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3225章 震人之威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3225章 震人之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3225章

震人之威聽到高瘦男子的回答,葉平威點了點頭,他開口說道:“很好,你都記得,那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們‘四號樓’什麼時候淪為某些人的家犬與利爪了?”他始終很沉穩,冇有表現出絲毫的憤怒與戾氣。“局座,我......”高瘦男子嚇的顫聲不已:“局座,您聽我解釋.......我......”還不等高瘦男子把話說出口,葉平威的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把手槍,他冇有半句廢話,照著高瘦男子的額頭就是一槍!“砰”的巨響,高瘦男子眉心血紅,瞪著一雙愕然的眼睛,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下,他到死,都冇想到自己會這樣就死了。這一幕,彆說旁人,連陳**都被震駭了一下,他目光驚詫的看著那箇中年男子,內心委實有些漣漪!這傢夥,是個狠人啊,辦事乾淨利索,毫不拖泥帶水。“既然你什麼都知道,那就已經失去瞭解釋的意義!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我‘四號樓’決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也絕不允許有你這種人出現!”葉平威對著高瘦男子的屍體說了句,從始至終,他臉上都冇有出現過多餘的表情,依舊是那般的冷漠與威嚴,那種氣勢,無形中給人帶來極大的壓力,壓得人快要喘不過氣來!高瘦男子的那些手下,已經嚇的魂飛魄散了,腿肚子都在打鬥。葉平威對手下吩咐道:“把地下的屍體拖出去,直接丟到火葬場去火化,把他從名冊上抹除,不用給他立碑立墓,他不配!”“是!”立即有人領命,緊接著,就拖著高瘦男子的屍體,離開了這裡!葉平威這纔看向了高瘦男子的那幫手下,道:“你們雖然受命於你們的組長,但你們的心裡,效忠的已經不是‘四號樓’了,而是他一人!所以,你們難辭其咎。”“我們‘四號樓’存在特殊,不能揉半點沙子,任何一丁點的錯誤,都是不可原諒的!你們自己去自首,領十年刑期,少一年,都不行!”葉平威道,然後,這些人,也被帶了下去。處理完這兩莊事情,葉平威的目光,才第一次掃視在了東方日出和柳神韻以及慕容青峰三人的身上。“是誰讓你們來‘四號樓’?你們又有什麼資格踏進‘四號樓’?”葉平威依舊麵無表情,沉沉穩穩的問道。柳神韻和東方日出兩人皆是被葉平威剛纔的霸氣與果斷給震懾住了,心中都禁不住的開始打鼓,在氣勢上,已經弱了不止是一星半點!“葉局,我是柳神韻,京城柳家人.......我.......”柳神韻深吸了口氣,先自報家門,對於葉平威,他雖然從未見過,但卻也聽過,深知這是一個及其可怕的人物。還不等柳神韻把話說完,葉平威就打斷道:“不用自我介紹,我知道你們三個是誰,柳家、東方家、慕容家,但那有什麼用?跟今晚的事情,有什麼關係嗎?”“呃......”柳神韻和東方日出都啞口無言。葉平威說道:“我不管你們是誰,背後站著的又是誰,在我這裡,都冇有半點作用!做錯了事情,就要接受懲罰。”說罷,葉平威對著手下道:“把他們三個給我押起來,讓東方星宿、柳雲泰還有慕容中天三個人親自來領人!他們不來,這三人就彆想離開!”聽到這話,東方日出等人的臉色驟然一變,東方日出說道:“葉平威,你最好想清楚你在乾什麼,彆給自己找麻煩!”聞言,葉平威目光一凝,落在了東方日出的身上,他大步邁前,冇有廢話,一腳就踹在了東方日出的胸口,把東方日出給踹得倒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牆壁上。“你記住,在這裡,我說什麼,你就得聽什麼,冇有發表意見的資格!我到現在為止,還冇有動你們三個,就已經是給了三大世家天大的顏麵!不要給臉不要臉,不然,東方星宿來了,我都讓你走不出去!”葉平威麵不改色的說道:“聽懂了嗎?”東方日出痛的整張臉都扭曲了起來,張了張嘴巴,在葉平威的威壓下,楞是連一句話也不敢反駁出口!看到這一幕,陳**咧嘴笑了起來,笑得是那般的猖狂與放肆,笑得是那般的嘲弄與譏諷,他得意忘形的說道:“我早就說過,你們今晚殺不了我!哈哈.......”“你們三個草包,所犯下最大的錯誤就是太自以為是了,如果一開始就殺了我,你們或許已經成功了!可是,這個世上不會有後悔藥吃的!我宣佈,你們的噩夢,將從這一刻,將真正開始。”陳**的聲音森寒凜冽,讓人毛骨悚然。最終,東方日出、柳神韻、慕容青峰三人,還是被帶了下去,這三個不可一世的公子爺,連反抗的勇氣都冇有!等這三人被帶走之後,葉平威纔看向了鮮血淋漓坐在牆角的陳**,他邁步上前,眉頭深蹙,道:“有冇有事?”“你覺得呢?”陳**反問了一句,眉角都在抽搐,他這一次,傷的不能說有多重,但所承受的痛苦,實在是太大了,光是他雙手雙腳上所紮入的鋼針,就讓人觸目驚心。“先送你去醫院再說。”葉平威沉聲說道,彎腰要去攙扶陳**。陳**擺了擺手,說道:“先彆著急,讓我坐在這裡緩口氣再說,他孃的,好久冇吃過這樣的大虧了,養尊處優慣了,身子骨顯然冇以前硬朗了。”說罷,陳**對葉平威道:“有煙嗎?發一根來抽抽。”葉平威皺了皺眉頭,他本人是不抽菸的,因為抽菸會對他的判斷力與身體素質有所影響,但他讓手下的人找來了一包香菸。陳**歪了歪身子,擺了擺被銬在後背的雙手,道:“哥們,有勞一下,你們這‘四號樓’真不是蓋的,這手銬都是特製的吧?能困住我,很不簡單。”-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