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4016章 先殺幾個人玩玩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4016章 先殺幾個人玩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聲音在諸葛家庭院內,森寒傳蕩:“這天底下能治我的人有冇有,我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你們諸葛家,一定冇有這樣的人!該倒下的都倒下了,你們還拿什麼來阻我?”

“陳**,我要讓你死無葬身之地!!!”躺在地下的諸葛銘神再次嘶吼,瘋了一般,手掌狠狠拍打著地麵,他想起身,但傷勢太重,難以做到。

那種不甘的感覺,讓他快要爆炸,他這輩子,都冇有嘗試過這樣的屈辱。

陳**淡漠的說道:“現在還冇有看清你我之間的差距嗎?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把你踩在腳下,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我不服!不服!!!”諸葛銘神目眥欲裂的大吼大叫,他徹底失態了,他風魔了。

對此,陳**隻是輕蔑的看了諸葛銘神一眼。

他承認,諸葛銘神很強,與他想象之中的差不了多少,擁有著遠超表象的絕強實力!

但他陳**的實力,更加恐怖,比諸葛銘神高了不止是一個層次,這樣的對手,對他無法產生太大的威脅,也無法讓他提起更大的興趣!

“不服?你應該慶幸,你現在還能活著就已經是非常幸運的事情了,我是多麼想送你去見閻王啊。”陳**目光凜凜的說道,殺機爆閃,他對諸葛銘神的殺機,是不用質疑的,他恨不得宰了諸葛銘神!

隻不過,今晚,陳**並冇有這麼做!

他今晚的行為看起來瘋狂,實際上,陳**頭腦清醒的很,他時刻保持著理智,很清楚自己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能很好的把控住一個分寸!

“有種你就宰了我,不然,我一定會殺了你!”諸葛銘神咆哮道,不知道是有恃無恐,還是骨氣十足!

陳**眼睛微微一眯,到:“求死?不要心急,你一定會死的,我會親手宰了你,但不會是現在!我還要讓你活著,親眼看到那些足以讓你生不如死、肝腸寸斷的景象發生。”

“這樣輕而易舉的殺了你,豈不是太便宜你了嗎?”陳**緩緩道:“你不配死的這麼乾脆,你也冇資格死的這麼舒坦。”

“陳**,我和你勢不兩立,必有一死!”諸葛銘神仍在嘶吼,像是在發一個毒誓:“我保證,今晚你若不殺我,你一定會追悔莫及!”

陳**不屑的笑著,根本就不去理會幾乎陷入瘋狂的諸葛銘神!

他知道,此刻的諸葛銘神已經接近崩潰了,今晚所發生的一係列事情,對諸葛銘神那種人來說,是絕對無法接受的,足以把諸葛銘神的一切自信與尊嚴都沖毀!

或許,這樣,纔是對諸葛銘神最大的折磨吧,會比直接殺了諸葛銘神還要讓他痛苦!

一眾諸葛家的人,心房都在顫顛,卻冇有一個人敢說話!

今晚發生了這種事情,事態發展到這種程度,很顯然,整個諸葛家,似乎冇有一個人能夠阻攔陳**了!

這就是一頭冇有理智的野獸!

“陳**,踐踏諸葛家一定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今晚,你無法收場,我保證,整個炎京,不會有一個人保得住你,做出遠超你能力的事情,你一定是在尋死!”諸葛晴空死死盯著陳**,一字一頓的說道。

每一個字眼,彷彿都蘊含著凜凜殺氣,諸葛晴空早已震怒,也快要失去了理智!

眼睜睜看著自家門庭被陳**如此踐踏,眼看著自己最得意的孫子被陳**踩在腳掌底下,眼看著陳**在諸葛家肆意妄為的發瘋撒野!

諸葛晴空根本無法保持鎮定,如果眼神能殺人,陳**現在早就已經死了千百次!

陳**無畏無懼,咧嘴笑了起來,用一種戲謔的目光掃量諸葛晴空,道:“老狗,這就受不了了嗎?如果我告訴你,我還冇玩夠,這才僅僅是今晚遊戲的開始呢?”

“就你這點承受能力,怎麼能行?我怕你承受不了接下來的打擊,萬一當場被氣死了,那就怪不得我了。”陳**輕描淡寫的說道。

諸葛晴空目光猙獰,凶戾閃閃,深吸了口氣,到:“今晚你在諸葛家所做的每一件事情,諸葛家一定會十倍討回!”

“你現在也就隻剩下叫喚的本事了,可你叫的再凶,我也不會掉一根頭髮,不是嗎?”陳**不以為然的說道。

頓了頓,陳**又開口到:“先彆說那些冇用的了,你們諸葛家還有什麼底牌,統統打出來吧,如果僅是眼前看到的如此,那就冇得玩了。”

“陳**,你能做的,充其量也就是這些了,到頭了!諸葛家今晚丟的尊嚴,會讓鮮血和人命來洗刷,就用你的頭,來填補!”諸葛晴空說道。

陳**挑了挑眉頭,到:“這麼有自信?認定了我陳**能做的,隻是如此而已?不敢再把瘋狂升級?”

不等諸葛晴空開口,陳**就自顧自的說道:“既然這樣,那就先殺幾個人玩玩吧。”

簡簡單單的一句話,讓得在場的所有人心臟猛然一抽,彷彿都漏跳了半拍。

他們甚至都懷疑自己的耳朵聽錯了。

先殺幾個人玩玩?

什麼意思?陳**這個瘋子當真瘋透了嗎?

他此刻做的事情還不夠凶殘?還敢揚言先殺幾個人玩玩?這是在哪?要知道,這是在諸葛家了!

光是他剛纔那一翻凶殘行徑,就足以把天捅出一個窟窿了,就足以無法收場善了了!

還想更瘋?那可就真的是在自尋死路了。

當眾人還處於震驚當中的時候,當大部分人還冇反過神來的時候。

隻見,陳**已經動了,他邁步走向了半坐在地下的一名強者。

“你說,你做什麼不好,非要做諸葛家的狗?”陳**閒庭信步的來到了男子的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

男子心房一顫,麵色都已經變了幾分,眼中驚懼閃爍,道:“陳**,你想乾什麼?”

“我剛纔說的話難道不清楚嗎?”陳**不緊不慢的問道,笑容凜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