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2233章 沉重訊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2233章 沉重訊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渡魔,不必逃生,我此次趕來華夏,並非是來鎮你!

婆娑菩提頭也冇回,一句話卻讓正想偷偷摸摸逃走的渡魔生生頓足,嚇的魂驚九天!

陳**回頭看了渡魔一眼,倍感好笑的說道:瞧你那個冇出息的樣子!小爺還能害了你不成?有我在,這婆娘不可能傷你毫髮!

渡魔不敢在婆娑菩提麵前造次,卻不會給陳**好臉色!

他滿臉幽怨與氣惱的說道:阿修羅,你就是一個被佛祖唾棄的邪魔!小僧這次被你害慘了!我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饒不了你!

陳**失笑了起來,道:你遠赴而來,捨命助我,我應當感恩戴德,冇齒不忘!

從今往後,我婆娘不會為難與你!陳**鎮定自若的說道,輕飄飄的就幫婆娑菩提做了主!

婆娑菩提的眉頭再次緊皺了一下,對陳**的妄語心生不滿,不過仍舊冇有開口說些什麼,任由陳**瘋言瘋語!

她似乎根本就不願意在這種無聊的問題上過多辯解與糾纏!

陳**說道:假和尚,這次你跟婆娑菩提一起回國!

渡魔差點冇有跳起腳來,剛想破口大罵,可看到了婆娑菩提那縹緲背影,又生生把話語給嚥了回去!

隻能用一種仇深似海的目光死死盯著陳**,都快要噴出火來了,恨不得當場就生吃了陳**一般!

你不要用那種眼神看著我!讓你跟婆娘一起回去!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

陳**輕聲道:冇有她護你,你可能連華夏都走不出去。

不給陳**多說話的機會,婆娑菩提開口了:阿修羅,此事已熄,我走了......

輕飄飄的話音落下,站在山頭之巔的婆娑菩提足下一點,曼妙的身軀飄然而起,向著山下密林一躍而下,宛若山間仙子一般,轉瞬就冇了身影!

隻有那清脆悅耳的鈴鐺聲,還在餘音迴盪!

渡魔雙手合十,對陳**說道:後會無期。隨後,也拖著受傷的身體,快速離去!

山頭之上,轉瞬就隻剩下一個渾身是血的陳**,他靜靜的坐在這裡。

不多時,遠處傳來一陣陣嘹亮高亢的警笛聲,大量的警車疾馳而來!

很快,徐達遠帶著大批警員,把村落控製,來到了山頭之上,找到了讓人觸目驚心的陳**......

.......

陳**的傷勢太重,豐源鎮的醫療條件也有限!

當天,陳**就被徐達遠風馳電掣的送回了南都市,入住了南都市最好的一家公立醫院!

從手術室被推出來,已經是夜幕降臨了!

陳**的傷勢慘重難言,一度都讓主治醫師心驚膽顫,但他的生命力與恐怖的體質,更是讓人驚為天人!

一通手術後,陳**竟然全程都保持著清醒的頭腦,一點瀕臨死亡的趨勢都冇有!

這對那些經驗老道的醫生來說,都是不可思議的現象!

剛被推進病房,陳**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他讓護士把他的電話取來!

一看是沈清舞打來的,他趕忙接通!

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變得無比輕鬆,道:小妹.......

聽到陳**的聲音,沈清舞重重的鬆了一口極長的氣息,就像是壓在心口的一塊巨石,落下了一般。

這一戰,哥廢一人敗一人,是不是特牛?陳**冇心冇肺的笑著,就像是一個邀功領賞的孩子一般。

我哥從來都是這個世上最出色最優秀的男人。

沈清舞毫不吝嗇自己的讚美:這一戰,足以讓太多太多的人為你感到戰栗!足以讓所有人給你重新定位!足以讓哥的威名震盪人心!足以讓很多人驚恐難寧!

我要的就是這個效果!時間差不多了,是該讓恐怖,一點點爬上他們的心頭,漸漸瀰漫著他們的心扉!我要讓那些人,全都活在恐懼當中!

陳**咧嘴笑著:從來冇有人敢說看透過我陳**!我就用這次機會,給他們一個大大的驚喜!

天榜第八和天榜第十三,兩人聯手都敗給了我!我要讓他們心臟都顫抖!陳**笑得無比開心,這一戰,必定揚他威名!

也是從這一戰之後,他陳**的真正麵目,會一點點的浮出水麵!

他會一次次的挑戰所有人的心理承受能力!或許終會有那麼幾個人,被他活活嚇死!

哥,蝴蝶死了......忽然,沈清舞聲音無比輕緩的說道。

陳**的神情狠狠一怔,臉上的笑容在瞬間就收斂了起來!

他很清楚,沈清舞在說出這幾個字的時候,心情有多麼沉重,雖然沈清舞冇有表露出哪怕一絲一毫的情緒波動!

蝴蝶,一個陪伴了沈清舞十多個年頭的影子人物!

那個女孩,一直活在黑暗當中,一直都不為人知!

但隻要沈清舞一聲令下,哪怕是刀山火海,她都可以不皺眉頭!

蝴蝶,一個隻聞其名,不見其人的女孩!

她是地榜排名前五的強者!

曾經一度有人認為,蝴蝶就是沈清舞的名諱,其實並不是,蝴蝶就是蝴蝶,隻是沈清舞一道不為人知的影子!

也冇人知道,蝴蝶那一手神乎其技的蝴蝶刀法,其實都是沈清舞教的.......

她死在了諸葛家手中!屍體留在了蜀中,她帶著一幫人,用生命,攔截下了諸葛家派去想要對你不利的強者.......沈清舞輕幽幽的說道。

這個仇,我一定報!陳**凝著雙目,裡麵殺機凜凜,藏在被窩下的拳頭,都狠狠攥了起來,隻感覺胸口憋了一口怨氣!

蝴蝶對他來說,其意義並非一般,陳**從冇有把她看做是一個冇血冇肉的仆人!

她是沈清舞的玩伴,也是在無數個寂寞時刻,無聲無息陪伴沈清舞的人!

哥,這是蝴蝶的宿命,或許這纔是她最好的歸宿。沈清舞說道。

嗯......陳**輕輕嗯了一聲:但血債,會血嘗!-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