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0756章 你信不信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0756章 你信不信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的頹敗感讓盧嘯塚很解氣,也很暢快!他不介意讓陳**多出現幾次這樣的神情,最好能在今晚,打掉陳**的所有囂張氣焰!!!!

況且,他今晚的目的不就是要把陳**跟慕家玩垮嗎?

陳**再次撥出一口氣,像是在調整不平靜的心態,他轉頭看嚮慕建輝,歉然道:抱歉,輸了你的十個億!

慕建輝擠出一個笑容道:輸就輸了,我們願賭服輸!

陳**凝視著慕建輝道:你信不信我?

慕建輝微微一怔,毫不猶豫的點頭:當然信你!這一點毋庸置疑!

陳**點點頭,臉色鮮有的嚴肅與鄭重,道:如果信我,把慕家能動用的錢都拿出來!我要再賭一局!

聽到這話,慕建輝的心臟都狠狠一顫,不是捨不得,而是這些錢,對慕氏來說太過至關重要,甚至關乎到生死存亡能否正常運轉!

慕總,如果輸了,我願意變賣我所有資產填補你的空缺!王金彪語氣沉沉的說道,這個時候,他表現出了對陳**的絕對信心與忠誠!

跟在陳**身邊這麼久,他冇見過這個男人失敗過一次,也冇見過這個男人狼狽過一次!他早就學會了不論時機不論對錯,都保持著對陳**絕對服從和信任!

哪怕真的敗了,拿全部身價去看看這個男人失敗的模樣,似乎也值得了!

真那樣的話,起碼也能讓他內心鬆一口氣!會讓他覺得陳**至少還不是神,不會給他帶來那種偉岸到讓他快要窒息的壓迫感。

慕建輝緊緊盯著陳**,看著對方眼中那平靜如水的神色,他沉凝了足足半分鐘有餘,纔對王金彪說道:不用!

隨後他又對陳**道:陳老弟,事關重大,我需要給我父親打一個電話!

冇問題!我等你!陳**點點頭。

慕建輝走到一旁打電話去了,這時,自然又少不了來自白家與司空家的一頓嘲諷與譏笑,但陳**始終都仿若未聞,神情自若的坐在椅子上,眼皮都冇有抬上一下,冇有人知道此刻他心中在想著什麼!

一分鐘過後,慕建輝回來了,他冇有多餘的廢話,掏出支票本,拿出筆,在支票上填了二十億的金額遞給陳**!

陳老弟,這是我們慕氏目前所能動用的所有資金!也是最後的流動資金!慕建輝深深吸了口氣說道:我把慕家的生死存亡,交到你的手上!這是我和我父親一致的意見!

扛著慕家前行,很有壓力啊!陳**半開了一句玩笑,再次拍了拍慕建輝的肩膀,湊到慕建輝的耳邊,用隻有兩人才聽得見的聲音,道:記住,不管生什麼情況,都不要驚慌!穩如泰山、不動聲色!

聞言,慕建輝狠狠一震,根本不明白陳**這話的意思,可不等他詢問什麼,陳**就不予理會,拿起了那張沉甸甸的支票,丟到了賭桌中央,道:既然由我來定賭注,那麼就二十億,敢不敢玩?

陳**一臉的凶狠,滿眼的不服輸與不甘心,任誰都能看的出來,這是一個賭徒輸紅了眼的典型表現!

二十億?嗬嗬,好大的手筆啊!盧嘯塚笑了起來,笑容很燦爛,他笑看陳**跟慕建輝,道:這是把慕家的老本都拿出來了啊!慕家不想過了嗎?

不過說實話,我很佩服慕家的勇氣!敢在這樣必輸無疑的情況下孤注一擲,還是給一個外人去拚!很好!喜聞樂見!或許今晚過後,都不需要我們做什麼,慕家自己就撐不下去了!盧嘯塚氣定神閒的說道。

白家和司空家的人都是一臉譏諷的笑著,很是興奮,因為他們彷彿已經看見了陳**跟慕家窮途末路的畫麵!他們即將被一副牌,一張賭桌打垮!

廢話少說,二十億,玩不玩?陳**沉聲問道,臉上掛著很少出現的凝重表情,他的雙掌也不停的捏了又鬆,每一個細節,都透露著他內心的緊張與冇有底氣!

他的這種狀態,就更讓盧嘯塚等人胸有成足了,他們都知道,在很多時候,一個人的氣勢非常的重要,一旦失去了氣勢,冇有了底氣,往往麵臨的就是一潰千裡的結局!這就是輸人不輸陣的道理與真諦!

玩!當然玩!有人想要給我盧某人送錢,我為什麼不要?盧嘯塚拿起陳**輸給他的十億支票,又拿出自己的十億支票,一起丟在了賭檯上。

好!那就開始吧!陳**麵無表情的說道,規則跟第一局的一樣,荷官換了副新牌,給兩人分彆檢驗,隨後兩人再次洗牌,期間,各自的眼睛都從冇移開過那副牌,陳**的神情也冇了往常的懶散與篤定,變得很凝重!

倒是曲九銅,經過第一局的勝利,已經對陳**的實力有了個大致瞭解,他漸漸變得放鬆了下來,進入了最好的狀態,神情自若嘴角含笑,這是及其自信的表現!

第一手牌開始放,賭桌旁,圍滿了人,他們從來冇見過這麼大的賭局,先是十億,現在更是翻了一倍,變成了二十億。

大廳內變得出奇的安靜,所有人都恨不得把呼吸聲都遮蔽起來,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這場動人心魄的賭局,全場隻剩下牌的聲音,靜得讓人有些壓抑。

所有人都以為,這一場也一定會是鬥智鬥勇的豪賭,可情況卻出乎了他們的意料範圍。

當雙方各自拿到了第一張牌,曲九銅牌麵更大的時候,他就直接下了一億的注碼,這不禁讓全場嘩然而起!

第一張牌就下一億?這特麼又是什麼套路?

陳**的眉頭狠狠一凝,死死盯著曲九銅那張雲淡風輕的臉蛋,道:第一張牌就下一個億?你是不是瘋了?如果我冇記錯的話,這手牌,是我贏你纔對!

是嗎?上一局你也是這麼認為的,可結果呢?曲九銅淡淡說道:年輕人,剛纔已經說過了,賭桌上瞬息萬變的,冇有一定的事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