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3999章 觸不可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3999章 觸不可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有多少人的身家性命和希望,都綁在了你一個人的身上?你的命當真就這麼不值錢?你的擔當何在?”龍神怒斥道。

“我的擔當便是要保我在乎的人周全!如果我連他們都護不住,還談什麼擔當?這樣的人,還有何擔當可言?”陳**硬著頭皮的頂撞了回去,跟龍神對視著,哪怕,他已經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在這一刻,他也不曾怯懦半分。

“一將功成萬骨枯!”龍神沉聲喝道:“你這條路,註定了是要踩著很多人的屍體逆勢而上!你想要周全?你一直在逆流之中,在與命運搏鬥,還想要毫無損失嗎?”

陳**咬著嘴唇不說話了,但那種堅持與倔強,卻不加掩飾!

“你若真想要周全,當初就不應該再次北上,你又想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奪回你失去的所有,重振沈家雄風,又想不付出代價?你算老幾?”龍神疾言厲色,話語說的很凶狠,像是響鼓一般,狠狠的敲擊在陳**的心頭之上。

陳**麵色都變得猙獰了起來,一雙拳頭死死的攥著,內心仿若有萬怒奔騰。

“怎麼?被我戳到痛點了嗎?我說的不對嗎?你陳**並非天下無雙,你現在還遠遠不夠資格!”龍神說道,把陳**揭露的一無是處,這是最狠厲的批判。

“老師,即便你說的我都懂,但那又何妨?我隻想讓您告訴我,雲霧宗在哪。”陳**還在堅持。

“莫說我不知道,即便我知道,告訴你了又能如何?你除了去送死,還能做什麼?你死了之後呢?怎麼辦?沈家怎麼辦,沈清舞怎麼辦?那些跟著你,一路腥風血雨走過來的人怎麼辦?”

龍神凝視著陳**,道:“一將功成萬骨枯的下一句你知道是什麼嗎?”

不等陳**說話,龍神語調加重,錚錚道:“一招將敗屍成海!”

這句話,讓得陳**的身軀巨震,臉色都變得蒼白無血。

龍神說道:“你死了便死了,可要那麼多人去為你陪葬,你覺得你能死的瞑目嗎?你那些在乎的人,和在乎你的人呢?他們怎麼辦?跟著你走到如今這個地步,他們可有回頭路?你落敗,他們皆慘死!”

陳**仰起頭,看著龍神,道:“我隻是要剷除區區雲霧宗而已,何來落敗之說?今日,我便不瞞,我便是天下無雙!”

一句話,霸氣如虹,宛若有氣浪衝宵而起,這一刻的陳**,當真耀眼,身上氣勢恐怖,蕩得周圍空氣都在顫動,漣漪翻湧,如無形浪濤在蒸騰!

就連龍神,眼中都出現了那麼些許的輕微波動,但他在陳**這種恐怖的氣勢壓迫下,竟然顯得無動於衷,那瘦弱的身軀,都紋絲不動。

瞬間的輕微波動之後,龍神不屑的笑了起來:“你?天下無雙?”龍神語調突然拔高:“無知,可笑!”

“陳**,你太過天真!你以為你現在所看到的一切,就是所有的一切嗎?你眼前所看到的,隻是一座山丘而已,真正的巍峨嶽嶺,你目光所不及!”龍神說道:“你,還早著呢。”

“我不信!”陳**麵色沉冷的說道。

“等你什麼時候能爬到你認為的巔峰,再說吧。”龍神身上的氣息收斂了起來,淡淡的說了句。

“告訴我雲霧宗在哪。”陳**再次問道,他隻有這麼一個堅持。

龍神眯了眯眼睛,深深凝視了陳**一眼,道:“我早就說過了,我這裡冇有你想要的答案!即便有,我也不會告訴你!陳**你記住,我不允許你現在去接觸雲霧宗,因為現在的你,還不夠資格!”

“你要視那些隱士古宗為禁忌,不得逾越!”這句話,龍神說的鏗鏘有力。

“為何不行?我無所畏懼!”陳**惱怒的大喝道,這是他第一次在龍神麵前大吼大叫。

“這其中,有很多你暫時還不能去接觸的禁忌。”龍神淡漠的說道。

“那左安華怎麼辦?”陳**質問道。

“他一時半會兒不是死不了嗎?慌張作甚?”龍神說道。

丟下這句話,龍神再次負手而立,背對著陳**,道:“你走吧。”

陳**的目光跳動,凶獰倔強,他深深的吸了口氣,道:“老師,您真的不告訴我關於雲霧宗的資訊嗎?”

龍神冇有說話,用沉默表明瞭態度,陳**慘笑一聲,道:“我不知道您在堅持什麼,你口中所說的禁忌又是什麼,但那些,我都不關心,更不在乎!我一定會把雲霧宗給揪出來,我會用我的方式,讓他們雞犬不寧,讓他們膽寒恐懼!”

說罷,陳**豁然轉身,步伐鏗鏘的大步離去,頭也冇回!

等陳**離開後,龍神才緩緩轉過了身,看著空蕩蕩的門口,眼神中閃過了複雜之色。

半響後,他忽然輕歎了一聲,道:“你知不知道,這盤棋,下的有多麼艱辛?隱世古宗這團迷霧,揭不得啊,至少是現在揭不得,一個雲霧宗,固然冇有什麼了不得,可一旦揭開了隱世古宗的迷霧,所帶來的連鎖效應,將是及其恐怖的。”

“現在還不是時機啊,你如何能承受得住滅頂之災?固然這個災難終要降臨在你的身上,可越晚,越好。”龍神幽幽長歎,宛若能讓天空都動容一般。

他抬頭望著天際,八仙山所在方向,再次獨自呢喃:“這盤棋固然有效,但三年,還是太短了啊,不夠,遠遠不夠.......”

陳**可不知道龍神心裡麵都裝著什麼驚人辛秘,又有什麼樣的難言苦衷,更不知道在他走後,龍神都說了些什麼。

從龍神那裡離開後,陳**心火旺盛,他打了個車,直奔黑袍老者所在的筒子樓而去!

途中,他心緒躁動,悸動難寧,眼中的殺意如大浪奔騰一般,難以抑製!

來到了筒子樓,走進了黑袍老者所在的單元房,陳**直徑來到黑袍老者身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