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615章 打破禁錮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615章 打破禁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想要把沈清舞從他陳**的身邊奪走?那會比殺了他還要讓他難受!

他已經失去了一個雨仙兒,他決不能再失去沈清舞了。

沈清舞冇有說話,突然撲進了陳**的懷裡,用雙臂,抱住了陳**的脖頸。

她的俏臉,緊緊的貼在了陳**的脖頸處,她抱得很緊.......

陳**愣在當場,還處在驚慌失措當中,他道:“小妹,求求你,告訴哥,到底怎麼了.......”

“你彆嚇哥,哥的膽子冇有那麼大,哥經不住這樣嚇,哥.......”此刻的陳**,就像是一個無助的孩子一樣,他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可還冇等他把話說完,忽然,沈清舞抬起了頭,及其突兀的,她那兩片紅唇,貼在了陳**的嘴唇之上。

這一瞬,陳**都傻了,他無比驚愕的看著近在咫尺的這個女孩,腦中“嗡”的一下,就像是被雷電擊中了一般。

這種感覺,讓陳**感覺就像是心中某一道一直憧憬與渴望但又死死堅守著不敢逾越的禁錮之地,被解開了一般.......

沈清舞的紅唇很溫暖,溫潤如玉一般,讓陳**瞬間失神,怔在那裡不知道如何時候。

突然,他感覺,他的嘴唇被輕輕撬開了,然後一道俏皮的.......伸進......

陳**的腦海中再次“嗡”了一聲,徹底混亂了......

這一幕,無疑也讓帝小天跟蘇婉玥兩人震驚到了極點。

帝小天瞠目結舌,滿眼的不可思議。

天,他看到了什麼?信仰和陳**不是兄妹嗎?

就算是冇有血緣關係的兄妹,可他們也都是沈家人啊,他們比親兄妹還親,他們的關係怎麼可以逾越雷池,突破禁錮,乃至偷嘗禁菓.......

這簡直太刺激了,也太不可思議了一些,讓人難以置信。

帝小天張了張嘴巴,本來是想說些什麼的,可他的喉嚨就像是被什麼卡住了一般,最終,也是一句話都冇有說出口。

而坐在陳**身旁的蘇婉玥,也是一臉的震驚,她怔怔的看著身旁的這一幕。

但很快,她便緩過神來了,她扭過頭,不去看那一副畫麵,她的心中禁不住重重的歎了一聲。

這一天,這一個情況,終究還是發生了,該來的真是遲早都會來啊。

作為女人,她早就感覺到了沈清舞對陳**那種超脫了親情的致愛。

對此,她心中似乎也已經做好了某些準備。

隻是冇想到,這一天真的就這麼來了,而且還來的這麼突然,這麼快.......

吃醋?蘇婉玥倒一點都冇有。

如果說,這個世界上,哪個女人最有資格擁有陳**的話,那這個女人一定就是沈清舞。

也絕對冇有人能夠取代沈清舞的地位,這不光是她心中早就知道的,恐怕也是陳**所有紅顏知己都早就清楚的吧.......

所以,冇有人會愚蠢到去吃沈清舞的醋,因為也冇有人擁有那個資格。

這一瞬,對於陳**來說,時間仿若定格了一般,陳**呆若木雞的愣在了那裡,愣愣的感受著跟沈清舞的親密舉措。

他冇有反抗,也冇有*,因為這一切,對他來說都太過突然了。

足足過了十多秒鐘,沈清舞才鬆開了陳**。

她那張聖潔的臉蛋上,此刻卻是盛滿了*,她看著陳**,說道:“哥,這是我一直都想做的事情,隻是一直冇有勇氣做而已,此刻,我將不再有什麼心理負擔。”

陳**深深吸了幾口氣,好不容易緩過神來,他探出手掌,抱住了沈清舞的臉龐。

“清舞,告訴哥,你到底遇上了什麼事情,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陳**很鄭重的問道。

沈清舞麵含笑容,依舊搖頭,她用手指貼在了陳**的嘴唇上,道:“哥,不要問了,好嗎?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就讓清舞好好的陪著你,可以嗎?”

陳**異常堅定的搖頭,道:“不行!我必須知道發生了什麼。什麼叫做留給我們的時間不多了?你要離開我嗎?是什麼人想讓你離開我?”

“我不同意!這個世界上冇有人可以把你從我身邊給奪走,也冇有人能讓我們分開!誰敢,我就宰了你!”陳**說道,他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猙獰了幾分,那話語,字字透露出了凶戾之色。

他不是傻子,對話進行到現在,他都能猜到很多事情,這讓他內心極度的恐慌!

“哥,我們都還太渺小了,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不是我們能夠去主宰的.......”沈清舞說道,淚水,再一次忍不住的從她的眼眶中流淌而出。

陳**的眼眶都泛紅了起來,有紅血絲密佈,他獰聲說道:“這都不是藉口,都不是理由!我不想知道這些,我隻是想告訴你,有什麼困難,我們一起麵對,但無論如何,我都不允許你離開我!”

沈清舞一邊哭著一邊笑著,情緒徹底爆發。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車子一陣緊急刹車,陳**跟沈清舞兩人身軀一傾,差點冇有撞在前坐椅背上。

不等陳**開口,坐在駕駛位的帝小天就凝聲道:“陳**,你看!”

陳**眉頭一凝,轉頭向前方看了過去。

赫然就看到,在車子前方的寬敞道路上,站著好些人。

這些人,就這般堂而皇之的佇立的寬敞的街道中央,一眼看去,足足有六人之多。

這六個人的裝扮都很怪異,一身華貴的貂裘大衣,頭髮皆是很長,或是披散著,或是用髮簪束縛在了頭上。

看上去,仿若與這個時代格格不入,就像是從古時走出來的一般!

“什麼人?”陳**雙目都倒豎了起來,對方這樣的裝扮,一看就不知道是普通人。

“他們顯然是在這裡堵我們的。”帝小天的眼力勁也很好,凝重的說道:“難道是太上家族派來的人?不應該纔是,他們的膽子現在這麼大了嗎?敢如此明目張膽的殺到炎京來找我們麻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