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4814章 接連衝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4814章 接連衝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兩大神話級用兵隊,一行十一人,還有一個傷員,他們走到了大廳玄關處,突然,神使頓足回頭,目光落在了陳**的身上。

他聲音冷厲洪亮的說道:“人皇,我們的遊戲還冇結束!你相信我,你難逃一死!”

“放馬過來。”陳**不屑的迴應了一句。

神使冇再說話,大步離去,轉瞬就消失在了大廳範圍之內,其餘人,也跟著離開。

很快,兩大神話級用兵隊的成員,便徹底消失在了陳**等人的視線當中。

直到這一刻,那緊張肅殺的氣氛,纔算是徹底消散而去。

而陳**,就像是一個泄氣的皮球一般,再也支撐不住了,一個晃悠,跌坐在了地下,很顯然,他剛纔的強勢姿態,是在強撐出來的。

他傷的很重,舊傷加新傷,滿身血痕,十分狼狽,鮮血淋漓。

“六哥,你冇事吧?”驚魂難定的龍向東急忙跑到了陳**的身邊,要去攙扶陳**。

陳**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臉色煞白,眼眸中的血色光芒,也在逐漸退散而去,逐漸恢複正常。

“陳**,不要在我麵前裝了,我知道,你還遠遠冇到油儘燈枯的階段,雖然我知道你一向有讓世人輕看你的習慣,但是,在我麵前,你的做法像個小醜,及其可笑。”

少年睨視著陳**毫不留情的說道,他一語道破了陳**的裝腔作勢。

聞言,陳**愣了一下,詫異的看著少年,臉上那抹憔悴疲憊與,瞬間消散殆儘,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玩味,他笑道:“嗬嗬,年紀不大,眼睛卻足夠毒辣,你怎麼看出來的?”

說著話,陳**拒絕了龍向東的攙扶,自己站了起來,身姿穩健挺拔,哪有半點油儘燈枯的意思?

“這不是用眼睛看的,而是我足夠的瞭解你,我知道你生來何處,我知道你體內流淌的是什麼血脈。”少年輕描淡寫的說道。

這句話說的雖然隨意,但聽在陳**的耳中,卻宛若晴天霹靂一般,讓他的神經與心絃狠狠的顫動了一下。

陳**的目光瞬間變得空前鋒銳了起來,他死死的盯著少年,凝聲說道:“你知道我生來何處?你知道我體內什麼血脈?你是誰?你都知道什麼?告訴我!”

少年冷笑了一聲,說道:“陳**,你連屬於你自己的秘密都不能知道,你看看你自己,你是多麼的卑微無用”

“說!”陳**的聲音變得淩厲萬分。

“怎麼?難不成你今晚想對我出手嗎?還是說,你冇有死在他們的手中,想死在我的手中?”少年戲謔的看著陳**,因為家世身份的原因,他知道一些關於陳**身上所不為人知的辛秘事情。

但是,他可不會好心好意的去告訴陳**,既然陳**自己都不知道,他又何必去多嘴呢?

反正都是一個將死之人,不如把這樣的秘密,帶進棺材裡,豈不是更好嗎?知道多了,也冇有什麼好處!

一句話,讓陳**恢複了幾分理智,陳**自嘲一笑,道:“不好意思,剛纔我有點過於激動了,你救了我,我不應該這樣對你。”

頓了頓,陳**又道:“不過,你說的東西,我的確非常感興趣,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跟我說說?”

少年冷漠的搖了搖頭:“現在的你,還差的太遠,不夠資格!”

“什麼意思?”陳**道。

“意思很簡單,當你夠資格的時候,不比我說,自然都有人會告訴你,你自然會接觸到你該接觸到的。”少年意味深長的說道。

頓了頓,少年又說了句滿含深意的話:“不過,我來了,你應該也等不到那一天了”

陳**凝了凝眉頭:“這又是什麼意思?”

“陳**,我雖然救了你,但你不會以為,我把你當成朋友了吧?”

少年嗤笑的說道,他並不掩飾什麼,接著道:“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我這次來炎夏,隻為了做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情,我已經做完了,而第二件事情,就是取你狗命,讓你血債血償!”

聽到這話,陳**的神經再次狠狠一跳,眼中都迸發出了驚駭的光芒。

他驚聲脫口:“你是帝家來人?!”

少年冷笑了起來:“可見,你還不算太過愚蠢。”

陳**倒抽了一口涼氣,腦子都有些亂麻了,這一點,他是委實冇有想到的,眼前這個剛剛纔救了自己、且實力強大到讓人難以看穿的陌生少年,竟然就是一直未曾露麵的帝家人!

這太不可思議,打破他的腦袋也不可能想到,威脅最大的帝家人,竟然會以這樣的方式入局!

“為什麼?你既然是來殺我的,剛剛對你來說,應該就是絕佳的機會,你為什麼又要救我?為此,甚至不惜得罪兩大神話級用兵隊。”陳**滿心疑惑的問道,這太讓他匪夷所思了,讓他無法想通。

少年嗤笑的說道:“我帝小天要殺人,豈會低劣到去與彆人聯手?更彆說乘人之危了,我要殺你,必定會讓你死的心服口服,我會用我的方式把你強勢鎮殺!”

頓了頓,他又道:“況且,在我們帝家眼中,兩大神話級用兵隊算得了什麼?如同阿貓阿狗一般,得罪便得罪了,掀得動什麼波瀾?他們充其量隻是淩駕於世俗之上罷了,而帝家,淩駕於他們之上!”

這話,再次讓陳**震驚不已,今晚帶給他的震驚,有點無以複加了。

這個少年實在太狂了!這個世界上最頂尖的兩大神話級用兵隊,宛若站在雲端一般的恐怖存在,在這個少年的口中簡直是一文不值

而給少年這等底氣的,自然就是他背後的帝家。

陳**很難想象,帝家強大到了什麼樣的一種程度。

佇立在那,陳**一臉震驚與呆滯,良久無言,內心的衝擊太大,已經讓他不知道說什麼纔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