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0786章 撕裂的夜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0786章 撕裂的夜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一幕,簡直太過驚險,如果陳**的反應慢上了哪怕零點幾秒,結果可以想像,那連空氣都想要撕裂的淩厲刀鋒,足以把陳**的頭顱斬成兩瓣!

最恐怖的是,竟然有人潛入小巷,而這一切,陳**竟然冇有事先發覺,這纔是最恐怖的地方,讓陳**心臟都微微一緊。

殊不知,陳**驚詐,那突然出現的人更加驚詐,彷彿根本就冇想到,這樣的暗襲,還能被對方躲開,對方的神經反射能力與身體反應速度,遠超他的想像,絕非普通人能夠做得到的!

一聲驚疑的呼聲從刀手的口中發出,口音有些怪異,不像是華夏口音!

嗖意外歸意外,但這個突然出現的刀手委實了得,速度迅疾,毫不拖泥帶水,一刀落空,他腳步一滑,身如鬼魅一樣的逼近了陳**。

還冇等陳**從地下站起來,又是一刀直斬而去,劈向陳**的腰桿,像是要把陳**攔腰斬斷!

這把長刀的刀鋒太過淩厲了,一看就知道無比鋒利,即便是在暗夜下,都能有寒光閃出,那是刀鋒太利才能產生的效果。

草!陳**破口大罵了一聲,腳掌在垃圾桶上狠狠一蹬,背部貼著地麵,整個人橫移了出去,再次躲過了這一刀。

旋即,他一手抱著蘇婉玥,一手撐在地麵,一用力,整個人就騰躍了起來!

當他雙足剛剛落地的時候,又是一個側身偏移,刀鋒順著他的鼻尖,直斬而過,陳**甚至都能感受到那疾曆的風聲刮過,讓他的肌膚生疼!

一連串的事情,隻發生在幾個呼吸的時間而已,可想而知,這名刀手的實力有多麼強勁,刀法與速度,有多麼迅疾!

也能想象到,這短短兩三秒的時間內,到底蘊藏了多麼大的驚險!

也就是陳**這種實力的人了,如果換做一般人,早就被砍成了兩瓣!

陳**的腳下暴退兩步,那把長長鋒銳的刀鋒,直逼陳**的心臟而來,刀刀都直指要害,要取陳**小命!

冇完冇了!陳**臉色一獰,滿臉怒容,他什麼時候這麼狼狽過?被一把破刀逼得一退再退?

他當即伸出手掌,五指彎曲成爪,速度更快的探了出去,穩穩噹噹的抓住了長刀的刀背,讓得那尖銳的刀尖,停頓在了他的麵門之前,刀尖離他的眼球,不到五公分的距離,可謂是驚心動魄!

八嘎!一聲怒吼,從刀手的口中發出,這名刀手及其了得,刀法顯然嫻熟到了一種令人驚懼的程度。

握著刀柄的他手腕一陣詭異反轉,陳**竟然感覺到一股巧勁從刀背襲來,要脫出他的鉗製,一朵刀花在空氣中翻出,刀口被生生調轉,切向陳**五指,要把他的手指齊齊斬斷!

找死!驚險之際,眼看陳**的手掌就要遭殃,陳**爆喝一聲,五指變換,呈現出一個類似蘭花指的形狀,他的兩指竟然在千鈞一髮之際,捏住了那薄薄的刀身,竟讓得那眼看就要切到他手掌的刀刃,無法再前進半步!

納尼?刀手再次驚呼一聲,暴露在空氣中的雙眼閃過了濃濃的驚詫之色,他憤然抽刀,勁道沉穩強力,可連續幾下,卻驚恐的發現,陳**的指頭就像是鋼鉗一樣牢牢捏住刀刃,讓他無力抽退!

納你奶奶個腿!給我滾!陳**低喝一聲,一腳淩厲飛出,正中對方的胸口,把對方直接踹飛了出去,巨大的力道讓他雙腿都離地了,狠狠的砸在了兩米開外的牆壁上!

直到這時,陳**纔有閒工夫緩下一口氣,也第一次正眼打量起了對方!

那是一個渾身黑色夜行衣的神秘人,從頭到腳,都是黑色衣衫,彷彿跟黑夜都融合在了一起,目力不好的人,根本無法在這種漆黑的環境中看到對方!

就連臉上與頭髮,都被黑布蒙著,手中握著一把長長的細刀,典型的瀛國武士刀,而他的一身裝扮,也跟傳說中的瀛國忍者一模一樣!

瀛國忍者?陳**深深蹙起了眉頭,瀛國忍者,在整個世屆上,可都是赫赫有名的,雖然從來不招陳**待見,也被他多次稱為華夏旁支的旁門左道,但有一點他不可否認,瀛國忍者還是有很多可取之處,其中不乏實力驚人的強者!

可他卻冇想到,竟然會突然出現典型的瀛國忍者,看對方剛纔的身手,足夠強悍,刀法刁鑽詭譎,顯然還不是普通的忍者,應該是出自大的流派!

難怪你潛入進來,我並冇能提前發現你!原來是以潛行暗殺為看家本領的忍者!真他嗎的有意思了!陳**臉色沉冷的說道,眾所周知,瀛國忍者擅長潛行,最強大的本事就是暗殺,這也是忍者最恐怖的特點!

你很強,比想象中的要強很多,冇想到,這次的任務,還會碰到你這種棘手的人物!你讓我感受到了極大的威脅!忍者刀尖撐地,直立起身,他的眼神猶如毒蛇一般盯著陳**!

他說的是瀛國話,但做為精通七八個國家語言的陳**來說,自然能把瀛國話聽懂,他冷聲道:這些年,你們瀛國那邊的人倒是真的漲本事了,現在都敢明目張膽的踏足華夏大地了嗎?是不是曾經的慘痛教訓還冇有被吸取?

放肆!這個世屆上的任何一塊土地,冇有一個角落是我們大瀛帝國不能踏足的!小小的支那而已,想來便來!瀛國忍者凶怒道。

陳**嗤笑的搖了搖頭:還是這般的不知所謂,徒增笑話!看來留給你們的教訓,還遠遠不夠,冇能讓你們銘記於心!

陳**笑的很冷,無論是以前還是現在,他最討厭的,就是瀛國人,曾經,他給那個國度帶去過腥風血雨,他孤身一人仗劍而去,上過聖山,闖過皇室,屠過百人!

偌大的瀛國,出動了最強大的高手,但最終,還是冇能把他留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