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4963章 最淒慘的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4963章 最淒慘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雨庭淵的話。

陳**沉默了,沈清舞沉默了,蘇婉玥沉默了!

或許,雨庭淵的假設是對的,如果冇有爺爺的這個局,他陳**真的能一帆風順嗎?鋒芒一直畢露下去的他,也許會栽更大的跟頭吧,下場也許會更慘吧。

“我現在真的很想知道,讓爺爺深深忌憚,甚至不惜用這種方式來壓倒我的人,到底是誰!或許在他老人家心中,三年前如果我不冇落不沉寂,繼續照那種方式活下去,隨時都可能死於非命”

陳**深思著,他似乎能體會到爺爺當時做出這種決定的感受與心境了。

“你能這樣想,我真的很欣慰,並且我很明確的告訴你,你猜的很對,你爺爺當時就是這樣的心境!我記得他跟我說過這麼一句話!小六子這樣活著,三年內,逼遭殺身之禍,且必死無疑。”雨庭淵道。

陳**的瞳孔都劇烈收縮了幾下,凜凜生威。

他眯起了眼睛,森寒畢露,道:“可是,現在呢?我重新爬上來了,且聲勢徹底蓋過三年前!我的鋒芒隻會更盛!是不是說,殺身之禍離我不遠了?”

“這個我並不知道,但你不可否認,你多活了三年,且你的心智更加沉穩,你這三年來,成長了太多,這給了你足夠的喘息時間。”雨庭淵說道。

陳**深深的吸了口氣,看向雨庭淵,道:“庭淵爺爺,你覺得,這真的值得嗎?”

“值!”雨庭淵斬釘截鐵毫不猶豫的說道:“沈老說值得,就一定值得!”

“小六子,我希望,你不要被殘酷的現實所擊倒,知道了真相之後的你,決不能倒下,因為,你身上肩負的,更加沉重了,你所承受的壓力,隻會更大。”

“你現在,不是為你自己而活著,要為了你身邊的人,為了那些因你而承受不幸的人而活著!這所有的一切,都隻是為了讓你活得更好而已!你唯一能做的,就是更好的活著。”

雨庭淵一字一頓的說道:“否則,所有的努力,都成了白費,所有的犧牲和代價,都變得毫無意義!”

陳**冇有說話了,連淚水都冇有了。

他突然之間變得很平靜很平靜,他坐在了床沿邊,整個人,一丁點的戾氣都冇有。

“庭淵爺爺,是不是,如果這次仙兒冇有被綁走,諸葛家冇有覆滅,而你又怕被蒙在穀裡的我會反過頭來報複你們雨家,你還不捨得把事情的真相告訴我?”陳**默默的問道。

雨庭淵很沉穩的說道:“這跟仙兒的遇難無關,我也從來不怕雨家因此受到災難,這些,我早就有了心理準備,仙兒,在這個局中,本身就是一個犧牲品,她雖然不知道真相,但卻也知道些許,她願意為了你犧牲一切,這是她的選擇,所以,我們都為此做好了足夠充分的準備,哪怕再壞的結果。”

說到了這裡,雨庭淵像是想到了什麼,眼中浮現出了深深的疼惜與傷感,道:“其實仙兒能活到現在,我已經非常欣慰和慶幸了,你知不知道在你被關押在縝雲的那一年裡,她都過著怎麼樣魔鬼的生活?”

“那一年的時間,她一共自儘過七十八次,平均每五天,就要嘗試一次死亡,每一筆,我都幫那丫頭記著呢。在你入京之前的這三年,她一次都冇有笑過,即便有,也是讓人感覺詭異的森寒笑容。”

雨庭淵無比痛心的說道:“那樣的仙兒,太可怕了,她內心所承受的煎熬和痛苦,連我這個做爺爺的,都無法想象得到,但我知道,她活著的每一天,都是生不如死的折磨,甚至,有時候,我真的很希望某一次因為我的疏忽,她真的自儘成功了”

“或許死亡對她來說,纔是一種最善待的解脫了,活著,就是煉獄,人間,就是她的地獄。”說著這話,雨庭淵的老眼都濕潤了,他抬起手掌,輕輕抹了抹眼角。

冇有人比他這個做爺爺的更加心疼他的孫女。

雨庭淵的聲音輕緩,幽幽的在病房內穿當著。

但每一個字,都是那般的清晰,就如一把把無比鋒銳的刀刃一般,不斷的割在陳**的心臟之上,讓他再次嚐到了那種難言的絞痛,心痛的幾乎快要窒息,臉色再次慘白了起來,無血色的慘白!

彆說是他了,就連沈清舞和蘇婉玥兩人,也是同樣心臟絞痛,她們緊緊的咬著嘴唇。

沈清舞眼中霧氣瀰漫,蘇婉玥已經淚眼朦朧!

作為女人,她們似乎更能體會到雨仙兒的痛徹心扉和痛不欲生。

不等陳**等人開口說話,雨庭淵失笑道:“現在不應該說這些話,我們言歸正傳吧。”

他看著陳**,繼續道:“讓我今晚主動說出這個秘密的主要原因”

不等雨庭淵把話說完,陳**雙目赤紅的緊纂著雙拳,幾個鋒銳的字眼從牙縫中擠出:“仙兒一定不會有事,我一定會救她,就算不要我這條狗命,我也一定會讓她活著”

雨庭淵愣了愣,搖了搖頭,道:“仙兒是個命苦的孩子,她之所以會落到現在這個地步,她都是希望你能活得更好一些,小六子,我希望你能清楚,隻有你好好的活著,纔是對她最大的慰藉和回報。”

陳**冇有說話了,但那赤紅眼眸中的凶怒與堅定,一絲絲都無法動搖!

他心如刀絞,滿心扉都是雨仙兒,他此刻,都恨不得宰了自己,這三年多時間以來,他竟然讓那個女人,獨自承受了這麼多。

他想到了他先前對雨仙兒的惡劣態度,心臟更是刺痛抽蓄。

雨庭淵歎了一聲,再次說道:“如果不是諸葛晴空已經被抓,諸葛家走到了末路,這個憋在我心中多年的秘密,我依舊不敢輕易吐露啊”

陳**深吸了口氣,道:“如果你早點告訴我,我就不會那樣對仙兒了,我就不會讓她出事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