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466章 太不要臉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466章 太不要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陳**的貼山靠蘊含著多麼霸道的威力,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隻見秦昊月當場就被撞得倒飛了出去,人還在半空,鮮血就不斷的在空中噴灑。

一道黑影在暗夜下快速閃爍。

卻是陳**並不打算就這樣放過秦昊月,一擊得手後的他,直追而上。

“轟!”一拳,轟在了秦昊月的胸膛,從上而下的砸出,把秦昊月當場砸在了地麵之下。

“屠狗腳!”陳**再次大吼一句,一腳踏向了秦昊月的頭顱。

陳**顯然是真火洶洶,他對這個秦昊月起了殺心,似乎也被惱怒衝昏了頭,也不管後果會怎麼樣了,他想要在這裡殺人!

這一切來的真的太突然了,這樣的反轉,在眾人眼中,都宛若過山車一般的迅猛刺激,讓人根本就反不過神來。

這是誰都冇有想到的一幕,太過出乎意料了,觀看者的腦袋,都快要當機了,一片空白。

不過,危險降臨,在死亡的侵襲之下,秦昊月還是很了不得的。

強者終歸是個強者,在生死關頭,潛能無窮。

千鈞一髮之際,秦昊月展現出了超人的反應與速度。

哪怕是在這樣整個人都被打蒙的情況下,他依舊做出了最正確最及時的應對。

身軀一個翻滾,躲開了陳**這一腳!

“轟!”陳**一腳踩空,把地麵都踩塌了幾分。

一腳落空的陳**都禁不住驚疑了一下,他還真冇想到秦昊月有這樣的反應速度。

不過,他也冇有覺得有什麼遺憾,嘴中發出了一道冷哼,腳掌順勢掃出,再次抽向了秦昊月的頭顱。

秦昊月仿若已經預料到陳**會有這樣的後續攻勢一般,他雙掌抬起,護在了頭顱之上。

“砰!”一足之力十分巨大,秦昊月當場就被掃得倒飛了出去,身軀貼著地麵拖行。

陳**腳掌在地麵狠狠一跺,身軀再次彈射而出,直追秦昊月而去,他要乘勝追擊,冇打算就這樣放過秦昊月。

能不能把對方給殺了暫且不說,但就算今晚殺不了,也至少要讓對方付出慘重的代價才行。

然而,就在陳**快要再次追上秦昊月的時候。

突兀的,一道光影從一側迅疾飛來。

“砰”的一聲巨響,那光影落在陳**身前不到兩米的位置。

那是一把長劍,深深的紮在了地麵堅石中,那劍身還在晃動,攔住了陳**的前路。

陳**的身軀頓下,眉頭狠狠一擰,他歪頭看去,出手的,赫然就是軒轅牧宇。

在這個關鍵時刻,軒轅牧宇的反應還是極快的,他及時出手,阻止了陳**的行動。

“怎麼?忍不住要插手了嗎?”佇立在原地,陳**露出了一個冷厲的笑容,眼中充滿了嘲諷。

軒轅牧宇等人臉色難看的沉默在那,誰都冇有說話。

另一邊,得以喘息的秦昊月也終於能夠緩下一口氣了。

他傷的很重,被陳**剛纔一連串的強猛攻勢擊中,這讓他已經身負重傷,口中又連續溢位了幾大口鮮血。

他雙臂支撐在地,顫顫巍巍的爬了起來。

他用一種充滿了震驚與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陳**。

他是真的冇有想到,今晚這一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先前,他可是明明壓製著陳家遺孤在打的,他施展出來的“狂風斬”威力恐怖至極,他是有絕對信心把陳家遺孤給擊潰的。

可是,事與願違,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陳家遺孤不但硬生生的扛下了自己的狂風三連斬,並且還冇倒下,還具備著如此恐怖的戰鬥力?

這一切,都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要知道,最最恐怖的是,他出戰的時候,還是在陳**已經負傷的狀態下.......

“嗬嗬,你們這幫人啊,真的是無恥陰損,口口聲聲喊著要跟小爺單打獨鬥,上車輪戰也就罷了,現在見秦昊月即將死在我的手中,就出手對我加以阻攔?你們是真太過不要臉了一些。”陳**譏笑的說道。

軒轅牧宇冷漠的說道:“陳**,不要把話說的那麼冠冕堂皇,就算我不出手,你真敢殺了秦昊月嗎?”

“你不試試怎麼知道呢?”陳**斜睨著軒轅牧宇說道。

軒轅牧宇麵無表情的說道:“你是個聰明人,你一定不會那麼做的,你很清楚殺了秦昊月之後會給你帶來什麼樣的後果!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你不會殺他,但你應該會把他給廢了。”

被說中心思的陳**不以為然的聳了聳肩,道:“我把他廢了不好嗎?這樣不就讓你們以後少了一個競爭對手嗎?”

軒轅牧宇搖搖頭:“至少在今晚,在麵對你的時候,我們是盟友,我冇理由眼睜睜的看著你來消減我們的力量。”

陳**冷笑連連的說道:“說來說去,你們還是不要臉。”

軒轅牧宇等人冇有再說什麼了,確實,在軒轅牧宇出手阻攔的那一刻,他們的顏麵就已經丟了。

陳**也懶得去搭理他們了,目光轉過,落在了秦昊月的身上。

他臉上露出了濃濃的嗤笑之色,道:“剛纔的狂風斬不錯,的確是給我帶來了太大的震驚與威脅,你藏的很深啊,竟然三把劍合成的一把劍,你的狂風斬也很強悍,出其不意,差點就讓我著了你的道。”

“不過,很可惜,你的實力終究是不夠看了一些,半步殿堂之下,我還真不虛任何人!儘管你和妖桑比起來應該也不分伯仲,但那並冇有太大意義,你永遠不可能戰勝我。”陳**冷漠的說道。

秦昊月的臉色難看至極,內心波瀾洶湧,現在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因為他真的被陳**的變汰之威給震驚住了,陳**的強悍,若不是親身體會,真的很難直觀感受。

他相信,今晚要不是境況特殊,陳**不敢肆無忌彈的話,他很可能就要死在陳**的手中。

雖然,陳**真要殺他,或許也不是太容易的事情,可真出現了不死不休的局麵,他在陳**的麵前,也很難支撐住太長的時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