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0765章 一敗塗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0765章 一敗塗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曲九銅的話,陳**不急不緩的說道:那萬一我是紅心A,你是黑桃9呢?

一廂情願的猜測而已!曲九銅的眉頭有個很細微的凝起,卻冇人能夠注意到這個細節,除了陳**之外!

陳**笑了笑,忽然歪頭看了眼麵不改色的蘇婉玥,道:蘇老闆,我想知道,如果我真的把你這一百億輸了,你不會讓我給你暖被窩吧?我能不能說一聲我隻賣藝不賣身?當然,如果你真的看上我了,非得那樣的話,我也無話可說,但能不能對我溫柔一點?

聽到陳**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所有人都差點冇被嗆的吐血,都特麼什麼時候了?生死攸關的節骨眼了,你大爺的還有閒工夫去調戲美女?

這特麼的是胸有成足,還是自暴自棄?該挨千刀啊!

蘇婉玥冇理會旁人的目光,她那張冰山一樣的絕美臉蛋隻是微微皺了皺眉頭,聲音清冷道:我是個商人,會從你的身上拿回一百億的價值!

陳**笑吟吟的聳了聳肩:看來我還是一座金礦啊,能有一百億的價值可以挖掘!

說罷,他便回頭,從新看向曲九銅道:曲先生,這一局我們都冇有退路了了,不如就梭了吧,如何?

正有此意!曲九銅深吸了口氣,把身前的所有籌碼都推了出去,陳**也跟著把籌碼推了出去。

大廳內的氣氛瞬間變得無比凝重與緊張了起來,刺激的氣息在空氣中肆意蔓延著,繚繞在每個人的心頭。

慕建輝和王金彪的心都提在了嗓子眼,隻感覺心臟病都快要被逼出來了,這樣的賭局,委實太過驚心動魄!

兩百億的得失,全都壓在了兩張牌的上麵!

陳**,你敗了!你這五手牌,玩的足夠好,但很可惜,你仍然扭轉不了敗局,因為你找錯了對手!曲九銅的臉上露出了一個勝利者的姿態。

這句話牽動了所有人的心,能說出這樣的話,很顯然,曲九銅勝券在握了,他的底牌,很可能就是最大的黑桃A!

這讓得慕建輝和王金彪兩人的臉色都變得一片煞白,慕建輝身軀一晃,更是差點冇有坐穩!不是他心理素質不過關,而是這場麵,太驚險!

是嗎?有些話不要說的太滿!陳**冷笑的說道。

多說無益,翻出底牌來看!曲九銅氣定神閒的說道: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的底牌隻是一張紅心6,我隨便配一張同花順都贏定你了!

陳**的眉頭先是一皺,隨後笑容擴散開來,道:你為什麼就這麼篤定呢?我的底牌難道就不能是一張紅心A嗎?

說著話,陳**在所有人的矚目下,翻開了自己的底牌。

全場嘩然,滿是驚呼,一張刺目的紅心A,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和另外四張牌擺放在一起,是那麼的漂亮和養眼!

同花順,紅心A、2、3、4、5!同花順中,第二大的同花順!

什麼?你的底牌怎麼會是紅心A?應該是紅心6纔對!這個結果顯然讓曲九銅很是意外,他豁然起身,盯著陳**。

陳**懶洋洋的說道:很奇怪嗎?小爺洗牌的手法雖然爛了一點,但要換一兩張牌的位置,還是能做到的,你以為你真能看得穿?還是說你真的覺得我的記憶力就那麼差,後兩手牌就一點都記不住了?

像你這麼說,那你這一個晚上都在扮豬吃老虎了?曲九銅臉色凝重的說道。

陳**聳聳肩,道:你這話說的就有點難聽了,我不是豬,你更不是老虎,你頂多隻能算得上一隻老鼠!

曲九銅雙目冷厲的凝視著陳**,眼神不斷的在變換著,半響後,他才道:厲害!果真厲害,難怪你敢跟我賭第三局,原來你並不是草包!

陳**不耐煩的說道:彆廢話了,你的底牌我很清楚,是一張黑桃9,你的同花順大不過我的同花順,所以,這一局,你已經輸了!

所有人都愣愣的看著這一幕情況,腦子有點淩亂,不知道到底誰才能贏,陳**篤定對方的底牌是黑桃9,但是曲九銅卻並冇有頹敗之色,顯然底氣十足!

到了這一刻,都每一個人敢斷定這一局的贏家是誰!一顆心仍然提著!

徒然,曲九銅笑了起來,笑得很燦爛,他捏住底牌一角,緩緩把底牌掀起,道:年輕人,我早就勸告過你,不要太過自滿,賭桌上千變萬化!你認為我的底牌會是黑桃J,但很抱歉,我的底牌是黑桃A!

隨著話落,一張黑桃A赫赫然的出現在眾人的視線當中!

五張牌擺放在一起,同花順中最大的同花順子,剛好大過陳**的同花順!

大廳內先是寂靜了兩秒鐘,旋即,喧嘩聲與驚呼聲猶如火山噴發一般的喧囂而起,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變得不可思議的震驚!

盧嘯塚等人更是興奮的蹦了起來,在這個勝利的時刻,他們也難以把持住沉穩的心緒!

而慕建輝與王金彪兩人,則是一臉蒼白,就像是魂兒被抽走了一樣的頹然,慕建輝眼中更是透露出濃濃的絕望,癱坐在椅子上!

他知道,完了,今晚是真的完了!不但慕家完了,陳**也要完了!

而蘇婉玥,臉上仍舊冇有太大的感情波動,冰冷如初,隻是微微蹙起的眉頭表露出一絲絲淡淡的失望神情,她輕輕看了陳**一眼,冇有言語!

就在有人歡呼,有人震驚,有人絕望,盧嘯塚等人慶祝勝利的雜亂時刻。

陳**的臉上竟然冇有出現絲毫的情緒變化,他仍舊掛著笑容,並且嘴角上勾勒出來的弧度越擴越大,越來越明顯,笑得讓人不明所以!

他冇有說話,而是站起身,繞出了賭桌,走向了曲九銅所在。

一邊走著,他一邊看著曲九銅,眼神中竟然透露出一絲絲讓人膽寒的淩厲神色,這不是一般的淩厲,而是跟冰錐刺骨一般的淩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