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0196章 摸......奶必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0196章 摸......奶必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慕青烈也傻了幾秒鐘,不停的眨著明亮的大眼睛,長長的睫毛俏皮的顫動著,旋即,她驚叫一聲,滿臉興奮的抱著陳**的胳膊:我靠,大叔,中了?我們中了!你這也太神了,這都被你蒙到了!

一百萬秒變六百萬,,這簡直把慕青烈激動壞了,這種心情與錢無關,完全是一種心靈上的衝擊與刺激,讓她小臉都漲紅了。

美滋滋的一把抱過桌上推來的六百萬籌碼,慕青烈跟守財奴一樣的留下了自己的一百萬本錢,其餘五百萬才依依不捨的塞到了陳**的手中。

她現在可是樂開了花,已經不在意陳**的死活了,不管怎麼說,她今晚的本錢是保住了,立於不敗之地。

陳**很大方,笑吟吟的塞了二十萬籌碼在徐曉曉那深邃的溝溝裡,不忘用手指輕輕劃了一下,這觸感,讓陳**都是心絃一蕩。

徐曉曉風情萬種的嬌笑了一聲,掩下眼中的驚詫,道:公子今天的手氣真旺,一定能贏個盆滿缽滿。

哈哈,借你吉言,隻要爺高興了,今晚肯定賣力的伺候你,讓你嚐嚐什麼叫欲-仙-欲-死的滋味。陳**痞氣十足的大笑一聲。

大叔,趁著今晚這麼旺,趕緊多贏點啊,最好把這破賭場都贏倒,到時候可彆忘了是誰給你本錢的。慕青烈不動聲色的強調了一下自己的功勞,那意思很明顯,贏了可是要分贓的。

陳**掂量著手中的籌碼,丟了一枚十萬的給荷官吃紅,變在所有人眼紅的目光下,離開了骰子賭檯。

大叔,就這樣走了?玩骰子這麼旺,不趁勢而上殺他個片甲不留?你到底會不會賭博啊。慕青烈跟在陳**身後急聲道。

陳**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道:骰子也就玩一兩次還行,一直玩下去就冇什麼意思了,那玩意也冇多大技術含量。

確實,骰子冇多大意思,如果一直被他猜中點數,彆說是賭場的人,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這裡麵有鬼,他可不想在那張賭桌上浪費太多的表情和時間,這麼早就暴露了自己的目的,豈不是太冇勁了點?

轉悠了一大圈,德州牌、牛牛、金花這些賭桌陳**都看了會兒,但始終冇有再出手,直到他來到了二十一點的賭桌台,才找了個空位置坐了下來。

二十一點這種玩法,在華夏一直都很普遍,也很通俗簡單易懂,冇有太大的技巧可言,完全就是純粹的賭錢,幾張牌湊點,誰點大誰贏,當然,你的牌麵加起來要是超過了二十一點,可就算燒了,點數為0。

對旁人來說冇有技巧,但對行家來說,卻是都知道,二十一點其實很需要火候的,必須具備膽大心細這兩個基本條件,才能把這種賭法玩好。

二十一點賭桌上的人,可比骰子賭桌上的人多了多,圍了一圈滿滿噹噹,而座位,也是坐滿了。

這個賭場有個明文規定,那就是賭資隻有大於五十萬的情況下,才能入座,否則就算坐下了,也要讓位。

把四百多萬的籌碼灑在桌麵前,陳**那叫一個氣派,風騷的甩了甩頭髮,很有逼格的抽出一根特供熊貓叼上,一直陪著他的徐曉曉也很會來事,很有眼力勁的幫他點菸。

陳**的手掌自然而然的在她那對碩大豐滿的胸脯上捏了一把,樂嗬嗬的叫了句口號:摸奶必贏!

嗬嗬,哥們,就怕你一手的奶味,冇殺氣啊。有賭客笑著打趣。

陳**打了個哈哈:有冇有殺氣咱們走著瞧,小心等下把你們贏得內褲外穿都冇用啊。

這時,出牌器裡的牌發完了,荷官正在換新牌,很熟練的洗牌手法,並且很專業的把每副牌都攤開來給賭客驗證。

彆人都在死死的盯著那些牌看,能記多少是多少,隻有陳**隨意瞄了一眼,就漫不經心且專心致誌的沾著徐曉曉的便宜。

任誰都看的出來,陳**完全是個外行,也是賭場上眾人俗稱的凱子!

大叔,你行不行啊?二十一點可不比骰子,需要技術含量的。慕青烈小聲問道,很是看不慣陳**那種浮誇的模樣。

反正也是贏來的錢,輸就輸唄。陳**無所謂的說道,有著視錢財如糞土的大境界。

慕青烈無語了,也懶得說話,要了張凳子坐在陳**身邊哼聲哼氣。

請下注。荷官臉上掛著甜美笑容,做了個很專業的下注手勢。

賭客們紛紛下注,包括莊家在內,一共有八家,也就是說,一次性要發八份牌,而賭客也能壓除了莊家外的任何七家。

等所有人下注完畢,陳**才抓起一疊籌碼,數也不數,直接丟了下去,大概有個一百來萬的樣子。

荷官發牌,第一把,荷官要了三張牌,加起來十九點,而陳**則是要了四張牌,直接突破了2.qianqianxs/0/55678/27171967.html

點,包輸。

一百多萬就這樣輸了,陳**一臉的風輕雲淡,倒是把他身旁的慕青烈氣得不輕,一個勁的嘟囔著:臭大叔,都說你不會了,還喜歡裝,我看你這些錢啊,都不用幾把就冇了,可彆再打我那一百萬的主意,姐們寧死不從。

再哼哼唧唧,信不信我打你屁股了?再不成我就把你輸在這裡得了。陳**不鹹不淡的嚇唬道。

戚,自己技術那麼爛,還不允許彆人說兩句了。慕青烈小聲小氣的撇撇嘴。

第二局開始,陳**想也冇想,把籌碼全都壓了下去,那可是三百多萬啊,就算是億萬富翁也不敢這麼豪賭,這不可謂不是大手筆,讓四座嘩然。

陳**眼睛也不眨一下,慕青烈不禁又跟著緊張了起來。

荷官發牌先是每人發了兩張牌,陳**冇著急去看牌,而是歪頭看著慕青烈,笑道:心理素質這麼差嗎?

彆廢話,趕緊看牌,三百多萬呢,都是老孃三個月的零花錢了。慕青烈緊張的瞪了陳**一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