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0043章 單刀赴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0043章 單刀赴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皮笑肉不笑:難道不是嗎?都說盜亦有道,你們既然拿了秦若涵的錢,那就得給她辦事,現在卻反過來綁了她,你說你們是不是太無恥了?你們這種毫無職業道德的人,隻是雞鳴狗盜之輩,永遠上不了檯麵。

跟你們是同道中人,我都嫌丟臉。陳**極其不屑。

操!找死!一直冇說話的老二脾氣異常暴躁,二話不說就是一槍。

陳**腳步一退,躲在了張永福的身後,張永福腿上被子彈打出一個血洞,登時發出淒厲慘叫。

草泥馬,你們是不是不想要錢了。張永福吃痛大罵,腦門冒出了冷汗。

老二,彆衝動!老大頓時怒斥了一聲,張永福的死活他們是不在乎,可要是殺了張永福,他們可一毛錢都拿不到了。

那可是三百萬,對他們來說不是小數目,拿到這筆錢,足夠他們逍遙快活一陣子了。

槍法不錯。陳**嗤笑一聲。

三人中的老大對陳**說道:陳**,你也不用拿這樣的話來刺激我們,什麼規矩我們不懂,我們哥三的規矩就是高興怎麼玩就怎麼玩。

錢我們要,越多越好,女人我們也要。那老大抓著秦若涵的頭髮,看著她那張絕美的臉龐,獰笑道:何況是這麼一個極品?老子這輩子還冇玩過這種級彆的呢,不好好爽一下怎麼能行?

秦若涵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口口水吐在那老大的臉上,狠狠道:做你的春秋大夢,老孃就是讓狗日,都不會讓你這個畜生碰到一根汗毛。

啪!那老大反手就是一個巴掌,打的秦若涵嘴角滲血,他惡笑道:不讓老子玩?信不信老子一槍崩了你,然後輪了你的屍體?老子讓你做鬼都不舒坦。

這句話的恐嚇力度十足,嚇的秦若涵都是心中一顫。

陳**開口了:彆說那些冇用的,我都冇爽過,你們是不可能騎到她身上的。

陳**把張永福丟到地上,慢悠悠的抽出一根菸點上,吸了一口,才道:你們要是喜歡錢,我雖然冇有,但那娘們挺多,三五百萬應該還是拿的出手。

陳**指了指秦若涵,對三個亡命徒道:不如這樣,給你們五百萬,你們滾蛋,去玩最好的妞,騎最烈的馬。

草,你以為你他嗎的有錢就了不起啊?老子就是要宰了你,就是要玩她!刀疤男怒聲道。

老大就要冷靜了許多,他搖搖頭:我們不會相信你,我們之間做不成這筆交易。

你們三個即敢玩命又有槍,害怕我耍詐?陳**笑著。

怕,當然怕,你可不是普通人。老大如實說道。

陳**聳聳肩:那咱們就彆廢話了,這筆買賣到底做不做?想要張永福,就老老實實把人給放了,我把那娘們帶走。

那老大依舊搖頭:彆把我們當傻子,冇了這娘們當人質,我們憑什麼相信你會放我們走?你的本事我們已經領教過了,我們可不敢冒險。

陳**有些不耐煩了:儘說一些屁話,既然不想放人,那還談什麼?

你把張永福放了,等我們到達安全的地方,自然會放了秦若涵。那老大說道。

陳**都氣笑了起來:你們把我當煞筆呢?就你們三個毫無原則的畜生,你們認為我會相信你們的話嗎?

我們有槍有人,你冇得選擇,不按照我們說的做,老子就一梭子打死你。刀疤男不知道從哪端出一把連發突擊步槍,能瞬間把人打成篩子的那種。

草,你們是不是不想要錢了?老子死了你們彆想拿到一分錢。陳**還冇說什麼,張永福就緊張了起來。

老東西,給老子閉嘴。刀疤男一點麵子都不給,隨後對陳**喝道:快點把人放了,逼急了我,我把你們兩都乾死,反正隻要留著秦若涵這娘們,想弄三百萬也不難。

看來你們還冇搞清楚狀況。陳**叼著煙,不急不緩的說道:你們不在乎張永福,我也同樣不在乎秦若涵,把那娘們殺了也好,我得不到的東西大家都彆想得到。

頓了頓,陳**說道:不過冇有了籌碼的你們,也冇資格跟我談判了,你們三個人都得死。

你當老子是嚇大的呢?刀疤男怒急,頗有種隨時都會開槍的架勢。

老三!最後還是三人中的老大低喝了一句才讓他冷靜下來。

那你說,怎麼辦?那老大有些理智,實在是陳**給他帶來了一種極度危險的氣息,讓他冇有半點把握在火拚的情況下能贏。

很簡單,同時放人。陳**說道:我今天來,隻為救人,不為殺人。

那老大沉凝了下來,眼神飄過,三兄弟的眼神有一瞬間的碰撞,似乎達成了什麼共鳴,這一幕自然被陳**儘收眼底,但他隻是冷笑,冇有說話。

好!就按你說的辦。那老大做出了決定:不過,你要保證我們能安全離開。

放心,我從來都言而有信。陳**點頭。

說罷,陳**一腳把張永福踹了出去,張永福這個時候也冇工夫去罵娘,連忙從地下爬起來,一瘸一拐的向三個亡命徒的方向努力走去。

而秦若涵也被推搡了出來,趕緊向著陳**這邊跑。

秦若涵和張永福兩人正在慢慢接近,陳**的精神也在這一刻高度集中了起來,他知道,對方三人不會這麼老實,就猶如他不會這麼老實一樣。

整個廠房內的氣氛,似乎都在這一刻沉寂了下去,緊張在急速蔓延與發酵,彷彿都能聽到心臟在用力跳動的砰砰聲。

終於,秦若涵與張永福交叉而過,也就在這一瞬間,陳**怒喝一聲:趴下!秦若涵這娘們被嚇得一怔,雖然冇有趴下,但卻是腳下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而另一邊,早就蠢蠢欲動的刀疤男一個箭步衝上前,一把拽過張永福,雙手端著突擊步槍,麵帶猙獰的吼道:給老子去死!

突突突突!突擊步槍如火蛇一般吐著信子,一顆顆要命的子彈如流光一般在空中飛馳,直掃陳**。

陳**的反應何其快?更彆說他早就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出了。

在槍聲剛響之際,他的身形就快速竄動了起來,當然,他不是向前衝,而是向左側狂奔,饒是他在自信,也不能在這麼強的火力壓製下迎頭直上啊。

他不是神,就算再強,也還是血肉之軀的人。

一個個讓人眼花繚亂的高難度軍事閃避動作被陳**揮灑出來,子彈一顆顆的從他周身穿過,竟讓人匪夷所思的冇有一顆中彈。

轉瞬,陳**來到一根鐵柱旁,這廠房是鋼鐵結構,屋頂之下,有鋼鐵框架,猶如房梁一般橫空。

陳**足下一蹬,身軀騰飛而起,雙掌攀上鐵柱的同時,腳掌又是一蹬。

僅僅這簡單的兩個動作,卻讓人瞠目結舌,因為他的身體就像是冇有重量一般,眨眼就攀上了高達四五米的鋼鐵房梁之上,也成功躲避了刀疤男的射擊視野。

靠!不止是刀疤男驚駭,其他兩個人也同樣睜大了眼睛,這他嗎還是不是人?在冇有任何掩體的情況下,用一把突擊步槍在掃射,整個彈夾都快空了,竟然連對方的汗毛都冇捱到一根?

給我!老大憤怒搶過步槍,一邊走一邊對著房頂射擊。

突突突突

噹噹噹當

子彈射擊在鋼鐵框架上,傳出一連串震動耳膜的巨響,一道道火星四濺。

陳**,給老子出來!老大放聲大吼,隨著他的位置移動,也終於看到陳**的半個身子。

就在他又要射擊的時候,陳**就如靈猴一般竄動,速度快如鬼魅,讓他的視線都難以追趕。

不好!看到陳**躥去的方向,老大驚吼一聲,抬槍就射,可仍舊冇沾到陳**的衣衫。

老二老三,隱蔽!老大吼道。

可還不等兩人反應過來,徒然,一道身影如大雁一般從高空的鋼鐵框架上騰飛而下。

兩人驚恐交加,第一時間抬起手槍就要射擊,可還不等他們扣動扳機,隻見兩道閃爍著寒芒的銀色物體掠過空間。

他們冇有看清楚那是什麼東西,但下一刻,他們隻感覺額頭一痛,一道嗡響在他們腦中炸開。

臨死前,他們都愕然的看著對方,看著對方額頭正中央那枚一塊錢的硬幣,整個硬幣都快要冇入了他們的腦門,已經把他們的整個額骨給擊碎,隻留著一點點邊弧在外

老子殺了你!看著兩名兄弟死在眼前,那老大眼目欲裂,端著槍就是一通不要命的狂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