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6349章 抹除記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6349章 抹除記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祠堂內的陣仗不小。

不過,這樣的陣仗在殺紅眼了的陳**麵前,是根本不夠看的。

冇有花費太多的工夫,陳**就把這些人屠了個乾淨,包括那三個半步殿堂的強者。

這一夜對古家來說,真的是一個絕望的血夜,是能夠讓他們永生永世都留下埪怖陰影的血夜。

殺光了所有人,陳**直接來到了古家的祠堂大殿之中。

這裡莊嚴肅穆,擺放著古家世世代代先祖的靈位。

還有一具屍體,擺放在了一張長桌之上,那是古江城的屍體。

陳**上前,一劍斬落古江城的頭顱,一併裝到了黑袍當中。

隨後,他點了一把大火,把古家的祠堂焚燒。

看著逐漸高漲洶洶的火勢在焚燒古家先祖的那些靈位,陳**露出了一個惡魔般的笑容。

“這就是你們古家犯我陳家的下場,我要做的,不僅僅是讓你們古家血流成河永世除名,我還要讓你們古家在這個世上留不下一點記憶。”陳**呢喃。

旋即轉身,快速離去。

古家祠堂的大火,直接就驚動了所有古家人,這讓他們魂驚九天。

古家人從四麵八方湧向了古家祠堂。

而正在與隱龍小隊糾纏的青袍老者和白袍老者兩人,也明顯看到了古家祠堂方向冒起的洶洶大火。

這讓他們顏麵驟變,神經都狠狠顫動了一下。

古家祠堂乃是古家重地,是古家列祖列宗靈位擺放之地,是古家的根源所在。

現在被一把大火焚燒,讓他們如何能夠淡定?

再看且戰且退根本不和他們正麵硬碰硬的隱龍小隊成員們,青袍老者和白袍老者兩人都是氣憤之極。

可當即,他們也做出了果斷的決定,直接就放棄了對隱龍小隊成員的強殺,折身返回,衝向了古家祠堂所在。

古家祠堂遇襲,這是最重要的大事,相對起來,眼前這幫來犯者,顯得不是最重要了。

然而,當所有古家人都湧向古家祠堂的時候,陳**早就披著夜色快速逃離。

他冇有留戀這裡,更冇有貪心的去繼續屠戮古家人。

現在他的目的基本已經達到了,古家人被他殺了個人仰馬翻,古家的殿堂境強者也被他除掉了一個。

古家祠堂中,那些古家先祖的靈位,也被他焚燒,古江城的腦袋也被他割下來了。

這已經足夠了,這已經給古家帶去了無與倫比的重創。

如果繼續留下來的話,情況將會變得非常危險,陳**冇有信心能夠再拚下去。

他可不想把小命留在這裡,所以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事實證明,陳**並非旁人所認為的莽夫,他的思維敏捷,頭腦一直都很清晰。

他知道自己的能力在什麼限度上,更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趁著混亂,陳**一路無驚無險的衝出了古家鎮。

而隱龍小隊的成員,在看到古家祠堂起火,白袍老者和青袍老者統統折返回去的時候,他們也冇有絲毫的遲疑,毫不猶豫的轉身就逃,直徑離開了古家鎮。

這是他們先前就跟陳**商議好的,這一切都是陳**佈置下來的計劃,不可戀戰。

當陳**逃出古家鎮不足數裡距離的時候。

忽然,他聽到了古家鎮中傳來撕心裂肺的咆哮,那咆哮宛若天雷滾動一樣,充滿了悲痛絕望與憤怒。

陳**臉上露出了一抹森森的笑容。

這咆哮,是從古家祠堂處傳來了。

此刻的古家人,一定很絕望,一定很憤怒吧。

“陳**!我要把你挫骨揚灰,我要用你的鮮血來慰藉我古家的列祖列宗!!!”

古家祠堂的大火已經被撲滅,裡麵殘破狼藉,所有的一切都被燒燬。

不光是古家先祖的靈位,連古江城的屍體也被焚燒。

白袍老者和青袍老者兩人站在充滿了青煙與焦味的祠堂中怒聲嘶吼。

他們目眥欲裂,額頭青筋暴起。

這一晚,古家遭遇了有史以來最大最慘的一次重創。

而帶給他們這個重創的,僅僅是陳**帶領的幾個人而已。

這堪稱壯舉,令人難以置信!

不能說古家不夠強大,隻能說,陳**太過奸詐狡猾。

隻能說,陳**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太過令人不可思議了一些,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

一夜之間,古家接連暴斃兩名殿堂境的絕頂強者,其中有一人更是古家的定海神針主心骨古江城!

這足以動搖古家的根基,讓古家的實力削弱了太多太多。

距離古家鎮足有幾十裡地的荒野之中,陳**跟隱龍小隊的成員在這裡彙合了。

看著隱龍小隊的成員滿員都在,陳**臉上露出了一個欣慰的表情。

這幫人的實力的確不俗,老師真是給他留了一張強悍的王牌啊。

如果今晚冇有隱龍小隊的神兵天降,他陳**今晚能不能活著離開古家都是一個未知數。

好在,那種最糟糕的悲劇並冇有發生,一切都有驚無險,險象環生。

饒是陳**現在想起來,都難免有些餘悸難寧。

冇有多餘的廢話,彙合後,十一人一併離開了這片荒山之中。

天色剛剛亮起的時候,陳**就到了山外縣城中的“賓來旅館”,成功跟離幽和奴修兩人彙合了。

看到陳**等人一個不少的回來,離幽和奴修皆是震驚不已,旋即而來的,就是難以抑製的驚喜。

這一切太不可思議了,陳**居然真的活著回來了,全身而退!

“離幽前輩,不要用那種見鬼一樣的眼神看著我,我還活著,我可不是魂歸。”

房間內,陳**臉色慘白的躺靠在床頭上,無比虛弱的說道。

他的傷勢太重,先前還能支撐,可現在神經稍稍放鬆下來,他就感覺倦意如洪流衝襲而來一般,瞬間覺得整個人的精氣神都被抽空。

“陳**,你太讓我震驚了,你真的活著回來了。”離幽心駭難寧的說著。

昨晚的事情,她已經聽陳**簡單的說了一下,並且,她也看到了被陳**帶回來的兩顆頭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