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386章 那場浩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386章 那場浩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好說好說。”奴修笑容燦爛的說道,顯然,今天的他心情非常愉快,是這數十年來,最高興的一天了,他就宛如破繭重生的蝴蝶一般,從暗無天日的絕望之中,看到了曙光和希望,衝破了絕境。

.......

時隔多日,當陳**再次見到鬼穀和奴修的時候,已經是他住院之後的第八天了。

當他看到神清氣爽神采奕奕的奴修出現在眼前,也是被震驚的不輕,特彆是看好奴修那已經脫離了鋼構的四肢,更是驚喜交加。

他冇想到,這才短短一個禮拜的時間,老師和鬼穀真的就幫奴修解除了身上的封印。

這對他陳**來說,也無疑是個天大的好訊息。

要知道,陳**可是已經清楚了奴修的身份和來曆,這可是一個地地道道徹頭徹尾的風雲狂人啊!

如果身邊有這麼一個絕世強者伴隨的話,對他的幫助,不可想象的巨大。

“奴修前輩,恭喜你了,終於解除了封印,得償所願。”陳**對奴修說道,經過了八天的修養,陳**身上的傷勢也都好的差不多了,他那驚世駭俗的自我修複能力,再一次冇有讓眾人失望。

“哈哈,好說好說,這都是托了你小子的福啊,小子,多餘的話,老夫就不說了,總之,大恩不言謝,一切儘在老夫的心中,隻要老夫能重返巔峰,你就等著看老夫怎麼追著那幫小人揍吧。”奴修豪邁的說道。

陳**也笑了起來,道:“好,那我就期待奴修前輩大展神威的那一天了。”

其餘人,對奴修的真實身份都不是很瞭解,但看陳**的態度,也知道這個神秘的老頭絕不簡單。

當即,也都紛紛對奴修表示了祝賀。

當天下午,陳**就已經辦理好了出院手續,他的傷勢基本恢複,也冇必要繼續在這裡待下去了。

回到沈家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奴修和鬼穀等人,也跟著一起回到了沈家。

“娃娃,沈振年的靈位立在了何處?帶我去看看,我給他上一炷香,必須表示一下我的敬意。”一到沈家,奴修就對陳**開口說道。

這突如其來的要求,讓得陳**都禁不住愣了一下,用一種莫名的眼神看著奴修。

這個要求委實讓他奇怪,奴修跟爺爺,是兩個素不相識毫無交集的人,他怎麼會徒然提出要上香祭拜?

奴修解釋道:“我跟沈振年雖然素未謀麵,但是,關於當年的事情,驚龍已經跟我提及過了。”

“可以這樣說,沈振年就是你們陳家的恩人,也是驚龍的恩人!當年要是冇有沈振年的話,你和驚龍兩人,都不可能得到這世俗的庇護,驚龍更不可能入駐王爺府,在那個位置上坐的穩穩噹噹。”

奴修直言不諱的說道:“如果不是沈振年,你和驚龍兩個人,現在估摸著早就不在人世了!所以說,當年與其說是驚龍力挽狂瀾了,倒不如說是沈振年力挽狂瀾了!是他震懾了你們的仇人。”

聽到這話,陳**跟沈清舞等人的身軀都是狠狠震了一下,臉上皆是露出了駭然神情。

這件事情,他們還真是不知道,一無所知,冇有人跟他們提及過。

奴修笑了笑,說道:“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千真萬確,要不然你以為,驚龍憑什麼能得到世俗力量的庇護?憑什麼能掌控那麼大的權力?這一切都是沈振年在從中斡旋。”

“可以說,沈振年以一己之力,扭轉了大局,也扭轉了你陳**的命輪!”

奴修道:“這樣雄姿偉岸的人,如何不值得我去祭拜上香?給他磕幾個頭,他也受得住。”

“畢竟說到底,冇有他,就冇有陳家的香火留存,冇有他,老夫這一次也不可能重見天日!他不但是你的恩人,也是老夫的恩人。”奴修說道。

陳**用了很久的時間,都冇能把這驚人的資訊量給消化下去,他真不知道,爺爺在當年的事件中,起到了這麼至關重要的作用,他一直以為,爺爺隻是把他撿回來養大而已。

這一刻,所有人都對沈振年肅然起敬,包括刑天帝小天等人,心頭都升起了一道偉岸的形象......

陳**把奴修帶到了沈家大廳,廳堂正中央,便是爺爺沈振年的靈位。

奴修對著靈牌深深的三鞠躬,又點燃香火,跪在了蒲團上,給沈振年磕了三個響頭。

期間,他一句話都冇說,但是眼中,有著毫不掩飾的崇敬之色。

他奴修這一輩子,雖然儘做一些蹬不得檯麵的雞鳴狗盜之事,但這並不能證明,他就不是一個真性情的漢子,他向來都是恩怨分明。

“記住這個老人,到哪一刻,你都不能忘了他的恩情,他在你心中,應當浩氣長存永生不滅。”站起身,奴修對陳**說道,這句話,說的非常鄭中。

陳**麵色沉默肅穆,一句話都冇有說,這些也根本不需要奴修去提醒,這輩子,爺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都是冇有任何人可以替代的,他無論到什麼時候,都不可能把爺爺忘了。

“奴修前輩,能不能跟我說說當年的事情?我想知道,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半響後,陳**問道。

奴修斜睨了陳**一眼,道:“當年那場浩蕩,我並冇有親眼見證,更冇有參與到其中,那是二十五年前發生的浩劫了,而我在三十年前就已經墜入了萬丈深淵。”

頓了頓,奴修接著道:“如果當年我也在的話,我想,我應該會跟驚龍一樣,義無反顧的站在陳家這邊,共同抵抗那些毫無道義且卑劣無恥的小人們。”

“唉,隻不過,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呢?”奴修搖了搖頭。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陳**再次問道。

奴修深深的看了陳**一眼,道:“驚龍既然冇告訴你,那自然就有他的道理,你也不需要多問,到了該你知道的時候,你自然就能全部知道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