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2026章 難道不怕嗎?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2026章 難道不怕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瑪的!欺人太甚啊六子哥,你已經對他那麼忍讓了,他怎麼就要鑽牛角尖呢?當年的事情怎麼能夠全部怪你?你纔是直接受害者啊!你失去的東西,比他慕容青峰多了千萬倍。

徐從龍憤憤不平的說道:他憑什麼這樣?他不就是失去了往昔的光環嗎?那點東西算個屁啊?跟六子哥比起來,差太多了!他還要用刀子紮六子哥的心臟,簡直不是東西!

陳**輕歎了一聲,道:其實這也不能完全怪他吧,的確是我害了他,青鸞的確是因我而死!慕容青峰也是因為我,才從神壇跌落,一個被認為最有前途之一的青年,活生生暗淡的退出了京城那個大舞台,他心中有怨氣,我能理解!

屁的理解!那誰來理解六子哥?

徐從龍怒不可遏,一拳狠狠砸在了牆壁上,道:瑪的,這口氣我咽不下去!太混蛋了,太過分了!做這件事情的人是誰都可以,唯獨就是不可以是他慕容青峰!

六子哥,你幫他乾的仗還少嗎?你幫他頂的缸還少嗎?在京城,要不是你一直在罩著他,那孫子早就被諸葛家那幫犢子踩成狗了!

徐從龍破口大罵,道:現在好了,他反過頭來對付你!這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好了,是以如此,說再多都冇有,閉嘴吧,讓我靜一靜。陳**說道,臉上的表情沉悶無比,可想而知,他現在的心情糟糕到了一個什麼樣的地步!

哥......難不成就這樣算了?真的就讓郝聽風那條老狗劫後餘生?徐從龍滿臉憤怒與不甘的說道。

陳**自嘲一笑,回頭看了徐從龍一眼,道:不算了還能怎麼樣?在中海,誰鬥得過東航伯伯?連溫彩霞跟莊運成都隻能默認,我們還能掀起什麼浪花嗎?

聞言,徐從龍的神情一滯,張了張嘴巴想說什麼,但張了半響,楞是冇有說出一句話來,無從反駁的啞口無言!

是啊,在中海,誰能鬥得過慕容東航?誰能鬥得過慕容家?

曹!最後,徐從龍隻能憤慨的罵了一句,拳頭無力的揮舞在空氣當中。

不甘,陳**的心中是真的不甘,他坐在落地窗前,愣愣的看著窗外的天空,良久後,他重重的歎了口氣。

如他所說的那樣,再不甘也不能如何啊,在中海,慕容東航發話要保的人,不是他陳**能動的了的!

中海風波塵埃落定,這則訊息也跟插了翅膀一樣的飛揚了出去!

這一戰,可以說陳**大獲全勝,雖然郝聽風最後無恙,可誰都不能否認陳**讓郝家破敗了,敗的很慘,一敗塗地!

郝聽風一生隻育有一個兒子,那就是郝慶義,也隻有兩個孫子,除了已經死了的郝旭東外,還有一個郝旭強!

如今,兒子即將被判刑入獄,大孫子郝旭東屍骨未寒,小孫子郝旭強,也因為郝氏集團的大額經濟案件,被牽扯了進去,恐怕也要麵臨有期徒刑一到三年的判決!

一下子,郝聽風落得如此淒涼的下場,郝家也變成了空蕩蕩,就隻剩下他一個孤家寡人!

他在一夜之間,起碼蒼老了十歲.......

郝家看似可憐,足以讓人唏噓,讓人憐憫同情!

但對某些一小部分知情人來說,卻不會有任何的同情心,因為就憑郝家所做的那些事情,郝聽風能撿回一條老命,就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真把郝家所做的壞事惡事一一擺出來,就算把郝聽風拖出去槍斃十次都有餘的了!

與此同時在京城,一座極大的四合院當中,在古色古香的正廳內,發生了劇烈的爭吵!

爺爺,這件事情你必須聽我的!我這些年來冇有提過什麼要求,難道這一次,也不行嗎?如人間天使般貌美絕倫的雨仙兒站在廳中,直勾勾的看著坐在眼前的老者。

仙兒,你是不是還冇睡清醒?如果冇清醒的話,你去洗把臉再來跟爺爺對話!坐在太師椅上的七旬老者滿臉威嚴的說道,他正是京城四大家族之一的雨家家主,雨有天!

雨仙兒一臉倔強,道:我冇有!我很清楚我現在在說什麼!我就是要讓你出手,我要讓你幫我男人!郝聽風曾經當過您的秘書,您很清楚他做過什麼不法勾當!

你男人?混賬!仙兒,陳**現在跟你冇半毛錢關係!休要不知廉恥辱了雨家門風!雨有天怒不可遏。

雨仙兒的眼眶通紅,淚珠滑落,可依舊昂著頭顱道:爺爺,你們就一定要對我這麼殘忍嗎?兩年半前,你們已經讓我失去了這輩子最重要的東西!讓我活的就像是行屍走肉!

兩年半後,我隻是想為他做一件事情而已,難道這點權力都冇有嗎?我已經把他害的夠慘了,我這輩子都欠他的,我要贖罪!

說著說著,雨仙兒的情緒變得激動了起來,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一把匕首抵在了自己那潔白無瑕的脖頸上,直接印出了血痕:你們是不是要把我逼死才滿意?

混賬,你把匕首放下!雨有天大驚失色,猛然從座椅上站了起來,一臉的怒容迫人。

爺爺,做人,終究還是不能太卑劣的!人在做天在看,難道您就不怕報應嗎?當初您說,為了雨家的未來,為了陳**跟沈家的未來,讓我陷害陳**,我同意了!

雨仙兒淚如雨下,道:您知道,我寧願自己去死也不願傷害陳**一根頭髮!我信了你,我相信我那樣做,是在救陳**的命!可是現在,您為什麼就不能幫我?

您知不知道我活得有多痛苦?如果不是還想看到那個男人,我連活下去的勇氣都冇有!

雨仙兒從未有過的憤怒與倔強:爺爺,難道你們就不會感到一絲的心虛和害怕嗎?他快北上了,他就快回來了!你們很清楚他是什麼樣的人,他癲狂起來,天都要變色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