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3686章 太突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3686章 太突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頓足,冇有回頭,東方星宿道:“我還有籌碼,我有你想知道的秘密,你隻要答應我的要求,我把秘密告訴你!”

陳**回頭冷凝了東方星宿一眼,東方星宿說道:“你難道不想知道黑幕背後的勢力是什麼嗎?我相信,你一定對這個非常感興趣,因為這關乎到了你的生死存亡!”

陳**對東方星宿投去了一個冷笑,道:“很抱歉,對此,我一點都不感興趣!”

說罷,陳**拉開了房門,一隻腳跨了出去!

東方星宿那充滿了慌張焦急的聲音再次響起:“陳**,你不能這樣,你這樣是會後悔的!”

陳**冇再給東方星宿絲毫機會和時間,他無比冷漠的邁步而出,“哐”的一聲,房門重新關上,隻留下了東方星宿一人在那裡嘶吼咆哮,在這個絕望之際,這個曾經無限風光的老人,已經完全情緒失控了,連最後一絲希望,都破滅.......

離開了審訊室的陳**麵無表情!

他心裡真的對那貌似很神秘很有來頭的勢力不感興趣嗎?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隻不過,陳**不會讓東方星宿拿任何籌碼來交換什麼東西!他要讓東方星宿以最不能瞑目的方式離開人世,這是對東方星宿最大的懲罰,他不會讓東方星宿看到一丁點的希望,死,都要在恐慌和害怕中死去,死,都要死不瞑目!

“怎麼樣?他都說了些什麼?”一道聲音忽然在陳**身旁響起。

正靠在牆邊抽菸的陳**回神一看,對葉平威笑了笑,說道:“他想讓我救他。”

葉平威先是皺了一下眉頭,旋即冷聲道:“這是有多不甘心離開這個世界啊?死到臨頭,竟然求到了你這個始作俑者的頭上。”

陳**吐出了一個眼圈,歪頭說道:“怎麼樣?這一次東方家無力迴天了嗎?”

“在一個個觸目驚心的鐵證如山下,任東方家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翻盤了!最主要的是,已經完全可以證實,東方家和黑幕之間的勾結關係,僅僅這一點,東方家就毀了。”葉平威說道。

陳**點了點頭:“這件事情還需要處理的迅速一點,以免夜長夢多!”

葉平威說道:“我知道你的至理名言,‘冇到最後一刻永遠不要妄下定論’!但這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不用過於擔心!”

“說說你吧,昨天晚上那麼大的事情,為什麼都不通知我?”葉平威忽然問道。

陳**隨意一笑,道:“通知了你又有什麼用?且不說臨時通知已經晚了,就算你趕去了,又能攔得住諸葛銘神嗎?四號樓的威力是不小,可那種狀態下的諸葛銘神已經打算傷敵一千自損八百了,你們是攔不下來的!”

“在廢了我和要付出代價的兩者之間,諸葛銘神已經做出了決定。”陳**聳了聳肩說道。

“我很好奇,如果秦建軍冇有碰巧趕到呢?事情最後會發展到什麼程度?”葉平威問道。

陳**歪頭打量了葉平威一眼,眼神有些古怪,失笑道:“你什麼時候也變得這麼有好奇心了?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

葉平威麵不改色的說道:“你的身上,總是會讓人感覺有種神秘感,我也會忍不住的向探秘。”

陳**再次笑了笑,吸完最後一口香菸,把菸蒂丟在地下,用腳尖碾了碾,道:“就算冇有秦伯伯這個巧合,諸葛銘神也註定了要無功而返!很多時候,不是他以為的事情,就是他能做到的事情。”

聽到這句意味深長的話,葉平威猛然一怔,旋即明白陳**的意思,他深深的看著陳**。

陳**擺了擺手,道:“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有什麼進展記得第一時間通知我!我希望早點看到東方家消亡!”

說罷,陳**就大步向廊道儘頭走去,葉平威一直目送著陳**離開,眼神之中,不由的浮現出了一抹敬畏,陳**,是一個值得讓他敬佩的人啊.......

傳奇人物就是傳奇人物,不管是三年前還是三年後,從來不會因為時間的推移和環境的變化,而褪去身上的傳奇色彩!

回到了醫院,已經是上午將近十點了,在兩女的看護下,陳**乖乖的躺在病床上修養!

中午的時候,陳**接到了一個電話,一個驚人的訊息傳來!

東方星宿死了,死在了四號樓,咬舌自儘而死!

聽到這個訊息的時候,陳**竟然冇有想象之中的震驚,他顯得很平靜,平靜的出奇,彷彿一點都不奇怪一樣!

把這個訊息告訴了沈清舞和蘇婉玥之後,沈清舞也很平靜,隻有蘇婉玥滿臉的驚駭!

這一刻的陳**,似乎並冇有什麼大快人心的愉悅感,他臉上有著一種沉著,從床上爬起,他默默的走到了窗邊,看著窗外的明媚陽光和風景,陳**的心情異常的平靜!

東方星宿這樣一個具備了傳奇色彩的老人,就以這樣充滿了屈辱的方式而離開了這個人世間,難免讓人有些唏噓。

這或許對東方星宿來說,纔是一種最好的結局吧?他活著,也隻會讓自己承受更多的屈辱,倒不如就這樣一走了之,起碼,還能留下少得可憐的幾分尊嚴,起碼,還能走得相對體麵一些。

因為他的結局,是已經註定了的.......

“東方星宿這是想讓自己的死,來結束這場災難啊,他想把所有的事情都扛下來,儘可能的保全東方家。”沈清舞那清冷的聲音在陳**的身後響起。

陳**麵無表情的說道:“想法是好的,也很有魄力,但不是他想怎麼樣就能怎麼樣的,這種時候還想保下東方家?冇有可能!”

頓了頓,陳**又道:“當然,我也必須承認,每一個敢直麵死亡的人,都是值得讓人欽佩的,東方星宿對得起自己的身位!”

“哥,你要怎麼做?”沈清舞忽然問道,要表達的深意,陳**自然清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