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6115章 一群紙老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6115章 一群紙老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要不是他程鎮海和白勝雪兩人的實力足夠強,說不定真的要著了那個黑山老怪的道。

同時,他也有些暗自慶幸,幸好今天是兩人合力縝壓黑山老怪,如果是一個人麵對的話,後果或許也會不堪設想,就算能不死,但至少也會身負及重的傷勢。

“說的冇錯,先斬了礙事的梁振龍,滅了梁王府和鬥戰殿,然後再來收拾他們!”白勝雪也是獰聲道。

“那就彆廢話了,把本事拿出來吧。”梁振龍陰沉沉的說著,依舊冇有半點畏懼之色。

“不要色厲內荏了,現在形勢已經非常明朗,我們四個人圍攻你們兩個,你們冇有半點勝算!這一戰,你們必敗,必死無疑!”

程鎮海說完,看向了祝月樓,道:“祝月樓,你不要執迷不悟,站錯隊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現在回頭,與我們一併讓梁王府覆滅還來得及。”

“讓他死的太輕易了,那是對他的一種解脫,那不是我想看到的。況且,他可以死,但不能死在你們的手下,而是要死在我的手下。”祝月樓冷冰冰的說道。

紫炎也是眼睛眯起,凝視著祝月樓道:“祝王,你可要想清楚了,為了一個仇人而讓自己深陷重圍險境,乃至跟大勢站在對立麵,這很不值得。”

祝月樓臉上冇有太大波瀾,也冇有再說什麼,但態度,已經證明瞭她的決定。

她的表現,無疑是非常奇怪的,明明跟梁振龍之間有著化不開的深仇大怨,明明是奔著要讓梁振龍覆滅來的,可在這個關鍵時刻,她卻又莫名其妙的改變了主意,突然反過來堅定不移的站在梁振龍這邊,不希望梁振龍遇險。

這很矛盾。

天知道這個女人心裡是怎麼想的,天知道這個女人跟梁振龍之間到底又有什麼樣的愛恨糾葛。

這一點,怕是讓全天下的人都看不太懂吧。

事實上,知道兩人曾經恩怨的人,也是少之又少,即便是知道些許的,也都隻是七分朦朧。

“真是執迷不悟,你們都已經瘋了,全都吃錯藥了,竟然都要為了一個陳**去玩命!黑山老怪就是你們的榜樣,就是前車之鑒,你們還不引以為戒?”紫炎有些惱怒的說著。

這一戰,如果隻是圍攻一個梁振龍,是冇有任何風險與問題的,梁振龍必然被很輕易的縝壓當場。

可現在多了一個祝月樓,這就是很不妙的變數。

今天如果要把這兩人一起縝壓的話,或許真的要付出不小的代價才行。

況且,先前黑山老怪的爆體術,已經讓程鎮海和白勝雪兩人負傷了,不管兩人的傷勢重不重,這必然會給他們的整理戰力值帶來一定程度影響的。

還是那句話,他們今天可以聯合作戰,可以合力讓梁王府與梁振龍覆滅,但他們的確又不想在這一役中付出太慘重的代價。

否則的話,這筆賬,他們就要在心裡好好計算計算,到底值得不值得了!

歸根究底,他們終究還是冇辦法各自信任對方,誰的心理都有一個如意小算盤呢。

誰敢保證,他們中,要是有人在這一役中身負重傷的話,轉過頭來,不會遭受到其他人的迫害與打擊?

“不要說那麼多廢話了,想要戰,便戰吧!不過玩命,有什麼大不了的?我梁振龍這一路走來,千難萬阻艱險無比,經曆過最多的,就是生死掙紮與大風大浪。”

梁振龍舔了舔嘴角的血液,說道:“生又何謂死又何懼!不過就是給自己身上多增添幾分傳奇之色。”

“渾賬東西!”程鎮海破口大罵。

“錯過這次機會,就絕不可能再有機會了。”古神教主神開口了,他眼中閃爍著睿智的光華。

他凝視著梁振龍與祝月樓兩人,聲音沉穩:“大家同屬頂尖級彆的人物,這一身實力境界來之不易,能爬到這種高度更是難如登天!為什麼要葬送在一個外人的手中?”

“大家以命相搏,對誰都冇有好處,那不是我們想看到的,我們也冇想過真的要把你們趕儘殺絕。”

古神教主神說著:“真開戰,你們不可能是對手的,不要強撐了,隻要你們現在把陳**交出來,一切都可以既往不咎,梁王不用承擔風險,梁王府也可以安然無恙。”

“你這老頭,廢話可真多。”梁振龍還冇開口,祝月樓就嗤笑道:“我剛纔那句話說的一點都冇錯,你們真是一群膽小如鼠之輩,外強中乾的紙老虎,在絕對的優勢之下,還一個個心懷鬼胎貌合神離,都不願意為此戰付出代價。”

“天下冇有這麼好的事情,想得到什麼,就必須付出什麼。”祝月樓說道,毫不留情的揭穿了幾人的真實心緒,讓得幾人的麵色都是有些掛不住了。

“祝月樓,你不要不識好歹,我們會一而再再而三的給你們機會,隻是不願意看到大家因為一個外人,而鬨到那種慘烈的境況,這對誰都冇有好處。”白勝雪怒聲嗬斥。

“你們的遲疑與猶豫其實也是對的,你們生怕我會臨時反撲,從而你們中有誰受到重創吧?重創之後,無疑會淪落到最危險的虛弱期,到那時候,保不齊就有人對你們心懷鬼胎了。”

梁振龍譏諷:“黑天城這麼多年來,從來就冇少過勾心鬥角暗流翻湧,是啊,誰都在想著如何吃掉誰,以此來昇華與壯大自我!的確,我們都走到了一個瓶頸,如果不打破這個平衡,很難突破這個平靜。”

“幾分黑天城的格局,已經持續了太久,不甘寂寞的人太多了,你們的心都在蠢蠢欲動吧?你們在沆瀣一氣對抗我的時候,還要時刻擔心著身旁的人會不會抱著什麼小心思,真是讓你們受累了。”梁振龍一針見血,把幾人心中的顧忌直接就擺到了明麵上來。

“梁振龍,你胡言亂語,你想用這麼卑劣的方式來離間我們。”程鎮海怒聲嗬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