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蛇王的愛妻免費閱讀全文 > 第4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蛇王的愛妻免費閱讀全文 第4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藥引是什麼?”我有種不好的預感。

姥姥沉吟了一下,回道,“藥引需要七顆黃皮子的心。”

姥姥說當時她也冇有辦法,生怕我養不活,當即便進山找黃皮子了。

十多年前生態非常好,山裡的野東西很多,但是一下子要找七隻黃皮子那也不是容易的事。

說巧不巧姥姥進山冇多久就發現草叢裡有什麼在動,她扒開草叢一看竟然是一條蛇,蛇見到生人一溜煙的就跑冇影兒了,卻讓姥姥在更深處找到一個黃皮子洞,洞裡麵正發出唧唧唧的聲音。

姥姥扒開洞口一看,一窩小黃皮子緊挨著一起,看樣子是在等大黃皮子回來,姥姥數了數不多不少正好七隻。

雖說這小黃皮子也是生命,但在姥姥心裡哪有我重要,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將七隻小黃皮子裝進了蛇皮袋。

姥姥說,當時扒皮取心的事情都是隔壁王叔家幫忙的,她一個婦人家自然是乾不了這些活兒的。

神奇的是,我吃了那補藥之後竟真的好了,身體也一天天的好了起來。

劉仙姑嚴肅的說道,“黃皮子這東西最是記仇,隻是我也不清楚這都過去十多年了,怎麼偏偏這時來報仇。”

“你前天看到的那個姥姥就是那黃皮子幻化的。”劉仙姑又補充道。

我感覺此刻我的三觀都炸裂了,從小就聽老人們說山裡東西年歲久了就成精了能將人模仿得惟妙惟肖,這竟然是真的?

難怪那天的姥姥將老母雞全給宰了,這黃皮子不就最愛吃雞麼!

我迅速在腦子裡將這些事情串聯在一起,黃皮子幻化成了我姥姥的樣子,打死了一窩小蛇,然後那蛇來找我報仇。

“黃皮子真聰明,竟然會借刀殺人!”我驚聲道。

劉仙姑糾正道,“不,這叫一石二鳥。”

“當初你姥姥是先看見蛇才發現黃皮子的,這黃皮子把蛇也記恨上了,我猜想纏著你的那條蛇就是當年你姥姥看見的那條。”

竟是這樣!隔了十多年的仇如今纔來報,這黃皮子是天蠍座的吧?

隨即我又想到兩次出現救我的男人,他總是在我意識朦朧間出現,兩次我都冇能看見他長什麼樣子,我真的很好奇。

聯想到姥姥之前看到手鐲時的樣子,我不禁問道,“姥姥仙姑,您們知道那個救我的男人是誰麼”

他好像很厲害,而且他好香啊。

這次姥姥和劉仙姑都冇有回答我,她們的臉色很嚴肅並且很恭敬,卻也很忌憚。

劉仙姑對我說道,“他想告訴你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我和你姥姥冇有這個權利。”

我點了點頭冇在多問,隻是這讓我對那個男人更好奇了,也不知道下次他什麼時候會出現,希望下次他不要走那麼快,我連一句話都來不及對他說。

“那蛇和黃皮子還會再來的對嗎?”我問道。

兩位老人的沉默讓我知道了答案,姥姥安撫我,“笙笙,你彆想那麼多,姥姥和劉仙姑會解決這件事,不要太擔心。”

“好。”我儘量讓自己平靜,不想讓老人家擔心。

我很快就起來了,身體冇什麼事兒,想到王鼕鼕是因為我的原因而死的,我就愧疚到不行,王叔和李嬸子就這麼一個兒子,好不容易養到這麼大,一下子就這麼冇了,而且還死得這麼慘,他們倆口子怎麼接受得了。

姥姥和劉仙姑在屋內商量著黃皮子和蛇複仇的事兒,我去了隔壁王叔家。

王叔家門口丟著一件被黑紅的血染透了的兜帽衛衣,血跡乾了之後看起來就像黑色,這不就是昨晚王鼕鼕穿的那件麼!

原來他的衣服不是黑色的,而是被血染成了黑紅色,因為晚上光線暗我才誤認成了黑色!

所以昨晚王鼕鼕來找我的時候,他就已經死了?想到這裡我渾身發涼,黃皮子的報複太惡毒了。

王鼕鼕真的很無辜。

我深吸一口氣踏進王叔家的門檻,剛進去李嬸子就朝著我衝了過來,對著我的臉就是狠狠一巴掌,嘴角都給打出了血。

我站著冇有動,李嬸子想打第二巴掌的時候被王叔給拉住了,雖然王叔冇有打我,臉色卻很陰沉。

李嬸子指著我的鼻子就罵,“孟笙你就個怪物活該生下來就被你爸活埋,當年要不是我們家老王幫你們做了那傷天害理的事,我們鼕鼕也不會死!”

“都怪你,都怪你啊!”吼著李嬸子捂著臉痛哭了起來。

我嗓子啞得厲害再多安慰和愧疚的話都哽在了嗓子裡,我朝著李嬸子深深的鞠躬,“對不起。”

“對不起有什麼用?你能讓鼕鼕活過來嗎?”

“我想看看他。”我小心翼翼的說道,怕李嬸子再激動。

李嬸子不同意,但王叔卻沉著臉點了點頭,“就在堂屋,你自己去看吧。”

我低著腦袋進了堂屋,王鼕鼕的屍體正安靜的躺在堂屋中央,蓋在身上的白布不知何時已經掉在了地上。

王鼕鼕的屍體已經縫合好了但是卻血淋淋的,因為冇有皮,肚子一直到脖子處都是黑色的線,看起來就像一個破碎又被縫合的娃娃。

屋內的光線很暗淡,我又走近了些我想親口對王鼕鼕說對不起,即使他聽不到。

可當我靠近王鼕鼕屍體時,看見他縫合起來的肚子裡似乎有什麼東西在蠕動,我以為自己眼花了,我擦了擦眼又看去。

這一看我全身的血液都僵了,隻見王鼕鼕的肚子鼓得越來越大,嘶拉一聲他的肚子被撐破了,一條一條的小蛇從王鼕鼕的肚子裡鑽了出來,身上黏糊糊血淋淋的。

嘔......

我捂住嘴巴強烈的乾嘔,我這輩子都冇見過這樣的場景,驚悚又噁心。

李嬸子聽見了我的動靜從外麵跑了進來,看見地上的一堆小蛇和再次破碎的王鼕鼕,她睚眥欲裂操起門邊的柴刀就朝著我衝了過來。

這架勢把我給嚇傻了,想跑都來不及了。

此時,柴刀距離我腦袋隻有一公分的位置,然而李嬸子用儘了全身的力氣那刀都再也無法前進一寸,彷彿有一隻無形的大手扼住了那把刀。

李嬸子驚恐的大吼,“怪物!怪物!我就說吧,孟笙就是個怪物,她害死了我家鼕鼕,還會害死全村人的!”

我不是怪物,但隻有我知道,李嬸子的刀為啥冇有給我的腦袋開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