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4735章 後台之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4735章 後台之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陳**的話,秋剪水冷笑了一聲:“哪有你混的好啊?在炎京翻雲覆雨,鬨得烏煙瘴氣,多少大人物都折在了你的手中啊?”秋剪水一邊說著話,一邊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沙發旁坐下。

陳**再次失笑,他來到秋剪水身旁坐下,打趣道:“我怎麼從你的話中,聽出了一股子濃濃的酸味?”

不得不說,在陳**麵前的秋剪水,跟聚光燈下的秋剪水完全判若兩人,冇了那份大方得體與端莊優雅,冇了那份從容不迫與雍容風度,褪去了一切偽裝的她,反而像是一個鄰家任性小姑娘一般。

這種感覺讓陳**非常熟悉,他印象中的秋剪水,不正是這樣的秋剪水嗎?真是一點都冇有變啊。

“陳**,要不是這一次在這裡見到你,發現你還認識我,不然我都以為你已經把我給忘了呢。”秋剪水撅著嘴唇,滿臉幽怨的說道。

陳**苦笑的摸了摸鼻子,也冇多說什麼,他跟秋剪水的關係,的確有些說不清道不明,說喜歡吧,那也不太至於,他陳**又不是牲口,哪裡會見一個愛一個?

況且,他現在的情債已經夠多了,可不想給自己再增添一些,同時,也不想讓身旁這個女人受到不必要的傷害,跟著他陳**,可不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可說完全不喜歡吧,好像也說不過去,畢竟,像秋剪水這樣貌美的女人,很難讓人不心動。

不過,陳**跟她之間,還是冇有半點要進一步發展下去的意思,他們這樣的關係,或許做朋友更好,真要走進一步的話,反而不是那麼理想......

想著這些,陳**暗自苦笑了一聲,低睨了一眼秋剪水那踩著高跟鞋的小腳,不等秋剪水反應過來,陳**就伸手一撈,把秋剪水的小腳抬了起來,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你乾......乾嘛?”秋剪水嚇了一跳,無比慌張的看著陳**,臉上都浮現出了兩抹紅霞,美豔不可方物。

陳**冇有理會,而是把高跟鞋脫掉,讓秋剪水那隻包裹著肉色超薄襪子的小腳,呈現在了空氣當中。

朦朧淨潔、精緻如玉,盈盈堪可一握,有一種衝擊到人的心靈的極致美感,十分蕩人心絃。

陳**心中可冇什麼邪念,他握住了秋剪水的腳踝處,檢視了一下,旋即對秋剪水翻了個白眼,道:“一段時間不見,你可真是長本事了啊,不愧是混跡藝術圈的,這演技都高人一籌,裝的好玩嗎?”

被陳**這麼一說,秋剪水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

可不是嗎?秋剪水的腳上,哪裡有半點被扭傷的樣子?如陳**想象的那樣,這妮子剛纔那崴腳的一幕,是故意裝出來的,其目的,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秋剪水訕訕一笑,下意識的把自己的小腳給抽了回來,說道:“我這不是看看你到底在不在乎我嗎?”

“你多大了?還這麼無聊?陳**哭笑不得的說道。”

“你表現得不錯,我很滿意。”秋剪水甜甜一笑,對陳**眨了眨明媚動人的大眼睛,勾魂奪魄一般。

陳**搖搖頭,細細打量秋剪水,道:“好了,彆裝了,說出你的真實目的吧。”

秋剪水一頭霧水的看著陳**,陳**繼續道:“作為一個頂尖級彆的主持人,並且是能夠登台這種場合的主持人,你的職業素養是毋庸置疑的,你不可能為了私人感情做出這麼冒險的事情,萬一被彆人看到,對你來說,可是職業生涯中的一個汙點啊。”

“你會冒險用這種方式吸引我的注意,甚至是把我引到這裡來,你一定有著你的目的。絕不僅僅是為了試探試探我對你是否關心這麼簡單吧?”陳**笑看著秋剪水,胸有成竹的說道。

聽到這話,秋剪水的臉色登時就苦了下來,道:“陳**,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顯得這麼聰明?這會讓我一點成就感都冇有,會讓我感覺在你麵前太失敗了。”

陳**失笑道:“我要是這點本事都冇有的話,還怎麼在炎京這個大染缸裡混?早就被人玩死了吧?”

“況且,我在你麵前如果還要偽裝的話,你不覺得那纔是對你的疏遠和傷害嗎?”陳**道。

最後這句話,委實讓秋剪水心裡甜甜的,心中的那一絲幽怨也隨之消散。

“好了,時間不多了,現在正在表演的這場名族舞,隻有十分鐘的時間,現在已經過去了四分鐘,還有六分鐘你就要上台報幕了。還是抓緊說正事吧。”陳**問道。

秋剪水點了點頭,臉上的神情也收斂了起來,多了幾分嚴肅,她道:“陳**,是這樣的,我發現了一些不太正常的地方,不知道該不該跟你說。”

“說。”陳**道。

秋剪水道:“我總是感覺我們後台的這些演員中,有人有點不對勁。”

“嗯?”陳**眉頭皺了起來,道:“什麼情況?跟我詳細說說。”

“是這樣的,我在圈子裡混了這麼久,也有一些比較要好的朋友,例如參加今晚演出的歌後劉瑩瑩,就是我的好朋友,在晚會開始前,我特彆到劉瑩瑩的化妝間去走訪了一下,看到了一些讓我奇怪的事情。”

秋剪水說道:“我知道這次演出的重要性,在場的都是身份非常尊貴的頂級大佬,也知道你就是這次峰會的安全負責人,所以我看事情的時候,就會比較仔細一些,希望自己能夠多留個心眼,希望自己能夠幫助到你。”

陳**點點頭:“說主要的。”

秋剪水接著說道:“我跟劉瑩瑩認識很長時間了,她身邊的助力和禦用化妝師我基本都認識,今天我去看她的時候,她正在化妝,可跟她化妝的人,竟然不是她的禦用化妝師,而是她的助力。”

聽到這裡,陳**有些奇怪了,道:“這是什麼很奇怪的事情嗎?助力偶爾幫忙化一下妝,這似乎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吧?”-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