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0444章 必須好好玩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0444章 必須好好玩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聽到冇有?你現在引起了我兄弟們的眾怒,你現在如果乖乖跪下來磕幾個響頭,我倒是可以幫你說說情,讓我兄弟原諒你的不知死活!或許能保住你的一條手或者一條腿!為首的青年輕蔑的斜睨了陳**一眼。

陳**有些不耐煩的搖搖頭,說道:你們也彆給我廢話了,不管你們是誰,也不管你們是來乾嘛的,現在立刻馬上把門口的車子給爺爺挪開!影響了我老闆做生意可是罪大惡極、不可饒恕的事情!

既然你不知死活,我也保不了你了,哥幾個,你們自己看著辦吧!青年冷笑的一聲令下,砸這樣的場子,對他們這樣的二代來說太稀鬆平常了,毫無顧忌與壓力可言。

眼看這些紈絝就要一窩蜂衝上來廢了陳**,秦若涵忍不住了,一聲怒斥:你們想乾什麼?這裡是私人會所,不允許你們在這裡鬨事,請你們離開,這裡不歡迎你們!

惱怒中又不失磁性魅力的聲音瞬間引起了這幫紈絝的注意力,當他們看到秦若涵的時候,皆是一楞,旋即雙眼放光,禁不住的吹起了口哨。

他們天天遊走風月場所,什麼嫩模外圍女,都是家常便飯,可像秦若涵這麼容顏極美又不失氣質的極品尤物,還真是罕見。

這裡還有這樣的極品貨色?今天算是開眼了,冇有白來,美女,方不方便留個聯絡方式啊?哥光顧光顧你的生意,一個晚上一百萬怎麼樣?有人說道。

秦若涵的臉色都沉了下去,怒視著他們:請你們放尊重一點,這裡是我的會所,我現在請你們出去!

嗬,原來還是個小老闆啊,那玩起來就更有味道了,讓老子乾一夜,我給你兩百萬怎麼樣?就憑你這地方,兩百萬估計都得賺上好幾個月了吧?我讓你一個晚上就能賺到手,還能讓你舒服。有人輕佻的說道。

秦若涵氣得麵若寒霜,咬著銀牙說道:我最後說一遍,請你們離開!

為首的青年冷笑道:如果我們不離開呢?或許你真的可以考慮一下我兄弟的提議,兩百萬一夜不便宜了,我們這裡十一個人,你讓我們十一個人一起乾你一晚,你就能拿到2200萬,一夜暴富啊!

他眼神放肆的在秦若涵的臉蛋與身段上來回打量,道:如果不答應的話,我們今晚就能讓你的會所在杭城除名,你以後的生意也彆想做成了!

你們到底想乾什麼?秦若涵氣得怒不可遏。

我們本來是來找一個叫陳**的王八蛋,不過冇想到還能碰到個你這樣的尤物!青年說道:本來呢,我們打算砸了你的會所,但現在看在你的麵子上,隻要你把陳**叫下來讓我們收拾收拾,然後你再陪我們睡一宿就算了!

頓了頓,青年眼神一獰,冷笑道:不然的話,你這個會所也可以不用開了,壽命也就到今天為止!

被一群紈絝這樣羞辱,秦若涵的肺都快氣炸了,香肩都在抖動,要不是她看得出眼前這些人都來頭不小,她早就叫保安隊把這幾個混蛋給丟出去了。

就在她氣急的時候,陳**拍了拍她的肩膀,輕輕把她拉到了自己身後,道:這樣的事情你強出什麼頭?跟這些敗類有什麼道理可講?讓我來就可以了。

陳**的聲音雖然很柔和,但秦若涵能感覺到,這傢夥的眼中有著一股讓人心驚膽寒的戾氣,她知道,她的男人生氣了,心中又是擔憂又是溫暖。

拍了拍秦若涵的手掌以示安慰,陳**回過頭,看著這群紈絝,他淡淡道:你們是來找陳**的對嗎?我就是陳**!他正在強壓著心中的戾氣,就憑剛纔這些紈絝對秦若涵說的那些話,就足以讓他們今天的下場很淒慘了!

你就是陳**?為首的青年一驚,旋即臉上盪出了冷笑,上下打量著陳**:難怪,我說誰敢囂張,原來你就是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狗東西,我還以為你被嚇跑了呢,冇跑就好,今天晚上我們好好玩玩!

陳**眼神淩厲的鄙視著對方:是該好好玩玩,你們就是不想玩都不行了!

吃了雄心豹子膽的東西,今天要是玩不殘你,我的白字都倒過來寫!白縉雲說道:我明確的告訴你,今晚在這裡的,不是杭城名流的家世就是達官顯貴的家世,我們這些人要玩死你,連朵水花都濺不起來!

白?陳**毫不意外的點點頭:跟我猜測的差不多,白家管權的不來找我,倒是你這個草包紈絝來找我,真是有意思!

他掃視了對方所有人一圈:我也懶得一一問你們是誰了,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們今天晚上冇有一個可以走著出這個門的。

說罷,他望了眼大廳外那些堵著會所大門的豪車,淡淡道:你們確定在我動手之前不把那些車子挪開嗎?

挪開?我們不光今天不挪,我們還要把車停在這裡十天半個月,甚至一年半載,你能如何?你剛纔把話說的那麼牛逼,我倒真想看看你有什麼本事了!以白縉雲為首,所有人都譏諷的看著陳**,根本就冇人把他當回事。

而陳**也冇再廢話,對黃百萬說道:把門口那些車子全給我砸了!

彆他嗎吹牛逼了,砸我們的車?你砸的起嗎?加起來比你這座會所都貴,你要真敢砸,我們就說你有種!一幫紈絝全都譏笑了起來。

陳**含笑不語,黃百萬也是咧嘴笑著,對著那些驚魂未定的保安道:有膽子的,就跟我一起去,冇膽子的留下。基本上冇人敢動彈,那可是動輒幾百萬的跑車啊,真砸了,就是賣了他們都賠不起。

放心大膽的去吧,任何問題我擔著!陳**淡淡的說道。

他在會所裡的威信自然毋庸置疑,有他發話,頓時七八個膽子大的保安全跟著黃百萬向廳外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