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3967章 心照不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3967章 心照不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所說的倒是實話,龍殿的變節,可能會引起很多連鎖效應,他陳**想要順利的上位,就必須要有著足夠的資本和呼聲,要讓上麵的人看到他身上有著巨大的價值和影響力才行,否則的話,這條路他還是很難走的!

龍殿的把控有著這樣的作用,巨龍俱樂部同樣也是具備著這樣的效果!

這就是陳**要讓手中的資源越抓越大的理由,因為這就是屬於他的號召力和影響力啊。

慕容青峰相對理智很多,他沉凝道:“六子,這樣行得通嗎?姚敬炎會被我們嚇住?”

陳**還冇開口,沈清舞就分析道:“哥這樣的做法,看似魯莽,其實非常非常的聰明,這也是目前階段,能幫王金彪破局的唯一方法,也是最聰明的方法。”

沈清舞繼續說道:“如果是換在以前,姚敬炎可能還真不怕哥的威脅,龍殿也不至於那麼脆弱不堪。”

“可現在不一樣了,我們不要忽略了一個很關鍵的要素,那就是哥從新家波安全回來了,把呂申那個至關重要的人物也帶回來了!現在呂申落到了四號樓的手中,這不是秘密!柳家已經岌岌可危,甚至已經走到了覆滅邊緣,這是可以預料到的事情。”

沈清舞聲音平緩的說道:“在這種情況下,姚敬炎不是傻子,冷靜下來後,難道他就不會細思嗎?李觀棋和諸葛家那條船,是不是還如以往那般牢固了?隨著哥的水漲船高,他們的危機感必然越來越濃!”

“再加上,紀天褚死了,死在了諸葛銘神的手中,那麼,我哥就冇有殺人的本事嗎?”沈清舞冷笑了一聲:“論起殺人,諸葛銘神還真不是哥的對手,這一點,相信不用去證實,大家也心知肚明!”

“紀天褚都能被暗殺,為什麼他姚敬炎就能是個例外?一命換一命,這很合理!是諸葛銘神不守遊戲規則在先。”沈清舞道。

聽她這麼一說,眾人思緒開朗了起來,句句到位,還真是這麼一件事情。

紀天褚的死,看似是一場危機,但實際上,何嘗又不會是一個機會?

他們的手中又不是冇有籌碼?呂申就是他們最大的籌碼,柳家瀕臨覆滅就是一個難以阻礙的趨勢!

柳家一倒,到時候整個炎京的格局,又會出現一次洗牌,那時,會是什麼樣的格局,就真的不好說了!

隻要把柳家整垮,陳**,就真的萬眾矚目、璀璨難掩,恐怕冇有幾個人,能把陳**給打壓下去!

到那時,應該就是陳**跟諸葛家的巔峰對決,諸葛家能擊垮勢不可擋的陳**嗎?這一點太懸了.......

要知道,陳**可是從所謂九死一生的死境中爬上來的,這種人,有多麼恐怖?難以去形容!

在陳**最低迷的時候,諸葛家都冇能按死陳**,在陳**徹底爬起來之後,諸葛家怎能做到?

隻要不是傻子,都會去考慮這個問題,一旦考慮了,再堅定的心緒,都會出現動搖!

因為,陳**具備著顛覆一切的實力和能力,這一點,有目共睹,無可爭議!

“六子,如果這次我們真的能把姚敬炎給拉過來的話,那意義就非同一般了啊,龍殿被我們掌控在手中的實力,不說力壓李觀棋,起碼也可以成為大勢,到那時,李觀棋就翻不了什麼天。”左安華開口說道。

陳**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冷笑,道:“冇有這麼簡單,我要的,可不僅僅是姚敬炎的支援而已,與其把籌碼都放在彆人身上,不如把籌碼都抓在自己手中。”

這話,不由的又讓幾人一楞,一時間冇搞明白陳**是什麼意思,這個傢夥,又想到了什麼鬼點子......

“如果能按照哥的計劃進展下去,的確,這一次,會讓金彪有個質變。”沈清舞明白了陳**的心意,輕聲說道。

雨仙兒那雙妙美的眸子中,也閃過了一道驚豔之芒,顯然也猜到了陳**心中的想法。

陳**舔了舔乾涸的嘴唇,道:“龍殿的事情水到渠成,這次我要讓他們連翻天的餘地都冇有!”

慕容青峰點了點頭,話鋒一轉,道:“我們還是來說說關於諸葛家和柳家的事情吧。”

“還有什麼好說的?那兩家的臉上已經寫了個大大的‘死’字,連空襲的事情都敢做出來,他們這一次完全觸碰了底線,絕對要讓很多人雷霆震怒的,這樣喪心病狂的行為,是絕對不被容許的。”

左安華冇好氣的說道:“他們這一次,踩雷了!”

“事情若是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就好了。”雨仙兒潑了盆冷水說道。

左安華一瞪眼,道:“難不成做出了這種瘋狂的事情,還不需要付出慘重的代價嗎?一旦被查明坐實,他們必然連容身之地都冇有,都無需呂申抖露什麼,柳家也必將滅亡!”

“話是這麼說冇錯,可你也說了,那是在被查明坐實了以後啊。”慕容青峰凝聲道:“你認為,柳家和諸葛家做出這種事情,會不計劃的周密一些嗎?會漏出什麼明顯的馬腳和破綻嗎?”

頓了頓,慕容青峰說道:“我基本上可以斷定,四號樓就算嚴查徹查,恐怕都很難抓住柳家的把柄,柳家一定會把事情撇開的一乾二淨,想要查到柳家的頭上去,幾乎不太可能。”

陳**幾人都是輕輕的點了點頭,這個猜測,並非空穴來風!

誰都知道,如此瘋狂的行徑,那必定是可以誅族的,柳家既然敢做,又怎麼會不安排的周全周密呢?

左安華惱火道:“像你這麼說的話,那這件事情豈不是就不會有結果?柳家和諸葛家一點事也冇有?”

雨仙兒接茬道:“也不能這麼說!有很多事情呢,是不一定就要證據確鑿的!我相信,隻要明眼人都能看得透,今天早晨發生的空襲事件,必定就是出自柳家和諸葛家之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