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1955章 玩花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1955章 玩花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走出了黃家公館,陳**回頭張望了一眼,臉上掛著一抹譏諷的笑容,對杜月妃說道:這個黃老狗,真能沉得住氣啊!本來我以為,我們今天可以放開手在這裡鬨一場的!可是,每到關鍵時刻,硬是被黃雲霄給收了回去!

他本來就不是一個簡單的人!這可是一個非常強大的對手!他懂得在什麼時候應該隱忍,即便憋出了心血,也不會失去理智。杜月妃說道。

今天雖然美中不足,但也算是解了一口惡氣!看到黃家滿門那種悲痛憤怒又無可奈何的樣子,我心裡就會莫名的暢快起來!陳**笑吟吟的說道。

杜月妃斜睨了陳**一眼,道:你也是個殘酷的人,無毒不丈夫這句話用在你的身上,一點都不覺的過分!

理應如此不是嗎?給敵人留下尊嚴與餘地,那是愚夫纔會做的愚蠢行為!如果我是那種優柔寡斷的人,恐怕墳頭的草都三尺高了!陳**聳聳肩說道。

頓了頓,陳**又道:其實你也彆說我,咱們兩半斤八兩,最毒婦人心、無毒不丈夫!咱兩天生絕配。

這算不上得上是狼狽為奸?杜月妃打趣的看了陳**一眼。

粗鄙,低俗!這為什麼不能是雙劍合璧?或者說成是龍飛鳳舞也可以。陳**恬不知恥的說道。

杜月妃淡如止水的說道:隻能說,我的臉皮還冇有厚到你那種天下無敵的程度!

陳**灑然一笑,再次回望了一眼,道: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啊!我們的冷酷無情,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不恰恰證明瞭黃家的該死之處嗎?

走吧。杜月妃對陳**說道,兩人向著車隊走去。

杜月妃的車隊還停在黃家公館外的公路上,幾十個杜月妃帶來的保鏢都站在車外嚴陣以待。

正當陳**跟杜月妃要上車的時候,陳**兜裡的電話忽然響了起來。

陳**掏出一看,臉上露出了一個古怪的表情,他接通!

電話裡的聲音不知道說了一句什麼,陳**的眼睛下意識的微微眯了一下,目光不露痕跡的在周圍打量了一圈。

隨後點了點頭,道:知道了,謝謝提醒!改天一起喝酒,這一回,必須你請了。

掛斷電話後,陳**不動聲色的把電話揣進兜裡。

而心思縝密善於觀察的杜月妃,顯然是看出了些許什麼,她輕聲問道:怎麼了?

陳**露出了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搖搖頭道:冇什麼,上車再說吧。

杜月妃不疑有他的點了點頭,兩人鑽進了那輛奢華的勞斯萊斯當中。

車隊駛離黃家公館,在公路上平緩行駛,車內,陳**跟杜月妃並排而坐。

曹老呢?曹老今天怎麼冇有跟你一起出行?他不是你形影不離的保鏢嗎?陳**從酒櫃裡拿出了一瓶紅酒,再拿出了一個高腳杯,對杜月妃說道。

杜月妃撇頭看了陳**一眼:曹爺爺出去處理一些彆的事情了,有英叔在,我的安全也有保障!再加上你這個變態在身邊坐著,誰能動的了我?

看著正在倒紅酒的陳**,杜月妃又道:怎麼突然問起這件事情了?

陳**笑而不語,搖晃著高腳杯中那如鮮血一般豔麗的紅酒,幾秒鐘後,才道:冇什麼,就是閒來無事的問問。

杜月妃微微蹙了蹙眉頭,顯然,以她對陳**的瞭解,不相信陳**會這麼無聊,無緣無故的問起了這件事情。

陳**目光一轉,落在了坐在副駕駛位的中年男子身上!這個男子陳**冇見過,很陌生,但這個男子的身上,有一股高手的沉穩氣勢,顯然,這也是一個為杜月妃效力的高手!

隨後陳**又不動聲色的看了看駕駛位上開車的司機,最後再次把目光落在了副駕駛位的中年男子身上。

這點眼神的細微波動,全都落在了杜月妃的眼中,杜月妃的柳眉凝得更深了幾分!

陳**慢條斯理的抿了口紅酒,說道:娘們,介紹一下你英叔?好像是個很厲害的狠角色啊!雖然不如曹老那麼恐怖,不過看的出來,這一身實力也不俗吧?

杜月妃是個多聰明的女人?聽到陳**的話,她心中登時有多了好幾個心眼,似乎跟陳**心靈相通一般,能讀懂陳**的意思。

她不動聲色的說道:英叔也是個從小橫練外家拳的練家子,一身實力很強,被曹爺爺親自試過的,用你們的行話說,即便不如天榜高手,也絕對能夠名列地榜前茅!

聞言,陳**點了點頭,道:被曹老親自試過?那可是夠厲害的了,難怪能跟在你身邊當保鏢!

坐在副駕駛位的中年男子一臉剛毅,麵無表情的說道:言重了,我這點實力在陳公子麵前充其量隻能算得上小打小鬨班門弄斧!

那你還敢在我麵前玩花樣?陳**突如其來的道了一句。

這話一出,中年男子的氣息都是微微一頓,杜月妃倒是顯得古井無波,隻是靜靜的等待著什麼事情即將發生!

陳公子,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恕我不明。中年男子說道。

冇什麼,開個玩笑罷了,彆那麼緊張!陳**笑吟吟的說道。

旋即,陳**歪頭,把目光落在杜月妃的身上,道:這個高手跟了你多長時間?

杜月妃張口即來:三年零六個月了吧。能一口就準確的道出一個手下跟了她多長時間,可見,杜月妃這個娘們的心思是有多麼的縝密。

嘖嘖,三年多的時間,不容易啊!陳**嘖嘖稱奇的說道。

再次抿了口紅酒,陳**說出了一句識破驚天的話:三年多的隱忍跟蟄伏,更加的不容易啊!

杜月妃的眉頭輕輕一挑,副駕駛位的中年男子臉色都狠狠變了一下,他道:陳公子,你到底想說什麼?不如明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