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玄幻 > 犬馬喬以笙陸闖 > 第732章 番外:歐鷗48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犬馬喬以笙陸闖 第732章 番外:歐鷗48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當然不夠,接吻的過程中,歐鷗分神,不斷地將他繼續挪動。

他察覺她的意圖,輕聲地笑。

換氣的間隙,歐鷗抵著他的肩膀說:“多試幾根。”

跟下戰書似的。

他隨意地將她的腰攬了一下,讓她坐高些,笑意漸濃:“可你隻能一根。”

其實這不是一句壞話,從某個層麵來講,反而是對她的誇獎。

不過歐鷗無所謂這種誇獎,這種男性視角的追求,是某類男人喜歡玩C的原因,她並不以此為豪,之後也並不會一次為脅迫,要求他對她負責到底。

他的口吻明顯並無半絲狎昵。即便她已身經百戰,想必他也是不在意的。

但無傷大雅的玩笑歐鷗還是會開一開的,就像開玩笑他老牛吃嫩草一樣,戲謔道:“便宜你了。”

他的吐息嗬在她的頸間,指腹輕輕揩過她的耳珠:“先回去吧。你覺得KTV的環境會舒服嗎?”

“你忙完了吧?冇有事情了吧?不會再中途丟下我一個人走吧?”歐鷗立馬從他的肩膀上抬起頭,掛在胸口的他的眼鏡鏡腳又颳了刮她的皮膚。

他從她的領口抽回他的眼鏡,重新戴回到他的臉上:“這我不能跟你保證。”

“那我不回去。”歐鷗從他腿上起來,“萬一又被你吊著難受,我不如換個男朋友。”

他抓著她的手腕,拽她轉回身,站定他的麵前:“你想換個什麼樣的男朋友?”

此時一坐一站的緣故,他攬於她腰間的手掌不免下滑些,停在她的腰臀。

歐鷗垂眸與他對視,勾唇:“KTV對麵那家店,應該能滿足我的任何要求。”

她今晚選中這家KTV來消費,其實就是看中隔著馬路的對麵那家店,有很多不同類型的男人。

光就在外麵當門麵的兩三個,首先顏值上就是合格的。當然,不排除他們已經把最帥的放出來吸引眼球了。

消費門檻挺高就是了。歐鷗估摸自己得先去奮鬥十年,才比較有底氣到裡頭去揮金如土。

他聞言笑笑:“小鷗,品味不要一下子降這麼多。”

歐鷗挑眉:“叔叔,我都能纏著一個大晚上隨便遇到的陌生男人收留我、當我的男朋友,品味能高到哪兒去?”

“走吧,時間不早了。”他也起身,“今晚我肯定是能陪你的。”

走出KTV歐鷗才發現雨下得很大,和她孤身拉著行李箱跑去老洋房投奔他的那天晚上有的一拚。

雨還下得很久,他們坐車回到老洋房之後仍舊電閃雷鳴不止。

歐鷗先回自己房間卸妝,然後她正在衣櫃挑選她最近給自己新買的漂亮的睡衣,屋裡的燈忽然滅掉。

藉著閃電的光亮,歐鷗摸去床頭摁了幾下開關,均無果,她立刻把手機也帶上,打開手電筒,找去他的房間。

還冇走到他的房門口,他就先出來了。

身上裹著絲綢布料的順滑的睡袍,手裡還在繫腰帶,以致於在繫緊之前,被歐鷗的手機電筒照出他胸口露出的成片的皮膚。

“過來。”一繫好腰帶他便朝她伸手。

歐鷗加快步伐行至他跟前。

他明顯是洗澡洗到一半因為停電被迫從浴室裡出來的,身上全是水汽。

所以現在歐鷗很想知道他裡麵有冇有來得及穿好內褲。

“你在這等著,我下樓去看看電閘。”他攬一下她的肩膀,將她往他的房門口推進去些。

歐鷗挽住他的手臂,適時地在這種時候將自己變成所謂的小姑娘,示弱道:“不要,我一個人害怕,哥哥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他似乎笑了聲。

看穿了她在假裝的那種笑。

“跟我來。”他便帶著她一起下樓。

剛走到一樓,他準備折返:“等下,我的眼鏡忘記帶。”

歐鷗拉住他:“你之前那副眼鏡,我放在你的書房裡。”

然後她特彆主動地走在前麵,拐他去了書房。

拿起她從民宿回來第一天就放到他的桌上而一直冇等到他回來的他的眼鏡。

手機的電筒塞到他手裡,歐鷗要求他低頭:“我幫你戴。”

他看她一眼,冇說什麼,遂她的意。

歐鷗踮起腳,讓眼鏡的鏡腳滑過他的臉頰、穿過他的鬢角、摩擦著夾到他的耳朵上。

戴上後,她鬆開手,轉而摟住他的脖子,忍不住笑意地與他咬耳道:“我用過之後,還冇洗。”

說完,歐鷗就站回去,等著看他的表情。

他的表情,可以說縱容又寵溺。說實話歐鷗其實很受不了他這樣——她心又要酥了。

“以後彆再這麼玩。你會受傷。”他說了和他看到照片後回覆給她的訊息差不多的內容,但搭配了扶眼鏡腳的動作。

算起來,這和他推鼻梁上的鏡框一樣,是他平日習慣性的動作之一。

可眼下,他明知她拿他的眼鏡做過什麼事,也從照片上得知了鏡腿上沾染過什麼東西,她還特地強調過她冇洗就直接戴到他臉上了,他緊接著便做出這個動作。

歐鷗認定他就是故意的。

停電冇了空調的運作,空氣的溫度好似迅速升高了,導致她的臉跟著變燙——站在他的身邊,手持手機電筒替他打光,看著他近在遲尺的正專注檢視電閘的側臉,和他耳朵上與他皮膚緊密貼合的眼鏡鏡腳,歐鷗心裡想:反正絕對不可能是她害羞了。

她延遲了好幾分鐘迴應他前麵那句話:“不想我受傷,哥哥就親自陪我玩唄。”

他笑著轉回身來,拍拍她的腦袋:“走,得找人來修。這裡的電路比較老,燒了。”

“現在雨下這麼大,又打雷閃電的,你還要人過來修?”歐鷗吐槽,“哥哥,你冇有同理心啊。”

他問:“你不是害怕?”

“和你一起我就不害怕了。”歐鷗重新挽住他的胳膊。同理心是一方麵,私心她也是有的,她也是剛剛突然覺得,停電不完全是個壞事。雖然,就算不停電,她今晚也會想儘辦法和他一起睡的。

為了給手機省點電,歐鷗關掉了手機電筒。

他也冇再說什麼,帶她回二樓。

歐鷗走著走著就自顧自笑了。這隻老狐狸明明清楚她其實並不害怕……

“笑什麼?”他問。

歐鷗趁機將手伸向他睡袍敞開的領口:“笑哥哥你,需要一個乾壞事的理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