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259章 老妖怪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259章 老妖怪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說到這裡,龍神抬了抬眸子,審視著刑攬空。

他看到刑攬空的情緒已經出現了明顯的波動,顯然心中的怨氣與仇恨都被激發了起來。

這個反應,很讓龍神滿意,他慢悠悠的開口道:“你知道當年你父親是怎麼死的嗎?”

刑攬空的身軀狠狠一震,目光銳利的盯著龍神。

龍神接著道:“雖然到現在為止,都冇找到真凶,這件事情也成了一個謎團,但是,我相信你心裡一定已經有了猜測,一定會很清楚的。”

“放眼整個炎夏,能有那麼大本事斬殺一名殿堂級強者,且還能做到悄無聲息的,算來算去,也就那麼寥寥幾人罷了!如他們單獨出手,也無法做到悄無聲息的讓一名殿堂級強者隕落。”

龍神淡漠的說道:“所以,這裡麵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們合謀而動。其目的,不言而喻,就是為了阻止你們邢家晉升太上之列。太上家族,已經夠多了,他們不希望再多了。”

龍神的話音剛剛落下,刑攬空的情緒就徹底失控了,他大喊了一聲:“夠了!”

麵對麵目有些猙獰的刑攬空,龍神不為所動,臉上甚至浮現出了淡淡的譏諷笑容,道:“怎麼?我的話戳到了你的痛點嗎?揭開了你不願去麵對的傷疤嗎?”

龍神滿臉的嘲弄:“其實,你們邢家對三十年前所發生的事情,都明白,心中都清楚!隻是,你們始終不敢去麵對,不敢去揭穿,不敢去追究罷了!所以,你們才選擇了懦弱!”

“夠了,先生!”刑攬空的情緒變得激動了起來,雙目盛滿了怒火的瞪著龍神。

龍神卻不以為意,一邊看著刑攬空,一般道:“你覺得你們邢家這樣的苟活於世,有意義嗎?你們邢家不該如此的,你們邢家應該活的更好!一個失去了骨氣和尊嚴的家族,是永遠不會被人瞧起的。”

“你以為我想這樣嗎?你以為我們整個邢家想這樣嗎?我們之所以選擇裝傻充愣,之所以選擇懦弱隱忍,是因為我們要生存,我們要繼續的活下去!”

刑攬空麵目猙獰的說道:“憑我們邢家的實力,我們算什麼?我們憑什麼去跟他們鬥?你很清楚,一旦我們深究下去的話,那麼,我們邢家都很可能在一夜之間被徹底抹除,從此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所以,這就是你們邢家選擇懦弱的理由嗎?”龍神嗤笑的說道:“懦夫便是懦夫,即便找了一萬個理由,仍舊是懦夫,隻能成為旁人眼中的笑話。”

“你們邢家當年要是真的選擇了拚死複仇,我倒還能對你們生出幾分欽佩。”龍神說道:“可是,你們寧願選擇了像是一個笑話一般的苟且偷生。”

刑攬空死死的盯著龍神,他的雙拳都死死的攥了起來,眼眸中都浮現出了些許紅血絲,他怒火中燒,如果他現在有能力的話,毫不懷疑,他一定會衝上前去,用最快的速度讓這個老人閉上嘴巴。

掩埋在心底最深處的痛,就這樣被人無情的一層層揭開,這種感覺,簡直比殺了他還要讓他難受。

“隻有活著,才能去做想做的事情,被怒火與仇恨衝昏了頭腦的下場,隻有死路一條,以卵擊石的事情,你讓我如何去做?我不能帶著我整個邢家上千條人命去送死。”刑攬空痛心疾首的說道。

龍神淡淡的說道:“且當你當年的隱忍是對的,可是,如今有一個機會擺在你的麵前,你為何還是不懂得去珍惜?你難道真的不想報仇嗎?你難道真的不想爭下這口惡氣嗎?你難道真的想讓你們邢家,永遠活在恥辱與鄙夷當中嗎?苟延殘喘,苟且偷生,真的是你想要的嗎?”

連續的幾個問題,每一個,都如尖針一般,狠狠的刺在了刑攬空的心臟之上,讓得刑攬空的臉色都變的煞白了起來,胸口起伏。

他撫著心口,眉頭抽蓄,像是承受了很大的痛苦一般。

連續做了許多個深呼吸,足足過了幾分鐘的時間,刑攬空的情緒才稍微好轉了那麼些許。

刑攬空盯著龍神說道:“先生,你讓我怎麼相信你?你們憑什麼去跟太上的那幫人鬥?冇錯,你的確很強,但你和陳家的遺孤綁在一起,仍舊是以卵擊石。”

“太上那幫人的實力,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你毫無勝算可言。”刑攬空說道。

頓了頓,刑攬空又道:“我們邢家既然選擇了隱忍,一忍就是這麼多年,既然活下來了,那何必還要選擇去冒險?何必還要選擇你跟你做一件看不到任何希望的事情?”

“如果邢家因此而覆滅,那我們這三十年來的隱忍,又成了什麼,還有什麼意義可言?”刑攬空疾言厲色的說道。

“這一次天山之行,我活著回來了,難道還不能證明什麼嗎?這張答卷,還不及格嗎?”龍神問道。

刑攬空搖了搖頭,道:“我承認,您很強,強大至極,或許站在了這個世界的最巔峰!但是這一次,你心裡很清楚,你能活下來,其中運氣成分很大。”

“還有,太上那幾個真正的妖怪並冇有出手,否則的話,你活著回來的機率,不足三成。”刑攬空的言語及其犀利的說道,話都已經說到了這個份上,就冇必要藏著掖著了。

“那你可又知道?他們為何不親自出手?難道是他們不想斬我嗎?”龍神反問。

刑攬空遲疑了一下,說道:“因為他們忌憚世俗力量,也擔心輕易出手會打破了規則,會觸怒了世俗執掌者。也同樣是因為您和他們的二十五年之約。”

“可是,二十五年期限將至,隻要時間一到,陳家遺孤必定十死無生,你和世俗力量也再無法保他!既然是約定,大家都要遵守。”刑攬空說道。

聽到這些話,龍神嗤笑的搖了搖頭,話鋒一轉,道:“那你覺得,二十五年前,我憑什麼能夠以一己之力,從他們的滔天殺意下,救走陳家遺孤?”-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