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蛇王的愛妻免費閱讀全文 > 第18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蛇王的愛妻免費閱讀全文 第18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我很明顯的感覺到對麵的褚今許他哽了一下。

那種熟悉的冷意朝著自己襲來,一股徹骨的寒意將我籠罩,我知道,褚今許現在很生氣。

“不讓我管是麼?”褚今許的聲音又冷又危險。

我剛纔話都說出去了,再說了褚今許也不跟我說為什麼,我肯定是不甘心的。

上次我媽救了我,這次又給我送了許久的補氣湯,其實我的心裡已經在慢慢接受她了。

所以當褚今許說讓我跟我爸媽斷絕來往時,我纔會有這麼大的反應。

雖然我也糾結過,但是我還是願意再給爸媽一次機會。

我抿著嘴唇倔強的盯著褚今許,即便我看不清褚今許,但是我也絕對不能讓自己的氣勢輸掉。

褚今許已經懂了我的意思,我朦朧的看見他周身裹著一股邪風,掀得他的白袍紛飛。

吹得我差點跪倒在地上,頭髮都豎立在了空中,一瞬間飛沙走石,我忙伸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害怕沙子吹進我眼睛裡。

那條血紅的項鍊被他扔在了我的腳邊。

“好。”他的聲音同我第一次聽見那般空靈飄渺,“我不再管你,你是死是活都是你自己的造化。”

話音一落,周圍的風都消失了,我呆呆的跪在地上,身邊的不遠處是我掉落的保溫桶還有那條項鍊,而褚今許消失了。

我有點失落,褚今許是真的走了嗎?他真的不管我了麼?

我心裡有點空落落的,心裡還有一絲期望在心中,也許褚今許隻是現在生氣,說不定過兩天他又回來了呢?

他說過我和他簽過契約的,簽過契約的人應該不會這麼輕易離開吧。

我冇想到褚今許這一離開,一個月了都冇有再出現,秦嫣也因為身體原因休學療養了。

現在雖然我媽還是每天給我送吃的,但是我的臉上卻越來越差,每天都變得很疲憊,上課的時候總是打瞌睡,幾乎次次被點名,成績差到一塌糊塗。

張安安很擔心我,“孟笙,以前覺得你是縱慾過度,可現在我覺得你是撞邪了,你要不要去找個大師看看啊?”

“什麼撞邪,迷信。”我對張安安說道。

張安安卻神秘的對我說道,“可我覺得你還是應該去看看,我有個遠方的小叔,他這幾天正好來探親,聽我媽說他三歲時就開始學習道術了,我覺得你可以去找他看看。”

我有些猶豫了。

之前褚今許跟我說過,我之所以會變成現在這樣,是因為我的精氣被吸了。

他上次也冇有跟我說,我精氣被吸的事是不是和楊瑤送我的項鍊有關。

想了想,我說道,“你說得有點道理,那你小叔什麼時候有空?”

張安安道,“他明天的飛機,應該晚上到,後邊我帶你去找他吧。”

我點了點頭,“謝謝你,安安。”

張安安拍了拍我的肩膀,小臉上笑得一臉燦爛,“咱們倆誰跟誰啊,孟笙,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的朋友一直很少,張安安的確是我最好的朋友了。

時間很快就到了我和張安安約定的那一天,本來我們都已經約好了晚上七點在校外的咖啡廳見。

但是我媽卻給我打了電話,電話裡的我媽哭天搶地。

“笙笙,你妹妹快不行了,你現在來見你妹妹最後一麵吧。”我媽悲傷的聲音像是瞬間老了十幾歲。

我整個人都愣了,我知道楊瑤身體不好,總是忍不住的自殘,醫生也說這樣下去可能會死,但我冇想到這一天來得這麼快。

“在哪裡?我現在過來。”我問道。

再怎麼說我和楊瑤也是親姐妹,即便冇有感情,但是血緣關係還在,她如果真的不行了,那麼按照道理講,我是應該去的。

我媽說他們把楊瑤從醫院裡接了回家,他們不想楊瑤死在醫院,他們得帶她回家。

很快我媽給我發了一條地址過來讓我按照地址過去。

她還叮囑我帶上楊瑤送我的那條項鍊,我有些猶豫但是在我媽的祈求下,我還是把項鍊帶上了身上。

我跟張安安打了招呼,說我先去爸媽家裡一趟,回來再和他小叔見麵。

時間很緊急,我隻好打車去了我媽給的地址。

他們住的是一個老小區,樓房看起來都比較老舊了,位置也比較偏僻,而且治安看起來也不怎麼好。

我媽他們住在八樓803,我順著門牌號找了過去。

我找到門牌號剛想敲門,門唰的一下就從裡麵打開了,我媽清瘦的臉露出了出來。

見我來了她有一瞬間的愣神,直到我爸的聲音在屋內響起,我媽這纔回過神把我喊了進去。

這是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屋內的光線很昏暗,透露著一股死氣沉沉的味道,讓人感到很壓抑。

“楊瑤呢?”我問道。

我媽的眼睛還紅得很,聽到我問楊瑤,她又要落淚了。

“跟我來,她在臥室裡。”

我媽說著就把我領進了臥室,楊瑤躺在床上,四肢依舊被綁著,但是她的氣色卻很好,臉蛋紅潤眼睛也炯炯有神,看起來根本不像瀕臨死亡的樣子。

我遲疑著說道,“楊瑤應該冇事吧,我看她臉色都挺好的啊。”

聽到我的話,我媽眼淚又唰唰的下來了,她咬著嘴唇說道,“笙笙,你妹妹這是迴光返照......”

原來如此。

楊瑤的臉上冇有任何對死亡害怕的神色,“姐姐,我死了你會難過嗎?”

說實話,我倒是不會難過,隻是會覺得可惜。

但是看到她那雙亮晶晶的眸子充滿了希望的看著我時,我卻說不出不難過這樣的話。

我爸從外麵端了一杯水給我,他說道,“看你來得很匆忙,喝口水吧。”

我很震驚,我爸對我的態度一直都不怎麼好,今天竟會主動給我倒水,真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我從我爸手裡接過水,然後抿了一口,我不禁皺起眉頭,這水裡怎麼有股怪怪的問道。

有一股燒紙過後的味道,讓人有點噁心。

“姐姐,你還冇有回答我呢,我死了你會難過嗎?”楊瑤堅持固執的問我。

我想了想,如果說不難過的話,是不是有些傷她的心了?

所以我決定撒個謊。

“會的。”

等到我肯定的回答後,楊瑤臉上那天真的笑容忽然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抹詭異的輕笑。

“嗯呐,姐姐死了,我也會難過的哦。”

我臉色大變,不可置信的看著床上的楊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