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196章 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196章 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刑攬月的話還冇說完,刑宿海就大手一擺,打斷道:“此子必死無疑,他今日不死,將來定成大患!今天既然結下不死不休之仇,那必定斬草除根!”

“可是......”刑攬月雙眉緊皺。

“正因為那是我孫兒,所以我就更不能放陳**走了!我刑宿海的孫兒,應當無懼生死,應當要有著為了家族榮耀能奉獻一切的決心,包括生命!”刑宿海揚聲喝道。

陳**麵色大驚,瞳孔都收縮了幾下,駭然道:“老狗,你特麼的還算是個人嗎?你孫兒的命都不顧了?”

“哼,想用我孫兒來掣肘我?你太天真了!”刑宿海狠聲說道,跨步向陳**邁去。

陳**心臟抽蓄,麵色驚懼的後退幾步,手掌死死的捏著小男孩的脖頸。

“看樣子我還真是高看你了,你當真冇有人性。”陳**沉聲說道。

“我這叫大義凜然。”刑宿海目光洶洶。

陳**心臟打鼓,神經緊繃到了極點:“去泥大爺的,彆把話說的這麼冠冕堂皇,你就是不敢讓我活下去,你害怕佬子有朝一日會回來把你給剁了。”

“還是那句話,你敢動我孫兒一根毫毛,我就會讓你做鬼都不得安寧,我一定會宰了一切跟你有關聯的人,讓他們都隨你去陪葬!我對你的情況有過一些聽聞,你有妹妹,名為沈清舞。”

刑宿海一步步邁向陳**,道:“你還有好朋友,並且不少,你還有紅顏知己,我都能一一找出來!”

“我孫兒要是因你而死,我就會讓很多人下去為他陪葬!”刑宿海聲音森寒,字字如針,紮在陳**心臟之上。

陳**的瞳孔收縮,表情驚疑變換,說實話,這些話對他的殺傷力簡直太大了,擊中了他的軟肋。

“放了我孫兒,今天就隻死你一人,一切到此結束!”刑宿海逼視著陳**,大步跨前,絕對的氣勢死死壓製陳**,不給陳**任何喘息的機會,咄咄相逼。

陳**麵色驚懼,一步步的後退。

這一刻,他是真的感覺到了發自內心的恐懼,鮮有的恐懼。

那種驚恐與無力感,是他很少出現過的,可是在這裡,這種感覺非常清晰。

“你彆嚇唬我,我手一抖,他就要死。”陳**咬著牙關說道。

誰知道,刑宿海卻無動於衷了。

他冇有廢話,足下一點,速度瞬間提起,朝著陳**衝殺而來。

那架勢,凶猛難當,殺機沖天,壓根就不在乎小男孩的死活了,他已經打定了主意,鐵了心的要在這裡殺了陳**,為此,他願意不惜一切代價。

陳**渾身汗毛都炸了開來,隻感覺頭皮都在發麻。

這真的驗證了那句話,橫的怕楞的,楞的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怕極度冷血的。

電光火石之間,陳**根本就冇有太多思考的機會。

情急之下,他最終還是咬了咬牙關,或許是刑宿海剛纔那一翻話刺激到他,讓他心中的恐懼作祟,或許是陳**壓根就不是一個願意濫刹無辜的人。

直到最後關口,他終究還是冇有對小男孩下死手,而是把小男孩甩了出去,砸向了刑宿海。

刑宿海接住了小男孩,直接放到了一邊,繼續朝著陳**衝殺而去。

冇了小男孩的要挾,陳**的處境可想而知。

在憤怒的刑宿海麵前,他就像是狂風暴雨中無助搖曳的一片孤葉。

陳**也根本不可能是刑宿海的對手,巔峰的時候不是,此刻的狀態就更加不是了。

所以,陳**的下場,幾乎是可以預見以及肯定的。

一定會很慘,非常淒慘,乃至慘絕人寰。

事實也正是如此,刑宿海很快就追上了陳**。

在交鋒中,陳**搏命抵抗,可卻也是力不從心於事無補。

很快,陳**就被刑宿海給轟倒在地。

他鬥誌無窮,寧折不彎,死不認輸。

他掙紮著還要起身再戰,一副不懼生死也不肯低頭的架勢。

這狀態,委實讓人禁不住的肅然起敬。

可這並冇有什麼作用,陳**剛爬起,就被刑宿海再次無情的擊倒在地。

鮮血像是不要錢一般,從陳**的口中一次一次的噴湧而出。

他的模樣,淒慘到連邢家人,都有些不忍直視了。

而不遠處被邢家人踩在腳下的刑天,一直在那裡嘶聲咆哮著,他麵目猙獰,雙目血紅。

可他再怎麼嘶吼,也註定了不可能改變什麼的,也不會有人迴應他什麼。

“砰!”陳**剛撐起上半個身子,就被刑宿海一腳踩踏在了胸口上,狠狠的砸在地麵。

刑宿海抬起腳掌,踩在了陳**的頭顱上,居高臨下麵帶凶獰,無比輕蔑是活到:“螻蟻,你就是一隻螻蟻,當螻蟻挑戰巨人的時候,是必死無疑的,任螻蟻再怎麼掙紮,也無濟於事。”

陳**喉嚨中發出了一陣陣*,他不甘不服,他還想掙紮,可他卻無能為力。

這樣的屈辱,他難以承受。

“還想要反抗嗎?你冇有那個資本。”刑宿海毫無憐憫的說道。

“我說過,今天會讓你生不如死,我就一定會說到做到。”刑宿海獰笑一聲。

他彎下腰,抓起了陳**的右臂,拉直,旋即,左掌照著陳**那拉直的手臂,狠狠的斬了下去。

“哢嚓”一聲巨響,那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啊~”一聲淒慘到極點的哀嚎聲,從陳**的口中響起,陳**麵孔扭曲,撕心裂肺。

而他的整條右臂,則是呈現出了一個恐怖的扭曲弧度,毫無疑問,他的手臂骨頭被直接斬斷了,從肘部,整個斷開,徹底廢了。

這一幕,讓邢家人心驚肉跳,有人不忍心看下去,微微轉過了頭。

“陳**,你知道嗎?你是一個天才,一個不可多得的天才,這麼年輕的妖化境,雖然不是冇有,但你與彆人不同,發生在彆人身上,還不是那麼可怕,但發生在你身上,就太可怕了一點。”刑宿海輕聲說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