉輕輕摘下髮簪,如瀑般的黑髮垂落肩頭,她望著髮簪中央那枚宛若白玉的棋子,目光中複雜起來,

“古老的誓約重現世間,曆經數千年的佈局,這一場人與神的對弈……是時候迎來一線生機了。”

……

“鐘聲?”

迷霧中,距離海峽數百裡外,安卿魚突然停下了腳步。

他回頭望向大夏的方向,眉頭微微皺起,“哪裡來的鐘聲,竟然能擴散到地球的每一個角落?難道大夏那邊,又出現了什麼變故?”

安卿魚在原地沉思許久,也冇有什麼頭緒,待到三聲鐘鳴消散,天地間再度迴歸一片死寂,彷彿剛剛的鐘聲隻是一場幻覺。

安卿魚搖了搖頭,邁步繼續向海峽走去。

就在這時,他的胸口莫名一痛,整個人劇烈的咳嗽起來!

他一隻手捂著胸膛,隻覺得有什麼東西即將鑽開血肉,一股劇痛充斥腦海!

安卿魚緊皺著眉頭,一柄手術刀滑落至掌心,他直接剖開了自己胸部的血肉,將手掌探入體內,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片刻後,他的手掌從胸口緩緩拔出,破碎的血肉迅速修複起來。

安卿魚看著那隻鮮血淋漓的手掌,一點點攤開,看到掌心的那件東西,眼眸中的疑惑之色更濃了。

那是一枚被鮮血染紅的白色棋子。

這東西,是剛剛克洛伊打入自己身體裡的?這就是她所謂的禮物?

安卿魚的灰瞳中,閃過一抹微芒,開始解析這枚棋子的構成,不過拇指甲蓋大小的棋子,在他的瞳孔中急速放大,就連表麵分子的紋理都逐漸清晰起來。

“這是……”安卿魚的瞳孔微微收縮。

他想也不想,直接將這枚棋子碾碎,化作細碎的粉末,飄散在大海之中。

他望著那逐漸消散在海麵的棋子碎片,雙眸微微眯起,不知在思索著什麼……

許久之後,他沉默的轉過身,消失在海峽倒影之間。

……

大夏,天庭。

“是東皇鐘!”薑子牙聽到那鐘聲,眸中閃過一抹驚駭,“東皇鐘又現世了?”

“鐘聲來源在大夏境內……既然如此,為何這麼多年我們都冇有發覺?”

“現在,又是何人在敲鐘?!”

幾位金仙對視一眼,同時沖天而起,尋著鐘聲傳出的方向,疾馳飛出!

儘管東皇鐘隻響了三聲,但對大夏眾神而言,隻要一聲就足以定位到它的位置,幾道流光接連劃過天際,從不同方向,往大夏某處接近。

東皇鐘的鐘聲逐漸消散,一道道連綿的山脈,出現在眾神的視線之中。

“這是什麼地方?”

“祁連山。”

“祁連山……這地方,有何特彆之處?”

“並冇有,我們從未在這裡感受到任何神力氣息,甚至這裡連人類都很少踏足。”

幾位金仙議論之際,他們已經尋著鐘聲,找到了聲音的來源,那是祁連山的某座山峰,皚皚白雪之中,一座古老宏大的青銅鐘,正在風雪間緩緩停擺。

那,便是天庭數千年前遺失的至高神器,東皇鐘。

“不會錯的就是它。”太乙真人開口道,“不過這裡的氣息都被某種存在遮蔽,若非它主動現身,我們即便如此靠近,都未必能察覺到它。”

眾金仙飛落東皇鐘前,就在這時,一個身影自東皇鐘的後方,緩緩走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