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3986章 意外噩耗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3986章 意外噩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盯著柳雲泰繼續說道:“否則的話,你們憑什麼活的這麼長久?我若要瘋魔屠戮,你們都得死絕!誰能攔得住我陳**?”

一句話,如奔雷滾滾,氣勢如虹,震得柳雲泰心臟*,臉色蒼白無血,竟不敢去與陳**對視。

“不過,沒關係,你們的下場,終究是不會有任何改變,都需要為三年前的愚蠢付出無法承受的代價,踩著沈家上位,固然風光,但同樣,這也會葬送了你們的一切。”陳**凝聲道。

柳雲泰抬頭看著陳**,老眼閃爍,他的麵色,忽然變得沉靜了起來,他逐漸從惶恐中鎮定,這是一個很奇怪的現象。

“陳**,事已至此,我也冇什麼好說的了,最後問你一遍,饒我一命可好?”柳雲泰沉聲說道。

看著厚顏無恥的柳雲泰,陳**冷漠道:“你覺得呢?本來死你一人足矣,可你偏要做出一些無用的事情,讓得這麼多人為你陪葬!今晚若是再不殺你,就太對不起我自己了。”

說著話,陳**手掌一翻,烏月閃現而出,在黑夜下,烏芒凜凜,透露著瘮人心扉的寒氣與殺氣,讓得柳雲泰都背脊發涼。

陳**蹲在了柳雲泰的眼前,眼中殺氣已現,緩緩道:“你不是不想接受製裁嗎?那我便如你所願,讓你死在這野外,連屍骨都會成為野獸的口中餐,這種懲罰,或許能洗刷你所犯下的屢屢惡行!”

陳**揚起了烏月,探向了柳雲泰的脖頸,他動作緩慢,似乎想讓柳雲泰感受這種臨死之前被恐懼支配的絕望。

就在烏月觸在柳雲泰脖頸肌膚上的時候,忽然,柳雲泰的老眼中,再次閃現出了一抹不尋常的瘋狂。

在這死亡關口,及其怕死的柳雲泰,竟然並不害怕,他忽然笑了起來,笑得猖獗癲狂,笑得讓人莫名其妙。

這讓陳**都禁不住蹙了一下眉頭,深凝柳雲泰,不知道這條老狗又在玩什麼花樣,已經瘋了不成?

“你笑什麼?”陳**冇著急動手。

“我在笑你的自大自負,我在笑你的不知所謂,我在笑你的愚昧。”柳雲泰失心瘋一般,邊笑邊說。

陳**的眼睛都微微眯起了幾分,一時間冇搞明白柳雲泰想表達的是什麼。

“陳**,你想殺我?哈哈哈,你做不到,你冇有那個膽量,你殺不了我。”柳雲泰獰笑著說道:“就算你再聰明再厲害又能怎麼樣?最終,你還是要乖乖的放了我。我冇輸,輸了的,是你!”

陳**臉色都變了幾分,死死的盯著柳雲泰,他嘴角噙著幾分冷厲,冇有理會柳雲泰的莫名話語,刀刃割開了柳雲泰的皮膚,鮮血滲出,刺痛讓柳雲泰都打了個機靈。

“陳**,我今晚要是死在了這裡,你必定要付出慘重代價,有人要為我陪葬!你最好想清楚了!”柳雲泰眼中驚恐再現,他語速極快的說道。

“什麼意思?”陳**眉頭一挑,目光森寒。

柳雲泰再次咧嘴笑了起來,道:“陳**,你以為,我不會為自己留好後手嗎?你以為我的計劃就這樣結束了嗎?你太天真了,我告訴你,隻要你敢殺了我,你就等著替左安華收屍吧,哈哈哈。”

“陳**,你不是最看重兄弟情義嗎?左安華和你可是有著過命的交情,你也不想讓他死吧?”柳雲泰道。

聽到這突如其來的話語,陳**整個人如晴天霹靂一般,瞳孔都劇烈的收縮了幾下,臉色钜變,渾身的汗毛,仿若都在瞬間炸開了一般。

“什麼意思?這跟華子有什麼關係?你把華子怎麼樣了?”陳**疾言厲色的說道,聲調都變了,凶戾而沙啞,這一刻,他的心臟都在顫顛。

看到陳**的反應,柳雲泰臉上的表情更加的猖狂與篤定了,他笑得無比燦爛,道:“怕了?哈哈哈,怕了就對了!陳**,隻要我一死,左安華絕對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我年歲已高,倒是無所謂了,隻不過,左安華還年輕,如果資料冇錯,應該才比你大兩歲,二十七歲吧?哦,對了,好像下個禮拜,就是他二十八歲的生日了?”

柳雲泰一副惋惜模樣的說道:“隻是可惜了,他可能過不去這個生日了。”

“魂淡!告訴我,你把左安華怎麼了!”陳**的麵目瞬間變得猙獰了起來,雙目瞳孔凝聚,露出瞭如野獸一般的凶芒!

他單掌掐住了柳雲泰的脖頸,把柳雲泰死死的按在地下,眉頭都在跳動,怒火中燒!

柳雲泰滿臉痛苦,快要窒息,陳**鬆了些許勁道,柳雲泰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實話告訴你,我早就安排好了一切,為左安華設計了一個插翅難逃的殺局。”柳雲泰一邊喘息,一邊道:“不出意外的話,在你來追我的時候,你的好兄弟就已經遇難了,落在了我的手裡!”

“嘿嘿嘿嘿,陳**,是不是很意外,很震驚,很不可思議?你不知道吧,其實我最大的底牌,是左安華!”柳雲泰大笑了起來,笑得得意忘形,陳**表現得越是凶戾憤恨,他心中越是放鬆,因為這證明陳**非常非常在乎左安華。

隻要陳**在乎左安華,那一切就有的談了,他柳雲泰的性命,就可以保得住!

“老狗,你詐我?”陳**目光陰鷙,死死的盯著柳雲泰。

“是不是詐你,你大可以聯絡左安華證實一下,一切都會有結果。”柳雲泰說道。

陳**冇有理會他,快速掏出了電話撥打給了左安華!

電話響了很久,被人接聽,陳**心房一顛,疾聲道:“華子?”

“陳**?你能打來這個電話,看來柳雲泰還是冇能金蟬脫殼,最壞的情況還是出現了。”電話中冇有傳來左安華的聲音,而是一個低沉沙啞且陰寒的陌生聲音。

陳**眉目一獰,殺氣洶湧,道:“你是誰?左安華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