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936章 深深刻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936章 深深刻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王霄和奴修對話的聲音很小,自然不會讓古神教的眾人聽到。

頓了頓,王霄提高嗓音,對著古神教揚聲道:“機會已經給你們了,懂不懂得珍惜就看你們自己了,想活,立即滾出黑天城,想死的話,我也能成全你們。”

不等古神教眾人開口,王霄接著說道:“不要以為你們古神教勢大力沉,我就真的不敢對你們下死手,你們應該很清楚,我梁王府從來就不懼怕你們。”

“況且,你們要是不願死心的話,就算我今晚不做什麼,鬥戰殿的人怕是也饒不了你們,鬥戰殿可是出了名的一幫瘋子,這世上就冇有他們不敢得罪的人,就冇有他們不敢殺的主。”王霄聲音洪亮,穿透人心。

太陽神一眾人的麵色更加難看,他們眼神驚疑閃爍,還在那遲疑著。

目光在陳**的身上掃量了一下,又在王霄和竹籬等人的臉上掃視了一圈,他們仍舊在權衡利弊得失,仍舊不甘心直接作出知難而退的決定。

“你們梁王府從此立下了一個勁敵,值得嗎?”古神教中的那名老者說道。

“我們梁王府做事向來公道,欠下的就要還,天經地義,隻能說你們古神教的運氣不好罷了,招惹誰不好,偏偏要招惹我們梁王府的債主。這件事情我們不得不管。”

王霄堂而皇之的說道:“你們應該慶幸今晚來的是我,而不是我那個便宜兄長,否則的話,今晚你們的下場隻會更加淒慘,能有幾個人活著離開都不一定。”

太陽神狠狠的眯起了眼睛,他連續深吸了幾口氣,道:“很好,今晚你們贏了,不過我保證,這絕不會是最終的結果,你們都會因為你們今晚所做的一切感到後悔。”

“古神教會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災難與噩夢。”太陽神放著狠話。

不過在場的人卻冇有一個會被太陽神給嚇住,王霄不耐煩的擺了擺手:“再不走,你可真的就冇有機會了。”

太陽神目光落在陳**的身上,他死死的盯著半死不活的陳**,道:“陳**,你的命真硬,你的運氣真好,每一次都會有人在關鍵時刻救你。”

“不過,你也不要得意的太早,好運不會一直都伴隨著你的,你記住,你無法逃脫古神教的手掌心,無論你躲在哪裡,有什麼人庇護你,你終究都要被古神教捏在手中。”太陽神說道。

陳**胸口起伏,他在喘息,喘息聲很微弱,這顯現著他現在的狀況糟糕到了極點。

但哪怕這樣,陳**仍舊保持著意識。

他吃力的睜開了眼睛,眼簾都染著鮮血,讓他看待事物都是模糊血紅的顏色。

陳**示意竹籬把自己放下。

竹籬猶豫了一下,放下了陳**,她攙扶著陳**站著。

陳**抬起頭,看向了太陽神,他一句話都冇有說,腦袋輕輕轉動,目光很緩慢的在古神教所有人的臉上掃視而過,這個過程很慢,但冇有人去打擾他。

每看向一個人,陳**的眼神都會停頓那麼幾秒。

過程中,陳**那雙本該渙散黯然的眸子,突然就變得很有神了起來,其中有一種讓人心悸的莫名意味,容易讓人心中發毛。

“我記下了你們每一個人的麵孔,如刀刻一般印在了我的心底,你們記住,我陳**今晚在此立誓,你們每一個人,都要死,誰都活不成.......”

陳**聲音沙啞且吃力的說出了一席話,聲音很輕,也不具備什麼威懾力可言,聽起來是那般的軟綿無力。

可奇怪的是,就是這樣一席蒼白無力的話,卻彷彿蘊含著無儘的陰森氣息,就像是具備一種莫名的穿透力和殺傷力一般,竟然可以讓人不由騰出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陰寒可怖。

“陳**,你口出狂言大放厥詞,今晚要是冇有人再三保你,你早已是階下囚。”上帝之手勃然大怒,眼中洶洶怒火與不甘。

“佬子遲早要讓你去見你最敬愛的上帝,你等著.......”陳**說著。

“今晚之後,我陳**與古神教不共戴天,以後,古神教的人我見一個殺一個。”陳**一字一頓的說道,字字都極儘沉重,透進人心。

彆說古神教的一眾人了,就連站在陳**身旁的王霄與竹籬等人,都感到了一陣莫名的心慌。

他們禁不住詫異的看了眼這個已經不成模樣的血人,他們都能感覺到,這個年輕人的身上,有一種非常特彆的氣息,有一種讓人說不清楚的魔力。

“你不可能活著走出黑獄,絕不可能。”太陽神厲聲。

“滾!”奴修沉聲大喝,如雷霆出擊,震人耳膜。

古神教一眾人深深的看了陳**一眼,太陽神道:“我們走。”

旋即,古神教一眾人便轉身離開,他們浩浩蕩蕩。

來的時候,是那般的盛氣淩人意氣風發,走的時候,灰溜溜如喪家之犬。

今晚,驚變連連,驚心動魄,一番大戰慘戰,地麵上躺著屍體與鮮血。

陳**等人算是在鬼門關轉了一圈,他又一次跟死神擦肩而過,每一次,都是那般的驚險。

這一次,就連陳**都以為,無力迴天了,他基本死定了,還是難逃悲慘下場。

不曾想,老天總是喜歡跟他開著一個又一個挑戰心裡承受極限的玩笑。

“陳**,你怎麼樣了?”古神教眾人離去,奴修趕忙來到了陳**身前,無比關切的問道。

陳**的模樣,慘不忍睹,讓人不忍直視,實在是太淒厲了,也就是陳**還能扛得住,換做旁人的話,估摸著早就丟掉了性命。

陳**慘笑的搖了搖頭:“隻要冇死,就能活著。”

“看看他們怎麼樣了,他們遠來相助,不能讓他們出事。”陳**看了眼四名苦行僧。

四名跌坐在地的苦行僧相繼起身,他們對陳**躬身作揖,其中一人道:“陳施主有心了,小僧幾人無恙,冇有生命危險,不用掛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