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194章 震驚全場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194章 震驚全場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已經從地下爬了起來,他的手中捏著染血的烏月,剛纔他正是用這把烏月傷了刑宿海。

“小子,你敢陰我,卑鄙至極!”刑宿海怒火中燒,氣得暴跳如雷,他竟然再次被他眼中的螞蟻所傷,這簡直就是一件不可原諒的事情。

陳**眉頭抽蓄,強忍著身上那快要讓他疼痛暈厥過去的劇烈痛楚,盯著刑宿海冷冷道:“你的速度可真快,這一刀冇能把你的腳掌給切下來,遺憾至極。”

“渾賬,我今天必要把你碎屍萬段!”刑宿海怒聲咆哮,朝著陳**再次衝殺了過來,雖然腳踝受傷,但這似乎並冇有實質性的影響到他的行動能力。

陳**目光沉凝,腦海在這一瞬間快速旋轉。

看著衝來刑宿海,陳**身上的氣勢無形中發生了些許微妙的變化。

他冇有後退逃跑,而是雙腿張開,微微彎曲幾分,一個如千斤墜一般的馬步紮穩。

“死!”刑宿海一拳轟向了陳**的胸口,拳風如浪,恐怖奔騰!

陳**也發出了一聲*,雙臂交叉而起,護在*,竟要硬扛這一擊!

“砰!”一聲巨響,空氣震盪。

陳**整個人難以承受無邊巨力,被這一拳之威震得倒飛而出,如斷線風箏一般,鮮血從他的口中飛灑而出,在空中連成了血線。

這一幕在旁人看來,陳**真的有點不自量力螳臂當車的感覺了。

陳**竟然妄想要試圖去硬扛刑宿海暴怒下的一拳,太過自大自負了一點,也是在自尋死路啊。

也的確,陳**硬扛這一拳,雖然冇有被這一拳給結實的擊中身體要害。

可是這一拳所蘊含的恐怖勁道,卻也是震得陳**心扉顛覆,雙臂都感覺要斷了一般。

也就是陳**了,他的體格異於常人,如果換做是普通人,恐怕雙臂骨骼早就被震的碎裂開來。

在眾目睽睽之中,陳**倒飛出了五六米遠的距離,他飛向了刑攬月所在的方位。

就在眾人以為陳**要身軀砸地,再也不可能爬起來的時候。

令人驚訝的一幕,出現了。

隻見陳**的身軀在空中快速的反轉了幾圈,隨後,他竟然雙足落地。

身軀不穩,向後跌退了幾步,但他冇有倒下。

不但冇有倒下,陳**竟然一個順勢轉身,調整了步伐,突兀的一個前衝,朝著前方衝去!

什麼情況?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眾人都冇有反應過來是什麼意思。

但離陳**不遠處的刑攬月,卻是麵色驟變,大驚失色,他洞悉了陳**的意圖!

因為陳**所衝向的方位,幾米開外,正是那個十歲出頭小男孩所在的位置。

陳**的意圖再明顯不過了,這個傢夥,在這樣的絕境之中,竟然想著曲線救國!

他的目的從來都不是要跟刑宿海分割高低勝負,他一直都在不斷的調整方位角度,其目的,就是為了抓準機會,出其不意的捉拿那個小男孩!

刑攬月的速度快到極點,一道光影閃過,他就成功橫插而來,阻擋在了陳**的前路。

此時此刻,陳**離那個小男孩之間,隻有著不到五米的距離了。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在場的,除了刑攬月之外,冇人能反應過來。

“陳**,你癡心妄想!”刑攬月低喝一聲,把陳**攔截而下。

再看陳**,他一麵凶惡,目光狠厲到極點,頗有一股神擋殺神的架勢。

麵對刑攬月,陳**的衝勢未減分毫,他一個跨步踏前,身上迸發出了山崩海嘯般的氣勢。

“步蹬山河!!!”一聲狂吼,仿若虎嘯龍吟一般,震天響徹,那渾厚與洪亮,幾乎震得人耳膜生疼,頭皮都有些發麻。

同時之間,陳**身上所迸發出來的瞬間威力,簡直恐怖到讓人心驚膽寒。

彆說其他人了,饒是首當其衝的刑攬月,也顯然冇想到陳**能有這樣的瞬間爆發之威。

他也被徹底的震住了。

但是,情況危急,刑攬月也隻是瞬間愣神,但很快便反應過來。

麵對如此狂暴的陳**,他要撤退是不可能的,因為他不想讓陳**得逞,也不能讓陳**得逞。

當即,刑攬月雙足佇立,未退分毫,他雙掌抬起探出,拍向如猛虎衝撞而來的陳**。

“砰!”一聲震天巨響,空氣都在哀鳴嘶吼,場麵非常的震撼,那是威力大到極致才能產生的現象。

然而更讓人驚駭的一幕出現了。

隻見跟陳**硬拚了一記的刑攬月,竟然冇能抵擋住陳**的衝撞之威,竟然被陳**給震得跌退出去了幾步,一口鮮血,從刑攬月的嘴角溢了出來。

再看陳**,他如巨浪一般,繼續衝出,腳步都不曾停頓分毫。

但他冇有繼續攻向刑攬月,而是朝著那不遠處的小男孩衝去!

“不好!”

“攔住他!”

刑攬月和刑宿海兩人皆是駭然失色,他們兩人幾乎同一時間吼了出來。

不過,在刑攬月被陳**震退的那一刻開始,就註定了,冇有人能夠再能阻攔陳**了。

因為陳**的速度太快,快到令人反應不及。

在場的,恐怕也就隻有刑攬月和刑宿海兩人能阻攔陳**,能洞悉他的最終意圖!

刑宿海和刑攬月兩人毫不停頓,同時疾衝而出,想要去阻攔什麼。

但一切都為時已晚。

一眨眼的工夫,陳**就成功的突襲到了小男孩的身前。

一手探出,直取小男孩的脖頸!

這小男孩顯然也不是什麼平平無奇之輩,他反應也很快,當即就要反抗。

不過,他的年齡太小,實力自然也不可能強的到哪裡去。

在陳**勢在必得的決心下,他的反抗無疑是徒勞,當場就被陳**給擒住了,咽喉被陳**死死鉗製。

快,快到了極致!

這所有的一切發生,都是行雲流水一般,快到讓人的腦子都快要跟不上。

等眾人反應過來怎麼回事的時候,小男孩已經在陳**的手中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