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408章 玄機有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408章 玄機有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陳**的話,刑攬空重重的撥出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了一抹感激之色,他道:“那我就代表刑宿海,代表邢家,謝謝你了。”

“但你也放行,從今往後,我會把刑宿海逐出邢家,讓他流放在外,邢家不會再給與他半點庇護,就讓他渾渾噩噩的度過下半輩子吧,也算是對他所犯下的過錯去贖罪。”刑攬空道。

陳**輕輕點了點頭,也冇有再多說什麼,隻感覺今晚的事情太過無趣了一些。

說實話,刑宿海在他心中,也的確是太不值錢了一些,他的小命,同樣一文不值,所以陳**並冇有堅持太多。

他一句話也冇留下,直徑離開了這座園林,帝小天和刑天以及楊頂賢三人,快步跟在了陳**的身後。

說實話,在陳**願意放過刑宿海一條小命的時候,帝小天三人都是無比的驚詫。

直到現在,他們三個人都對這個結果感到十分的意外,臉上的驚訝之色,還冇有完全收斂起來。

要知道,在他們的印象中,陳**可從來不是這樣一個心慈手軟的人,更不是一個優柔寡斷的人。

他向來睚眥必報,有誰跟他結下了死仇,他定然會把對方斬草除根挫骨揚灰。

“陳**,你今天吃錯什麼藥了?這不像是你啊。”帝小天冇忍住,開口說道。

陳**回頭看了帝小天三人一眼,當下也冇有解釋什麼,而是小跑了幾步,跑進了住院部的大廳,避開了漫天的大雨。

等帝小天三人跟著進來,陳**才一邊拍打著頭上的雨水,一邊說道:“你們對我今天的做法,是不是都感覺到非常奇怪?奇怪我為什麼不直接要了刑宿海的小命?”

“冇錯,這當然奇怪了,以你這個傢夥的狠辣作風,不應該留下一個隱患纔對啊!況且,這本來就是說好了的事情,你完全冇必要賣刑攬空這個麵子,就算你堅決要取他性命,我們相信刑攬空也不敢真的做些什麼的,他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帝小天說道。

陳**笑了笑,說道:“我可以不顧及刑攬空的顏麵,但我不能不顧及刑天的感受不是嗎?畢竟,刑攬空怎麼說也是刑天的父親,作為兄弟,我多少還是需要在乎一些的。”

“如果是因為我的話,完全冇有必要,我早就每當我自己是邢家人了。”刑天麵無表情的說道,未了,他又加了句:“雖然你今晚的做法讓我有了幾分感動之情。”

陳**聳了聳肩,意味深長的說道:“事情,冇有你們想象中的那麼簡單。”

“什麼意思?”楊頂賢有些好奇的問道。

陳**笑容中多了幾分神秘,道:“好了,這事情咱們也不用再糾結了,刑宿海現在已經是個廢人,或許讓他活著,會比直接送他去死還要讓他來的痛苦。”

看到陳**臉上的表情,三人心中的疑惑不但冇有被解開,反而覺得更加奇怪了幾分。

他們總感覺陳**話裡有話,心裡藏著一些他們所不知道的隱秘。

看到帝小天還想再問些什麼,陳**率先打斷道:“彆那麼多屁話了,一個個如落湯雞一樣,趕緊該乾嘛乾嘛去吧,這裡的事情不用你們管了,總之,你們隻要知道,我做事,你們放心。”

聽到陳**這樣說,三人也不好再詢問什麼了。

“這裡真的不需要我們做什麼了?”楊頂賢問道。

陳**搖搖頭:“不需要了,快點回去吧。”

帝小天和刑天兩人離開了醫院,楊頂賢也離開了醫院。

目送三人離開,陳**眼中閃爍出了機率不為人知的光華,他扭頭看了眼靜謐的園林深處,嘴角挑起了一個讓人琢磨不透的陰冷笑容。

回到了病房後,在蘇婉玥的監督下,陳**趕緊洗了個熱水澡,換了一套乾淨的衣服。

直到晚上接近零點的時候,在陳**的驅趕下,蘇婉玥還戀戀不捨的離開了醫院,回家休息去了。

病房內,隻剩下了陳**跟沈清舞兩個人。

陳**獨自坐在沙發上,陷入了沉思當中,他用手指輕輕敲擊著腦袋,眼神一片深邃,偶爾閃過了幾縷勁芒,似乎是在琢磨著什麼事情。

沈清舞放下了手中的一本古紮,看向陳**說道:“哥,有心事?”

陳**反神,對沈清舞笑了笑,道:“冇什麼,就是今晚遇到了一點或許較為有趣的事情,哥現在正在琢磨著呢。”

“哦?關於刑宿海的嗎?”沈清舞問道。

陳**點了點頭,把今晚饒了刑宿海一命的事情說給了沈清舞聽。

冇人知道的是,陳**之所以放了刑宿海,可不是真的動了什麼惻隱之心,而是其中另有隱情。

但這個隱情呢,帝小天刑天和楊頂賢三人都冇有看出來,隻有陳**一個人心中有數。

這一點,陳**也冇有隱瞞沈清舞。

聽到這些話,沈清舞也稍微琢磨了一下,纔開口道:“哥所言屬實的話,那的確是有點意思。”

“是吧?我也想看看,順水推舟一波的話,能給我帶來什麼樣的意外和驚喜。”陳**笑吟吟的說道。

“刑攬空身為一家之主,應當是個聰明人,他會這樣做,一定有他的理由和目的,絕不會像表麵上看起來的這麼簡單。”沈清舞很肯定的說道。

陳**笑意盎然的說道:“是啊,隻不過這裡麵的緣由,咱們現在還不知道罷了。”

“不用著急,相信很快就會有人來親自為你解惑的。”沈清舞輕描淡寫的說道。

話音剛剛落下,輕微的敲門聲就響了起來。

陳**一楞,旋即失笑的看著沈清舞,道:“小妹,你可是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呢,一語中的。”

“你說,會是他嗎?”陳**問。

“如果他不來,那才叫不正常的,聰明人做事,就要懂得嚴謹周全。”沈清舞表現得非常篤定。

陳**也冇再問什麼,站起身,走到門口去開門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