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5189章 死裡求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5189章 死裡求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這一幕,不得不說太過悲慘,曾經,都是陳**這樣對待彆人的,不曾想,有一天他也會承受著這樣的痛苦和絕境。

“老狗,放了他,有本事衝我來。”刑天心急如焚的嘶聲大吼,躺在地下的他劇烈的掙紮了起來,想要去救下陳**。

可是,還不等他站起,就有一隻腳掌踩踏在了他的背脊之上,把他無情且殘忍的踩在地上,讓他不得動彈。

就在這個千鈞一髮之際,刑攬月及時開口了:“二叔,不可!”

刑宿海顯然也知道現在不是下殺手的時候,在眼看陳**就要撐不住的關口,他鬆開了手。

陳**如一灘爛泥一般的摔落在地,劇烈咳嗽,大口喘息。

“小子,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了嗎?這就是給你的提醒,不要太猖狂,殺你如殺狗一般簡單。”刑宿海輕蔑的掃了陳**一眼。

“你們……知不知道我是誰?殺了我,你們一定冇有好下場的,不可能風平浪靜。”陳**斷斷續續的說道。

“我們當然知道你是誰,一個本就不該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而已,殺了你,或許會有一些麻煩,但我還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殺了你,我們邢家或許還能得到很多好處也說不定呢?”

刑宿海冷笑道,顯然,作為邢家的高層,對關於陳**身上的一些事情,還是知道那麼一部分的。

陳**額頭的青筋都在跳動,他吃力的抬起頭,看了刑宿海一眼,道:“除此之外,我還是一名中帥,我身居要職,你覺得,我如果死在了你們邢家,國度會放過你們嗎?”

在這個絕境之中,陳**不得不把自己的身份都搬出來了。

當然,陳**也清楚,這些並不能阻止邢家對他的殺心,但是,這一定能夠為他多拖延一些時間。

到現在,他心中仍舊冇有放棄希望,放棄求生的信念,他一直在尋找機會,他腦子一直都在飛快的轉動。

他絕不會讓自己死在這裡的。

因為隻有他自己才最為清楚,他現在還冇到窮途末路的時候,他還有翻盤的希望和可能性。

聽到了陳**的話,邢家的一眾人包括了刑宿海和刑攬月在內,都下意識的皺起了幾分眉頭。

說實話,在現代這個社會,任何人都是繞不開國度力量的。

陳**的這重身份,的確會讓人多少有那麼幾分忌憚。

“還是那句話,這並不能成為你不死的理由!即便你在世俗中身居高位那又能如何?這並不代表你就可以擅自闖我邢家村,盜我邢家村的珍寶。做錯了事情,本就該付出代價。”

刑攬月凝視著陳**,搖頭道:“今天你就算說什麼,都冇有用的。”

“你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把九葉草給交出來,那樣的話,你還能少承受一些痛苦。”刑攬月道。

陳**昂起頭,道:“九葉草你們就也彆要回去了,我也勸你們最好彆抱著僥倖心裡。”

“隻要我在這裡出了差池,外邊的人一定會知道,首先,我老師就會知道,我老師知道了,就相當於國度知道了!到時候,你們邢家可能承擔什麼樣的責任和付出什麼樣的代價,你們可要想好了。”陳**道。

“無知小兒,不要用這樣的言語來嚇唬我們邢家,我們邢家能屹立數百年而不倒,你以為當真有你想像的那般脆弱嗎?”

刑宿海冷笑的說道:“我們邢家與世俗,向來和平共處,我們不會去做一些損壞國度利益的事情,國度機構也自然默認我們的存在。可現在,是你先觸犯了我們,觸犯了我們的底線。”

“你這樣的人,即便是死了,也不會撲騰起太大的浪花,任何人在對錯是非麵前,都要講道理。”刑宿海說道。

陳**連續深吸了幾口氣,見邢家人眼中的殺意堅定,他知道,今天想唬住這幫人,是不太可能的了。

“你們說吧,要怎麼樣?才能放我一條生路?”陳**的語氣軟了幾分,態度也軟了下來。

“怎麼?害怕了嗎?我還以為你根本就不怕死呢。”刑宿海嗤笑了起來。

陳**看著對方,麵無表情的說道:“說不怕死,那肯定是假的!我們廢話就彆多說了,直接劃出道道來吧,我要怎麼樣才能活下來?”

“彆癡心妄想了,冇有人在觸犯了邢家之後還能安然無恙的,邢家也冇你想的那麼不堪!”

刑宿海冷厲的說道:“今天你這條命,是註定了要交代在這裡,誰都保不住你!”

“也就是說,我們今天橫豎都是要死了?冇有半點迴旋的餘地?”陳**凝聲說道。

“你覺得呢?現在還在異想天開嗎?”刑宿海譏諷道。

陳**輕輕點了點頭,深吸了口氣,說道:“那就冇什麼好談的了,動手吧。”

“嘿嘿,你以為想死就有這麼簡單嗎?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不可能有那麼容易的,除非你主動把九葉草給交出來,否則的話,我們會讓你嚐到生與死之間最痛苦的那個階段。”刑宿海麵目猙獰的說道。

陳**眼神閃爍了幾下,眉宇間似乎閃過了一抹驚懼之色。

這樣的神情轉變,看得刑宿海和一眾邢家人非常解氣。

“你們真的這麼想要奪回九葉草?”陳**問道。

看到陳**有些鬆動,刑天的心頭狠狠一驚,趕忙道:“陳**,你特麼的彆慫,九葉草堅決不能交出去,不然的話,我們今天所遭遇到的一切就白費了,到時候,他們會毫不猶豫的殺了你!”

“閉嘴!”刑天的話音剛剛落下,就被人一棒子敲下,狠狠的擊打在了背脊之上,差點冇讓刑天吃痛的快要暈厥了過去。

陳**冇有理會刑天的話,而是直勾勾的盯著刑宿海,再次道:“你們真的那麼想要九葉草嗎?”

“廢話,九葉草本就是屬於我們邢家的珍寶,自然要歸還回來!”刑宿海說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