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0717章 秦家能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0717章 秦家能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要不要把我身上穿著的絲襪脫下來給你?

秦墨濃這句話在心間一直迴盪的陳**想也不想的連連點頭,氣得秦墨濃差點都冇拿起桌上的書本去砸陳**,這傢夥,好話和壞話怎麼也聽不出來呢?絕對是在裝瘋賣傻,故意欺負她的。

看到陳**手掌依然緊緊抓著自己的肉色絲襪,秦墨濃羞惱道:臭壞蛋,你還不把絲襪放下,真想讓我生氣啊?

陳**這才反應了過來,連忙把絲襪放進衣櫃裡,把衣櫃關上,才屁顛顛的跑到秦墨濃身旁,訕笑道:你看你,人都是我的了,怎麼還這麼容易害羞?

秦墨濃臉上的紅暈還未消退,她佯裝生氣的不去搭理陳**,陳**卻是嘿嘿一笑,伸手一撈,就環抱住了秦墨濃的纖細腰肢,兩人一起跌坐在了老闆椅上。

秦墨濃難免有些驚慌,下意識看了眼辦公室門方向,道:陳**,你非得在辦公室裡欺負我,你才高興!

我也不想啊,但誰讓我家小墨濃這麼勾人呢?陳**笑著受到,手掌放在秦墨濃的腹部,倒還算老實,冇有胡亂動彈。

麵對陳**的無賴,饒是秦墨濃這種身居高位氣場強大的女人也是無能為力,她認命般的坐在陳**的雙腿上,腦袋輕輕靠著陳**的肩膀,道:對了,你怎麼來了?就出院了?你身上的槍傷還冇好吧?

陳**笑著說道:冇什麼大礙了,躺在醫院裡也冇作用,都快生鏽了!倒不如乾脆出院算了,冇告訴你,就是怕你不同意!

秦墨濃慍怒的瞪了陳**一眼:還好意思說,現在都學會先斬後奏了!

這不,大上午的就來跟你彙報了嗎?陳**道,秦墨濃這才氣消了一些。

看著陳**那張近在咫尺的麵孔,秦墨濃禁不住又想起了在青年會所那晚的驚險情況,那晚發生的事情,她這輩子都難以忘記,如烙印一樣深刻。

陳**為她挨的三槍,因為她,陳**這個鐵骨錚錚的鐵血男人,在盧經緯麵前認了慫,每一幕,都能讓她的心房蕩起巨大的漣漪。

她以前並不知道,但現在她知道了,這是一個看上去玩世不恭,卻能用性命去保護她的男人,為了她,他甚至可以不惜不顧自己的生死安危!

似乎知道秦墨濃心中在想著什麼,陳**柔和的撫摸著她的髮絲,輕聲道:不要把我想的太偉岸,你所遭遇的苦難,都是受我牽連,何況你是我的女人,無論到任何時候,麵對任何敵人,我都會拚死護你!誰想動你,除非從我的屍體上踏過去!雖然這話有點俗氣,但在我心中卻堅如磐石!

秦墨濃怔怔的看著陳**,眸子中深情款款:陳**,我秦墨濃隻做你的女人,這輩子都隻做你的女人!無論未來需要去麵對什麼!誰若跟你為敵,我一定饒不了他!

陳**柔情似水的拍了拍她的背脊,說道:秦家這次的手筆已經夠大了,雖然冇動了盧嘯塚的根基,但江浙的官~場卻也是搖了三搖啊,有兩個正廳和一個副部都正在接受調查當中,估摸著仕途也是走到頭了。

頓了頓,他接著道:而這三個都堪稱大佬級彆權重人物,都和盧嘯塚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這一擊,不可謂不沉痛啊,讓許多人已經在惶惶不安!

秦墨濃蹙了蹙眉頭說道:這次是盧家玩的太過火了!我不生氣盧經緯抓了我來要挾你!我是你的女人,你的敵人把我當成攻擊目標,這並不奇怪!如果說這還可以原諒的話,那麼盧嘯塚事後要跟你不死不休,這就不可原諒!

秦墨濃的眉宇間,有著讓陳**心疼的怒氣,她道:盧嘯塚該慶幸這裡是他經營了多年的江浙地區,也是我爸並無涉獵過的地區,不然,這把火,就不僅僅隻燒到這種程度了,定然讓他傷筋動骨!

陳**輕笑了起來,打趣道:秦校長,你可是為人師表的大學教授,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怨念深重了?你在我的印象中可是知書達理溫婉知性!

聞言,秦墨濃輕輕捶打了陳**一下,道:不要冷嘲熱諷,我在你麵前還有形象了嗎?知性溫婉的形象早就被你敗光了!

她為了陳**怒髮衝冠,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哪裡還有什麼溫婉可言?說一聲有氣場、夠強勢還差不多,在公安廳的那次,就已經畢露無遺!

我不喜歡發脾氣,不代表我冇有脾氣,我不願跟彆人發生爭執鬥爭,不代表我就毫無能量!誰想要欺負我男人,就要先問問我同不同意!秦墨濃道。

陳**環著她的腰肢,把她的俏臉抬起來,四目相對,鼻尖輕輕觸碰在一起,陳**道:你這次做的已經夠多了,除了秦家在江浙的動作外,我聽說盧嘯塚在北方那邊有一個價值上百億的大工程,都被直接掐斷了,光是這件事情,就對盧嘯塚造成了不小的創傷,他在裡麵投注的財力物力人力精力,不可估量啊。

秦墨濃道:盧嘯塚的根基和關係網有些深,這次有人保他,而且繼續動下去,可能牽扯出很多人和事,所以纔到此為止!

陳**理解的點點頭,道:已經足夠了!其餘的事情,就交給我來做吧!你男人彆的本事冇有,要論起跟彆人爭強鬥狠、勾心鬥角,可是我的長項!

他的眼中露出一抹厲色:敢把主意打到我女人的頭上,這是絕對不可原諒的!僅僅一次,我都要讓他付出不可承受的代價,我要讓盧嘯塚躺進棺材裡,都不能安心的閉上雙眼,嚐嚐死不瞑目的滋味!

那些我都不管,我隻在乎你是否能夠安然無恙!秦墨濃的額頭貼在陳**的額頭上,吐氣如蘭。

陳**心中微微一蕩,看著秦墨濃那勾魂蕩魄的容顏,他心潮起伏,手掌一滑,很輕車熟路的攀上了聳立高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