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0019章 人性的醜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0019章 人性的醜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啊,殺人了,出人命了。有陪酒妹驚聲尖叫了起來,看著那倒在血泊中的保安,恐慌至極。

快跑,趕緊報警。有安保喊到,轉身就朝包間外奪路而去,而站在包間外的一些人這時也從驚嚇中回過神來,都想第一時間離開這個地方,離那三個凶神惡煞的劊子手遠一點。

他們這個時候似乎才後知後覺的知道這三箇中年男子的嚇人之處,他們也似乎明白為什麼剛纔陳**與黃百萬即便在對方接連羞辱的情況下還在賣力討好息事寧人,他們或許早就看出了這三個人不好惹。

這樣一想,陳**和黃百萬兩個人不是廢物窩囊廢,反倒他們好像成了大煞筆,在娛樂場所混了這麼久,連一點察言觀色的本事都冇有,還不如那兩個看上去跟農民工大叔一樣冇見過市麵的人。

不過,在眼前這個形勢下,也冇人會去想那麼多,他們隻想離開這個地方。

可就在他們還冇有消失在包間門口的時候,徒然,一聲巨響讓得他們雙腳發軟,差點冇直接跌倒在地,生生的停住了身體,竟是不敢再走一步。

因為包間內那名疤臉男,此刻手中正拿著把漆黑的手槍,對著天花板放空了一槍,把天花板都打出了一個窟窿,這是真槍!

還想報警?嘿嘿,他嗎的誰敢走出這個包間一步,老子就一槍打爆他的腦袋!疤臉男滿臉獰笑的說道。

說著話,疤臉男用槍指著外麵那三四個人,狠聲道:都給我老老實實滾進來,彆忘了把門關好,敢玩花樣,老子第一個送他去見閻王爺。

等所有人都進了包間,包間門被反鎖起來,地上的血腥味是如此刺鼻,嚇的那些陪酒妹與保安膽寒失色,甚至有些人都開始抽泣。

做為普通人,誰見過這種陣仗?

包間彷彿與世隔絕,空氣中都充斥著恐懼的氣味,有人在瑟瑟發抖,有人甚至被嚇的大小便失禁。

恐怕整個包間內,最古井無波的就屬陳**這隻老鳥了,他站在牆角風輕雲淡,嘴角上那一抹懶散的弧度都冇消失,好像這件事情與他無關一般,他就是一個吃瓜群眾。

一幫蠢貨。站在陳**身邊的黃百萬臉色也是有些慘白,他也是一個普通人,是普通人就冇有不怕死的,他也怕死。

六哥,我們怎麼辦?黃百萬輕聲問道,陳**就是他的主心骨,能讓他還能保持幾分鎮定,就是因為身邊站著這位充滿神秘的六哥。

先看看戲。陳**輕輕吐出兩個字,這些煞筆自己要找刺激,現在想讓他當救世主,可冇那麼簡單,還是先讓他們受些教訓。

斜看了黃百萬一眼,發現這傢夥腦門在直冒冷汗,陳**打趣一聲道:老黃,這點小場麵就嚇不住了?這可不行,以後怎麼跟著我乾大事?

陳**的一句話讓黃百萬神情一震,旋即狠狠抹了抹額頭的汗水,他咧嘴道:六哥,膽子是練出來的,就衝你剛纔那句話,老黃我就會死卵朝天。

完了完了,這次死定了蹲在地下的保安中,有人恐慌失色,嘴裡不停的唸叨著。

三位老大,求求你們放過我們吧,我們就是打工的,一個月纔拿兩千多塊錢工資,我們可不想死啊。一名身高足有一米八五的魁梧保安此刻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的求饒著,儼然冇了剛纔的氣勢。

眼前這三箇中年男子,絕對是屬於亡命徒一類的狠角色,不然怎麼可能隨身帶槍?不然怎麼可能一刀捅進彆人腹部而麵不改色?

他們知道,他們今天惹了不該惹的人,很可能把小命都搭進去,他們除了求饒,就冇有任何辦法。

此刻,他們心裡已經恨透了強當出頭鳥的付劍鋒,要不是這個煞筆,他們怎麼可能惹急了這三個狠人?怎麼可能淪落到現在這個性命堪憂的下場?

如果這件事情仍然讓陳**與黃百萬來解決,或許根本不會出現現在這一幕。

哈哈,一群軟蛋,剛纔不是很凶嗎?來啊,現在再給老子凶一個看看。疤臉男最為猖狂,他一腳踹翻一名保安,滿臉猙獰的環視眾人。

當他的眼神掃到陳**的時候,猛的一楞,用槍口指著陳**道:看什麼看?你他嗎是不是想死?

陳**無可奈何的聳聳肩,說道:大哥,你這話說的有點太冇道理了,眼睛不就是拿來看東西的嗎?誰讓三位大哥現在最顯眼

草你嗎的,你膽子很肥啊?還敢頂嘴?疤臉男怒罵一聲,走上前來就要收拾陳**。

黃百萬下意識的往前挪了一下步伐,他雖然怕死,可他知道什麼時候自己該表衷心,這個時候如果退縮了,以後恐怕就很難再和六哥交心了。

老三,回來。那名看似三人中排行老大的中年男子低喝了一聲,眼神卻在陳**的身上仔細打量了幾眼。

半響後,他忽然開口:冇想到我剛纔還看走眼了,兄弟,不簡單啊,見過大場麵吧?

這位大哥說笑了,我就一個普通老百姓,哪來的大場麵見識?陳**笑道。

可你看他們都嚇成這樣,你卻一點都不害怕的樣子?中年男子說道。

那你就錯了,我比他們都害怕,隻不過我心理素質稍微過硬一些。陳**胡亂扯著。

中年男子冷笑一聲,也冇繼續詢問什麼,而是指了指蹲在地下的那群人,說道:你們兩也過來蹲著,老實一點,不然子彈不長眼。

隻要能饒我們一條狗命,你說了算。陳**帶著黃百萬屁顛顛的蹲到人群一起。

這時,刀疤臉來到了早已經嚇的麵無血色的付劍鋒身前,一把抓起對方的頭髮,嘿嘿笑道:總經理,怎麼樣?你覺得我們有資格蠻橫不?

有有,幾位老大大人不記小人過,彆跟我們一般見識,是我們有眼無珠不識泰山,你們就把我當成一個屁放了行嗎?付劍鋒帶著哭腔哀求道,他怕死,他比任何人都怕死,在槍口下,什麼尊嚴,什麼威嚴,都他嗎是狗屎。

草!你剛纔不是很凶嗎?到頭來也是個冇卵蛋的窩囊廢?刀疤男嗤笑一聲,一槍托砸在付劍鋒的腦袋上。

不等付劍鋒慘叫,刀疤男就把他生生拽起,說道:哥三個現在的心請很不好,需要發泄,你把我們惹生氣了,你說怎麼辦吧?

付劍鋒驚慌失色道:好辦好辦,三位大哥不是要瀉

火嗎?這裡的女人隨便你們怎麼玩,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這話一出,包間內所有的女人都怨恨的瞪著付劍鋒,這個畜生,就這樣把她們全都賣出去了。

嘿嘿,女人是一定要玩的,不過這還遠遠不夠,不殺幾個人,老子心中的火消不下去啊。刀疤男用槍頂著付劍鋒的腦袋。

付劍鋒被嚇的肝膽欲裂,尿意洶湧,他慌亂的求饒著,指著陳**和黃百萬道:老大,千萬彆殺我,你殺他們,對,就是那兩個人,他們一個是總經理,一個是保安隊隊長,都是他們冇跟三位老大交涉好,都是他們的錯,要殺就殺他們,他們才該死。

這話一出,蹲在陳**與黃百萬身邊的那些人全都恐慌的遠離,生怕會殃及池魚,瞬間陳**跟黃百萬身邊就形成了一個真空地帶。

黃百萬惱火的罵道:草泥馬的付劍鋒,你能不能再無恥一點?雷是你點的,想讓我和六哥幫你頂?滾你媽比,老子就是死也要拉你墊背。

放屁,你身為保安隊隊長,不是你扛誰來扛?付劍鋒徹底暴露出了人性最醜陋的一麵。

陳**話不多,隻是淡淡道:三位老大,冤有頭債有主,你們自己看著辦。

刀疤男看了看陳**,又看了看付劍鋒,槍口並冇有挪開位置,仍舊頂在付劍鋒的頭上:比起那兩個廢物來,我更想殺你。

彆彆啊,大哥,你要是殺了我,你也逃不掉的,你把我放了,我保證不報警,保證當做什麼事情都冇發生。付劍鋒痛哭流涕的祈求道。

疤臉男一腳就踹翻了付劍鋒:報警?老子會怕那些警察?實話告訴你,哥三的身上都揹著命案呢,多殺一個也是殺,怕個球!

這一下,包間內的人就更加恐慌了,這三個果然是殺過人的亡命徒,他們萬念俱灰,恐怕今晚真的完了,看過這三個人的樣子,他們絕對不會放過目擊者的。

老三,殺人的事情先等等,老子已經一個星期冇開葷了,趕緊拽兩個妞過來給二哥玩玩,有死人在旁邊玩著晦氣。排行老二的男子說道。

哈哈,這話說的不錯,咱哥三先好好去去火,讓這幫軟蛋看看什麼才叫雄風。說著話,疤臉男果斷放棄付劍鋒,凶目一掃,直接從人群中粗魯的拽起兩名驚聲尖叫的陪酒妹,手掌一拉,呲拉一聲,兩人的上衣就被撕碎,露出了性感的蕾絲胸罩以及一身的花白嫩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