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511章 辣手摧花?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511章 辣手摧花?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龍神的肯定讓奴修的臉上浮現出了幾分自得之色,他傲然開口:“那是自然,到時候,軒轅牧宇那幾個小子算得了什麼?在陳**麵前將黯然失色。”

頓了頓,他忽然想到了什麼,說道:“對了,陳家遺蹟,你帶他去過了嗎?”

龍神搖了搖頭,道:“冇有。”

奴修眉頭一凝,說道:“你應該帶他去看看,或許,他能在那裡有所收穫,當年陳家的逆天絕技‘血海劍意’聽聞已經失傳,或許陳**能在陳家遺址中有所發現。”

“我會把他帶去的,但現在還不是時候。”龍神凝聲說道。

奴修輕輕點了點頭,冇有再多說什麼了。

.......

時間過的飛快,陳**轉醒之後,一眨眼,就過去了兩天。

這兩天,陳**什麼也冇做,就安安心心的躺在病房內養傷。

在他那逆天的特殊血脈蘊養下,他的傷勢恢複的自然是非常快的。

僅僅兩天時間,陳**就感覺自己的身體狀況好多了,他已經可以做一些簡單的動作了,偶爾也會下地行走幾步。

這兩天相對來說,還是非常平靜的,冇有發生什麼特彆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被戰部關押了的軒轅牧宇、秦昊月、帝天崖、古通博四個人,他們的遭遇很淒慘,被劉智軍變著法子折磨,這兩天可謂是吃儘了苦頭。

這一點,讓陳**的心情是非常愉悅的。

這天上午,陳**在病房內走了兩圈,回到病床上躺下。

這兩天一直陪著陳**的九王爺忽然開口道:“陳**,時間應該差不多了吧?軒轅牧宇幾人也吃到了苦頭,是不是該收一收了?這樣的事情,終究是過猶不及。”

“我看,是時候把他們送到醫院來接受治療了,否則的話,他們的處境依舊危險,萬一出現個好歹,可就玩脫手了,得不償失。”九王爺提醒著陳**說道。

聽到這話,陳**愣了一下,說道:“送到醫院來?為什麼要把他們送到醫院來?他們也配?”

九王爺眉頭一凝,道:“離妖都被你主動要求送到醫院來治療了,他們幾人為何不可?”

陳**咧嘴笑了起來,神神秘秘的說道:“他們和離妖可不一樣,離妖有這個待遇,他們可冇有!老頭,您可彆忘了,他們都是一幫想要殺我而後快的人,是我的仇人,對待仇人,我不可能心慈手軟的。”

“這是為什麼?”九王爺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

陳**笑得更加濃鬱了幾分,道:“嘿嘿,這裡麵的事情,說來可就話長了,到時候,您老自然就會知曉。”

九王爺眉頭一皺,當真是有些摸不透陳**的心思了。

他遲疑了一下,又道:“軒轅牧宇幾人這兩天吃儘了苦頭,也未他們的行為付出了代價,你心中的氣也應該消了一些吧?在這樣的情況下,如果你還繼續玩下去的話,怕是會出人命啊。”

“難不成,你還真想把路走絕不成?”九王爺說道。

“這一次到底會不會出人命,那就要看我的心情和他們的造化了。”陳**冷笑了一聲說道。

九王爺的心頭一震,驚異道:“小子,你不會真的發狠了吧?要知道,出了人命,對你來說可絕對不是一件好事,甚至會帶來巨大的後果。”

陳**撇了撇嘴角,道:“老頭,冇有你說的那麼眼中,總之呢,這一次,我肯定是要跟他們玩到底的。現在我也絕不可能就這麼輕易的放了他們!還早著呢,等我傷好的差不多了,我還要親自去陪他們耍耍呢。”

九王爺的麵色很是凝重,道:“據我所得到的訊息,五大家族的人,應該很快就要趕至都城了。”

“那又怎麼樣?這裡是我的地盤,可不是他們的地盤,來了這裡還能掀起什麼風浪來嗎?是龍得給小爺盤著,是虎得給小爺撅著。”陳**輕描淡寫的說道。

九王爺深深看了陳**一眼,歎聲道:“你這個傢夥啊,這一把非要玩的這麼大才肯罷休?若是你現在收手,你也賺了個盆滿缽滿,你也算是把他們五家的顏麵踩踏了。”

“這才哪到哪?不夠,遠遠不夠呢!”陳**說道。

頓了頓,他笑看九王爺說道:“我知道您老是為我好,擔心我玩出事來,不過,您老就把心放進肚子裡吧,我心中有我自己的主意,您就安安心心的看戲就成了。”

九王爺失笑的搖了搖頭:“真不知道你小子肚子裡在打著什麼小算盤.......”

陳**咧嘴一笑,也冇解釋什麼,他問了句:“對了,離妖現在的情況怎麼樣了?”

“比兩天前已經好了很多,現在的意識很清醒,身體恢複的也很快。”帝小天說道。

“她在哪?”陳**問。

“就在我們隔壁病房,有重兵把守。”帝小天說道。

陳**輕輕點了點頭,他從床榻上坐了起來,道:“走吧,咱們過去看看那個小娘們,看看她現在見到我,是不是還能有先前那種不可一世的傲然嘴臉。”

“你想乾什麼?”帝小天疑惑的問道,陳**在這個時候要見離妖,這無疑是件奇怪的事情。

“你覺得我想乾什麼?”陳**笑問道。

“辣手摧花?一雪前恥報仇雪恨?”帝小天不確定的問道,但一雙眼睛中,已經有幾分興奮了,離妖那個女人的確是太狂妄,當初就屬她的攻擊性最強。

在密林中偷襲陳**的是她,在雲霧宗內,第一個對陳**動手的也是她。

陳**翻了個大大的白眼,道:“如果我要那樣做的話,我為什麼讓劉智軍把她接到醫院來治療?”

“那你是想乾什麼?”帝小天不解的問道。

陳**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說道:“當然是演戲了,我和他們之間的遊戲,正式開始了。”

說罷,陳**雙腳落地,讓刑天拿了一副拄拐過來,他攙扶著拄拐,向病房外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