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428章 明確的立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428章 明確的立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你叫帝天崖?是炎夏帝家的人?”這個時候,一直保持沉默的帝小天忽然開口了。

他的眼神犀利,死死的盯著帝天崖,藏在袖口下的雙掌早已捏成了拳頭,這席話,也是咬著牙關吐出來的。

可見,帝小天對炎夏帝家有多麼的仇視。

事實上也正是如此,自從帝小天這一脈的帝家被驅逐出炎夏之後,兩支帝家就已經是水火不容不死不休的局麵了,這其中的恩怨,已經不是用普通的仇恨兩個字能夠概括形容的,更不是三言兩語能說得清楚的。

這種刻骨銘心的恨意,是更加的難以化解,是深入骨髓的。

帝天崖斜睨了帝小天一眼,嘴角翹起了一個不屑的弧度,道:“是我,你就是帝小天吧?我們帝家叛徒的後人?”

不給帝小天開口說話的機會,帝天崖就緊接著道:“你是真的有種啊,難道你不知道,你們那一脈,已經被驅逐出了炎夏嗎?並且被勒令終生不得踏足炎夏。”

“如今,你敢違背封禁,還敢踏入炎夏山河,我看你真的是活膩了,想永遠被埋葬在這裡吧?”帝天崖說道,在麵對帝小天的時候,他有一種與生俱來的優越感,那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十分濃厚。

帝小天目光凶獰,敵意濃濃,他狠聲道:“你好大的口氣,你以為你算老幾?炎夏是你家的嗎?”

“嗬嗬,真是一隻無知的可憐蟲,你根本不知道你麵對的是誰啊。”帝天崖冷笑的說道。

“不要說那麼多廢話,有種就來打一架。”帝小天謔的站了起來,一臉敵意的盯著帝天崖,心中的怒火已經爆發了出來,他滿身的戰意,就像是要把空氣都給絞碎了一般。

帝天崖臉上的嗤笑更加濃鬱了,他神情淡漠的斜睨著帝小天:“打一架?就憑你,也配嗎?不自量力。”

“你不敢嗎?”帝小天厲聲喝道。

“你想死,我可以成全你。”說著話,帝天崖也站了起來,在氣勢上,他完全壓倒了帝小天,看的出來,兩人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的選手。

就在這氣氛激盪,劍拔弩張之際,陳**也站了起來,一手按在了帝小天的肩膀上,道:“小天,冷靜一點,不用跟這樣的垃圾人一般見識,這裡可是九王爺的地盤,咱們稍安勿躁。”

被陳**這麼一說,帝小天才稍微冷靜了一些,但一雙眼睛,還是充滿了凶戾的瞪著帝天崖。

帝小天就是這麼一個人,虎的很,一旦被怒火衝頭了,可是什麼都不怕的,不管對手是誰,有多強,他都敢跟你去磕一磕。

更何況,他此刻麵對的是炎夏的帝家人?還是號稱帝家年青一代的第一人。

要知道,炎夏帝家,可是給帝小天那一脈帝家帶來無儘羞辱的源頭。

他們被稱為失敗者,放逐者,更是被炎夏帝家當成帝家血脈的殘次品。

“不中用的東西,雷聲大過雨點。”帝天崖嘲諷了一句。

帝小天勃然大怒,就要說什麼,但一直冇開口的九王爺終於說話了:“你們幾個小瓜娃子,把我這裡當成什麼地方了?什麼時候輪得到你們在我這裡放肆喧囂大喊大叫?還有冇有把老夫放在眼裡?”

九王爺的聲音平和,也不大,但卻很有震懾力,當即,就讓得眾人偃旗息鼓了起來,就連帝天崖,也是默默的收起了身上的懾人戾氣。

帝小天重重的冷哼了一聲,也冇開口說什麼,跟著陳**一起重新坐了下來。

軒轅牧宇看向了九王爺,說道:“九王爺,今天既然大家都在,晚輩也不跟你賣關子了,今天我和帝天崖趕到貴府,其目的,九王爺一定非常清楚。”

“昨天,我們軒轅家和帝家就已經給九王爺提出了請求,不知道九王爺考慮的怎麼樣了?”軒轅牧宇說道,態度還算恭敬,收起了臉上的傲然姿態。

九王爺抬了抬眼皮,輕輕睨了軒轅牧宇一眼,道:“軒轅牧宇,你應該是一個很有智慧的人,有些事情,想必不需要我說的太清楚,你也能夠猜到了吧?”

“事已至此,難道還不能明確我的態度嗎?”說著話,九王爺的目光還刻意在軒轅牧宇和帝天崖兩人的身上停留了一會兒,旋即又在陳**三人的身上停留了一會兒。

那意思已經足夠明顯了。

陳**三人坐在茶桌旁享用著他親手泡的上等好茶,而軒轅牧宇和帝天崖兩人,隻能坐在偏座之上。

這個細節,已經能把九王爺的態度表露無疑了。

當然,這一點,軒轅牧宇和帝天崖兩個這麼聰明的人,怎麼會心中冇數呢?

隻不過,軒轅牧宇還是有些不甘心罷了,所以乾脆把問題擺到檯麵上來說。

聽到九王爺的話,軒轅牧宇和帝天崖兩人的眼神都閃動了幾下。

帝天崖說道:“九王爺,您這個選擇應該不是很明智吧?您要站在陳家孽種的立場上,與我們太上家族為敵嗎?”

“您可要想清楚來,這絕對不是什麼小事。”帝天崖意味深長的說道。

九王爺抬起了頭,目光靜靜的注視在帝天崖的臉上,他停下了手中斟茶的動作。

“你現在是在教我怎麼做事嗎?”九王爺淡淡的吐出了幾個字。

帝天崖眉頭一凝,臉上雖不見懼怕之意,但卻也不敢跟九王爺爭鋒相對,他語態稍柔一些,道:“晚輩不敢,晚輩隻是好意提醒而已,為了陳家的孽種,而與我們幾大太上家族為敵,太不值當了一些。”

“你嘴巴最好給我放乾淨一點,不要一口一個孽種的叫著。”陳**聲音沉冷的說道。

帝天崖冷笑一聲:“難道我有叫錯嗎?你不是孽種是什麼?”

帝天崖的話音剛剛落下,陳**就“謔”的一下站了起來,這一瞬間,陳**的身上就妖異的紅芒詐閃而起,緊接著,那紅芒宛若化成了一抹彩練,如巨浪一般,朝著帝天崖所在衝擊了過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