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蛇王的愛妻免費閱讀全文 > 第42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蛇王的愛妻免費閱讀全文 第42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南鶴…”我朝著倒在地上的南鶴喊道,聲音小若蚊蠅。

我想看看南鶴現在怎麼樣了,可身體在此時騰空而起,隨即便落入了一個香氣縈繞的懷抱。

“你啊......”一聲歎息響起。

這聲音和懷抱都如此熟悉,一抬眸就對上了褚今許那雙隱忍著擔憂的深邃眼眸。

褚今許的出現在我心裡的委屈更甚,我不想理他,在他的懷裡劇烈的掙紮起來。

“放開我!我要去看南鶴!”我悶聲說道。

褚今許的懷抱比之前禁錮我的力道還要強烈,我在他的懷裡就連想掙紮都做不到。

“要想少受點罪就老實些。”褚今許說道。

我現在根本不想聽褚今許說任何話,腦子裡都是剛纔我汲取南鶴鮮血的畫麵,而且現在南鶴倒在地上動也不動,看情況很不好。

我憤怒瞪著褚今許,完全想不通褚今許心裡究竟是怎麼想的,我看著他說道,“褚今許,我隻是你的奴隸,你還管我做什麼?把血契解了吧,以後我是生是死和你冇有任何關係。”

“解開血契,對你對我都好,你知道的我身體裡有一個定時炸彈,我死了你也活不了,和我結下血契你到底圖什麼?”我定定的看著褚今許,想從他的嘴裡聽到答案。

但褚今許什麼都冇有說,他抱著我轉身就進了屋,把我放在床上後又往我的嘴裡塞了幾顆藥丸。

我被褚今許施了法,即便離開了他的懷抱躺在了床上,我還是不能動,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褚今許站在我的床邊。

褚今許居高臨下的看著我,“我會讓訛獸把南鶴搬進屋裡,你不要再鬨脾氣了。”

我冷笑,“你覺得我是在鬨脾氣?”

而且訛獸是一隻兔子,他那小身板怎麼把南鶴搬進屋子裡去?

“不管你現在怎麼想我,你趕緊給我放開,我已經好了,我要去看南鶴。”我對褚今許說道。

褚今許垂著眸子看著我,隨後袖袍一拂,坐在了我的身邊,他冷冷的對說道,“小丫頭,如果你再多嗶嗶,我就擰斷你的脖子。”

“嗬嗬。”我一聲冷笑,“你現在這種話是威脅不到我的,擰斷了我的脖子你還能活?要不你把血契解了,這樣你就可以無後顧之憂擰斷我的脖子了。”

我話音剛落,褚今許的臉頓時在我麵前放大,我們之間的距離迅速拉進,他一把扣住我的腦袋,半眯著雙眸看著我。

“是麼?如果你再多說一句話,我就要親你了。”

我的呼吸頓時一滯,瞪圓了雙眼看著麵前的褚今許,本來已經降下去的體溫在這一刻似乎又升高了。

我緊緊的抿著嘴唇,生怕自己對褚今許不滿的話脫口而出,褚今許這個人誰知道他的心裡是怎麼想的,竟然連威脅我這樣的損招都能想出來。

見我安靜下來,褚今許臉上帶著淺淺的笑容,纖長的手指撫上我的臉,“這才聽話,不要整天跟隻跳蚤似的,我不喜歡。”

我在心裡將褚今許吐槽了千萬遍,他竟然覺得我像跳蚤?我跟跳蚤哪裡相像了?

不過這次我學聰明瞭,在心裡吐槽褚今許的時候麵上冇有露出任何表情,免得他通過我的表情看出什麼來。

我在床上躺了多久,褚今許就在床邊守了多久,我第二天醒來的時候,褚今許還坐在我的床邊。

這一刻,我的心情很複雜,他明明把我當奴隸,可他的表現看起來又好像在關心我......

褚今許,他到底是一個怎麼樣糾結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