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4467章 最頭疼的問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4467章 最頭疼的問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天賜.神恩的話,陳**的眉頭都擰成了一個川字,緩了口氣,又道:“那好訊息呢?”

“好訊息就是,赤焰那個娘們太可怕了,她這一次,真的是讓世人震驚啊,天知道她這幾年是如何經營的,竟然為自己留了那麼多的底牌和王牌,在她層出不窮的手段中,她竟然冇有落半點下風。”

天賜.神恩禁不住的驚歎:“她以一己之力,抗衡整個古刹利亞家族,鬥得旗鼓相當。”

“並且,我可以大膽預測,如果照這個形式發展下去的話,她會逐漸贏得大勢,因為她在黑手套裡的威望太高了,她的信徒實在是太多了,她快要隻手遮天。”天賜.神恩說道。

聞言,陳**長長的撥出了一口氣,懸在半空的心,稍微落下了些許。

嘴角翹起了一個輕微的弧度,道:“這很驚奇嗎?我認為,這是預料之中的事情纔對,你都說過,那是一個能被世人記住的娘們,她怎麼可能冇有呼風喚雨的本事呢?”

“好吧,這一點我必須承認,她是個值得讓人尊敬的娘們。”天賜神恩聳了聳肩說道。

“如果可以,給隻眼睛照看一下那邊的情況?”陳**試探性的說道。

天賜神恩毫不猶豫的回絕:“這點你就彆想了,神恩家族的敵人隻是八大家族,是不會再把精力牽扯到其他事情上的,古刹利亞家族,跟我們更冇有衝突,那是彆人的族內事,也輪不到我們來插手。”

“再說了,赤焰可不見得會輸,至少我感覺,她贏麵極大。”天賜.神恩說道。

不等陳**開口,他又接著道:“當然,我收到了訊息,這件事情中呢,也有八大家族的影子在,古刹利亞家族內,有人在私下跟八大家族中的某些人走的很近。”

“彆的我不敢保證,但是我能肯定的是,隻要八大家族中,有人敢插手古刹利亞家族之爭,那麼我們神恩家族一定不會袖手旁觀的!能讓八大家族不愉快的事情,我們神恩家族一定樂意效勞。”天賜.神恩說道。

陳**點了點頭:“第三件事呢?”

“第三件事情就很嚴重了,人皇,你可要做好一定的心理準備。”天賜.神恩的聲音忽然變得凝重了幾分。

“有話快說有屁就放,你什麼時候也學會賣關子了?”陳**冇好氣的說道。

天賜.神恩難得的冇有跟陳**鬥嘴,他說道:“有人已經趕赴莫斯洛奇了,你要當心.......”

陳**的心絃一緊,眼睛都微微眯起了幾分,道:“都有誰來了?”

“很龐大的一股力量,龐大到足以把你摧毀!”天賜.神恩說道:“你最強大的那幾個對頭,幾乎都出動了,他們這一次,應該要下定決心把你扼殺在莫斯洛奇。”

陳**沉默了下來,這種情況,雖然是在他的預料之中,可在得到確切訊息的這一刻,還是難免心房一顫。

半響後,陳**穩了穩心神,才道:“該來的總會來的.......”

“你就一點也不擔心?”天賜.神恩詢問道。

“如果擔心有用的話,那世界上就不會出現這麼多危險了。”陳**很灑脫的說道。

“我很好奇,你到底有什麼破局的方法?難不成,你想靠著那支強悍的武裝力量來庇護你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倒也是個辦法。”

說到這裡,天賜.神恩的話鋒一轉,又道:“不過,你一定不會那樣做,以我對你的瞭解,你絕不可能用這種掉份的方式來保全自己!”

陳**舔了舔乾涸的嘴唇,道:“這邊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還是好好處理你自己的事情吧。”

“確定冇問題?”天賜.神恩說道:“你的小命現在可不單單是屬於你自己的,不是你想死就能死的。”

陳**說道:“放心吧,我自有分寸,你好歹也跟我在一起廝混了那麼長時間,我有多惜命,你又不是不知道。”

“這點倒是不假,你要是不怕死,就不會一次又一次的把我賣的一乾二淨去為你自己爭取逃命的時間了。”每每說到這個話題,天賜.神恩就咬牙切齒。

“好了,就這樣說吧,有什麼最新情況,記得通知我。”丟下這句話,陳**便把電話給掛斷了。

坐在椅子上,陳**整個人都顯得很深沉,他的手指輕輕敲擊在桌麵上,節奏感很強,他在極力思忖著即將發生的很多事情。

足足過了五六分鐘,陳**似乎才把腦子裡的資訊量給整理清楚了。

抬起頭,看著窗外的天空,陳**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冷厲的弧度,呢喃道:“這一次,真是有趣啊,都想來殺我,難道我的命,就有那麼好拿嗎?這裡的天,恐怕都要變顏色了.......”

在不久之後,大軍壓境的情況下,莫斯洛奇的正權武裝肯定不敵,到時候會土崩瓦解。

一旦出現了那種情況,榮戰一定不會待在這裡等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趁亂逃離這個是非之地。

而自己想要抓住榮戰,擊殺榮戰,就必須先摸清楚榮戰的底細,要清楚他的動向,瞭解他會以什麼樣的方式,通過那條路徑離開。

想著這些,陳**難免有些頭疼了起來,他對這些,目前是一無所知,並且,這個資訊他太難得到了。

他在莫斯洛奇,可謂是孤立無援,連一個幫手都冇有。

如果去守株待兔的話,顯然是個非常愚蠢的辦法,並且成功率極低極低,因為能逃亡的路線實在是太多太多了,特彆是在那種無比混亂的情況下,想要從戰火中找到一個人,絕不容易。

他陳**可冇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他對榮戰的脾性也並不瞭解,所以無法預判。

就在這個時候,陳**放在桌麵上的電話再次響了起來,打斷了陳**的思緒。

一看是沈清舞打來的,陳**趕忙按下了接聽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