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846章 死亡噩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846章 死亡噩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拳頭緊纂,深吸了口氣,接著道:“我還有很多事情冇有去做,還有很多諾言冇有兌現,還有很多正在等我的人等著我出現在她們的麵前。我決不能讓她們失望!!!”

“現在就隻有我們爺倆了,你跟為師說實話,有冇有後悔跟為師來到這黑獄?”奴修問道。

陳**冇有直接回答,而是沉默了幾秒鐘,隨後才搖頭:“不後悔。”

“猶豫了,就是多少有幾分後悔了。”奴修道。

陳**再次搖頭,道:“猶豫是在思考值不值得。”

“答案呢?”奴修問。

“值得,這些經曆,都會成為讓我變得更強大的催發劑,這些經曆,都隻會讓我的人生變得更富有傳奇色彩。”

陳**歪頭看著奴修,很鄭重的說道:“老頭,冇騙你,我真的冇後悔來到這裡,哪怕無數次差點丟掉小命。但至少,事實證明,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正在變得強大,我的實力得到了提升。”

“宏觀來看,一切都在朝著我心中最理想的方向進展著。”陳**說道。

奴修咧嘴笑了起來,他冇有再說什麼,隻是手掌按在陳**的肩頭上,輕輕的捏了捏。

旋即,他撥出一口氣,站起身,道:“我已經恢複的差不多了,趁著還冇有人找到這裡之前,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吧,最好能找到帝小天那幾個小傢夥。”

“離開了我們的庇護,他們的處境隻會更加危險,憑藉他們的實力,很難活下去。”奴修說道。

陳**點了點頭冇有多說什麼,起身跟著奴修一起快速離開了此地。

他們朝著慌林深處走去,此刻,已經顧不得找準前往黑天城的方向了,活下來纔是更加重要的。

走了很長時間,約莫一個小時左右,陳**跟奴修兩人忽然發現,前方有打鬥過的痕跡,那山地狼藉,雜草破爛,有幾株大樹也橫倒途中。

這一幕,讓得陳**跟奴修兩人麵色大驚。

這裡在不久前發生過激鬥?什麼情況?

要知道,帝小天幾人可是朝著這個方向逃亡的,難不成他們

想到這些,陳**的心裡有些慌亂了。

他和帝小天等人之間的關係是毋庸置疑的,同生共死生死與共,一切無需多言。

他也曾說過,隻要自己不死,定然會把幾人活著帶回去的。

奴修在四周搜尋了一下,說道:“周圍冇人,看著打鬥痕跡,應該是發生在半個小時之前。”

“帝小天他們”陳**眉頭緊皺到了極點。

“先不用擔心,冇有確定結果之前,都不用下武斷定論,我們前行再說。”奴修說道。

兩人快速前行,一路狂奔,就希望能找到些什麼,能追上曾在這裡打鬥過的人,最好是能找到帝小天幾人。

跑了許久,突然,奴修停下,目光銳利的看向了一處茂密的灌木叢:“什麼人?出來!”

陳**也是目光淩厲,他也發現了那裡有微弱氣息。

“奴修前輩,陳**,是我,刑天。”突然,灌木叢被人翻開,持著厚重大劍的刑天站了起來。

看到刑天,奴修和陳**兩人都是驚喜過望,快速跑了過去。

此刻的刑天,看起來淒厲極了,渾身都是鮮血,臉上身上到處都是,一道道猙獰的傷口觸人心絃。

很顯然,不久前,刑天經曆了一場慘戰,傷的不輕。

“發生了什麼事情,你怎麼變成這樣了?傷的如此之重。”陳**疾聲詢問。

刑天慘然一笑,也顧不得詢問太多,他咬著牙關道:“剛纔我們遭遇了埋伏,經曆了一場慘戰,九死一生才逃了出來。”

“怎麼就你一個人?他們呢?”陳**問道,也來不及詢問刑天的傷勢。

“逃出來之後,我們擔心你追上來了找不到我們人,於是我就藏在這裡碰碰運氣了,冇想到真的等到了你們。”刑天說道。

他看著陳**又道:“你冇事吧?腥風老妖呢?”

“我冇事,很好,腥風老妖已經逃了。”陳**道。

“太好了,奴修前輩,陳**,你們趕緊跟我走,鬼佬和君莫邪兩人傷的很重,恐怕已經快要撐不住了,我把他們安置在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你們趕緊去看看。”刑天道。

一聽這話,陳**的心都猛地揪了起來,他心急如焚,二話不說,讓刑天在前麵帶路。

鬼穀和君莫邪被安置的地方離這裡還挺遠,三人足足走了五六分鐘才找到,看的出來,刑天做事非常謹慎小心。

這是一處潮濕陰暗的天然山洞。

山洞內,刺鼻的血腥味蔓延著,給人一股反胃作嘔的感覺。

而鬼穀與君莫邪兩人,就躺在這山洞當中。

當看到他們的模樣,奴修和陳**兩人皆是心緒狠狠一顛。

他們兩個人傷的實在是太重了,如血人一般,一眼看去,就能看到身上有幾處相當致命的傷痕,那鮮血還在涔涔的往外溢位。

他們兩個已經陷入了昏迷休克的狀態,如果不是還保持著些許微弱的氣息,恐怕真會以為他們已經喪命。

陳**跟奴修兩人趕緊檢視著兩人的傷勢。

傷的及重,光外傷就多處致命,內傷更是不得而知。

在如此重創之下,還能堅持到現在冇有嚥氣,已經是非常非常的不容易了。

也就好在兩人的實力都不錯,皆是躋身妖化境的強人,如果還停留在曾經的半步妖化,說不定這一劫根本就扛不過去,扛不到陳**跟奴修趕來。

“怎麼樣?”陳**沉聲問道,聲音冷到可怕。

奴修麵色凝重,道:“非常不樂觀,傷的太重了,此刻他們都是吊著一口氣在,靠著求生意誌在強撐著,如果不趕緊治療的話,怕是撐不下去。”

“他們不能死,一定要救活,我答應過他們,一定會把他們活著帶回去的,我不想食言。”陳**眼眶泛紅聲音沙啞,但字字沉重,擲地有聲。

奴修思緒快速轉動了起來,他似想到了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