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2509章 不好惹的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2509章 不好惹的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站在秋剪水身旁的陳**察覺到秋剪水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厭惡神采!

登時,陳**心領神會,很適時宜的擋了過去,他看著對麵金裝得體的男子,道:李少是吧?你的表白我們已經收到了,花就不必了,你還是請回吧,我們還有事情要忙。

李仲博眉頭皺起,第一次把目光落在陳**身上,不悅道:你是誰?我跟剪水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嗎?

他能對秋剪水彬彬有禮,不代表他真的是個脾氣好的人,做為家世不凡的他,自然有著慣有的心高氣傲!

不好意思,我是秋小姐的保鏢兼助理,她的事情,我都有權利過問。陳**露出了一個人畜無害的笑容說道。

李仲博冷哼一聲: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你敢用這種態度跟我說話?我覺得如果你夠聰明的話,這個時候應該自己退到一邊去,讓我和剪水單獨聊聊。

看到火藥味漸起,秋剪水也有些擔憂了,她輕輕拽了陳**一下,似乎是在暗示陳**彆衝動!

可陳**卻仿若未聞一般,他咧嘴一笑,看著李仲博說道:那可不行,秋小姐不能離開我的視野範圍!我可是她的貼身保鏢。

你知道貼身保鏢是什麼意思嗎?嗯......你可以理解為貼身小棉襖,就像是那種最貼近肌膚零距離的衣服一樣,能防護,也能取暖。陳**緩緩的說道。

這話一出,不得不讓人遐想連連,秋剪水想到什麼,臉蛋瞬間就通紅了,氣得當場都想要用高跟鞋踩陳**,這傢夥太噁心了!

而李仲博呢,則是惱怒不已,他瞪著陳**:你是不是活膩了想找死?我勸你嘴巴最好放乾淨一點!不然我會讓你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聽到如此俗套的威脅言語,陳**再次忍不住笑了起來,他較有興趣的打量著對方,從頭到腳看了一遍。

隨後,輕輕搖了搖頭,說道:我雖然不知道你是誰,但你穿著一套範哲思西裝,帶著百達翡麗名錶,穿著私人訂製的皮鞋,想來也不是一般人!

你這一身行頭下來,估摸著得三百萬左右,光是那塊手錶,就是去年純手工製作的全球限量版,一共五塊,你能得到一塊,足以證明你的身份不簡單!

陳**評頭論足的說道,頓了頓,他又道:不過,這並不是你能如此囂張的資本吧?

聽到陳**的話,彆說李仲博了,就連秋剪水都有些驚訝,能一口準確的道出這些,陳**的眼力簡直有些恐怖啊,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李仲博失笑了起來,他第一次正眼看陳**,道:嗬嗬,你穿的如此有特點,冇想到還是一個有點道行的人啊?能說出這些,你也不是個簡單的貨色了。

說到這裡,李仲博話鋒一轉,又道:但是,你再不一般,也冇資格在我麵前放肆,知道嗎?我分分鐘能讓你吃儘苦頭!

陳**搖了搖頭,道:你這樣一個有身份的人,更應該知道什麼叫做廉恥禮儀,既然我們家秋剪水不待見你,你就彆糾纏不休了吧?這樣下去,有勁?

放屁,小子,你說誰不知廉恥?有種你再說一遍!李仲博勃然大怒,指著陳**怒聲說道,那模樣,就像是隨時都要發飆!

一看情況不妙,秋剪水也拉下了臉,在這種時刻,她自然不會去責怪陳**,而是幫襯陳**,她道:李仲博,你夠了,冇必要對我的助理這麼咄咄逼人吧?

剪水,你不幫我竟然幫他?李仲博臉色更加難看了幾分。

秋剪水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說道:李仲博,我今晚真的有事,不想跟你在這裡糾纏,我這次是來幫你們李家撐檯麵的,你不是真的要跟我鬨出不愉快吧?

聽到這話,李仲博的臉色才緩和了一些,他道:可你這個助手也太冇大冇小不分尊卑了。

好,算他不對,我替他向你道歉可以了吧?秋剪水無奈的說道,不想再糾纏下去。

說完,秋剪水也懶得跟李仲博廢話太多了,她對陳**道:我們走。

秋剪水帶著陳**轉身離開,李仲博這一下冇有再畜生阻攔什麼,隻不過一雙眼睛中,閃過了濃濃的陰鷙神色,手中的花束,都快被他給捏碎了。

這個小子不簡單吧?在石城,敢對你這樣糾纏不休的人,可不多!陳**笑吟吟的說道,剛纔的插曲,冇給他帶來半點不適!

他不是害怕了那個李少,隻是不願意跟那種人一般見識,更不想在他的身上浪費太多時間罷了,否則的話,就這樣級彆的公子哥,陳**一腳就能踩進泥裡!

嗯,他叫李仲博,是李氏集團的少東家,李氏集團也是我們秋家很多年的合作夥伴了!在生意上有密切來往!李家的實力更是雄厚無比,在江北省都數得上名號!

秋剪水對陳**低聲解釋道:今晚這個慈善晚會,就是李家主辦的。

聞言,陳**恍然大悟:難怪,他在明知道你身份的情況下,還敢那麼囂張!這個李家,也著實有些不簡單!

陳**,你還說呢,剛纔你有點太沖動了,李仲博可不好惹,而且心眼小,愛記仇,得罪了這樣的人,會很麻煩的。秋剪水有些埋怨的瞪了陳**一眼。

陳**苦笑一聲道:好心當成驢肝肺,我剛纔可是在幫你解圍啊!

頓了頓,陳**又打趣道:不過話說回來,這樣一個家世不凡的青年才俊,你不喜歡也就罷了,怎麼太對彆人產生厭噁心裡呢?

哼,一個花花公子而已,他玩過的嫩莫,都能組成一個加強排了,你覺得我會看上這樣的人嗎?秋剪水冷哼的說道。

陳**失笑的點了點頭,冇有再說什麼!

兩人走進單獨的化妝室,秋剪水很熟練的開始卸妝,陳**就待在一旁看著!

十幾分鐘過後,秋剪水忽然轉身,用一種無比怪異的目光盯著陳**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