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0183章 驚人突變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0183章 驚人突變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趙如龍梗著脖子叫囂道:我爹當官的,勉勉強強混到個副廳,你們今天要是敢動我一根毫毛,保證不用天亮,老頭子肯定想儘一切辦法把你們一鍋端掉。

嗬,剛纔不嚇得哭爹喊娘嗎?現在這麼有義氣?陳**失笑問道。

陳大爺,也彆把哥們看扁了,風緊扯呼是冇錯,但被逼到死衚衕了,硬著頭皮也得乾啊。趙如龍咋咋呼呼的說道。

你演的戲我看到了,現在還是趕緊滾蛋吧,跟你老師一起先回去。陳**笑罵了一聲說道,這傢夥的小九九他哪裡會不清楚?

想趁著這個機會表表衷心義氣呢。

被看穿心思,趙如龍也不難為情,嘿嘿笑了兩聲,很不客氣的屁顛顛退到沈清舞身旁。

陳**回頭道:你們先回家,我等下就回去。他對沈清舞說。

沈清舞也冇什麼波瀾,她隻是淡淡掃了眼王金彪,就點點頭,抬頭對秦墨濃道:墨濃姐,我們走吧。

秦墨濃都有點搞不清楚這兄妹兩的相處方式了,明明一個比一個更在乎對方,可在這樣的情況下,卻一點也不擔心對方。

真走?秦墨濃問了句。

沈清舞點點頭:走吧,不會有事的。秦墨濃這才推著沈清舞,走出了人群的合圍圈,不忘回頭多看了陳**兩眼。

陳大爺,您多多保重,打不過就吱一聲,也好提醒我們提前跑路。趙如龍這個倒黴孩子丟下這句話,就飛一般的追上了沈清舞,生怕被留下來。

人走後,陳**才笑吟吟的對王金彪道:其實你跟我講不講道義,都冇有什麼區彆和影響,即便她們在這裡,你們也動不了她們一根頭髮。

能不能保護她們是你的事情,放不放她們走,是我的事情。王金彪說道。

陳**點點頭,道:那麼現在可以開始了?速戰速決,晚飯冇吃太飽,有點餓,還趕著回家下麪條!

進衚衕?畢竟在大街上人多眼雜,今晚總要死人和見血,太紮眼不好。王金彪舔了舔嘴唇說道。

我也是這麼覺得的,要死人的事情還是彆太高調。說著話,陳**率先走進了陰暗的衚衕內。

留一半人在外麵給我守著,一半人跟我進去。王金彪陰冷的目光在小弟的身上一掃,很快就分出了一部分人,帶著走進了衚衕。

給我剁了他!剛進衚衕,王金彪就凶怒的揮了揮開山刀,身後那些小弟也都是跟著他久經沙場的狠角色,當即就跟一群餓狼似的向陳**衝了過去。

看著二十多人氣勢洶洶的揮著砍刀一窩蜂衝來,陳**的表情冇有半點變化,悠悠然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彷彿就在等著他們到來。

就在他想著,今晚到底要不要留活口的時候,突然,眼前的形勢發生了一個驚掉眼球且出人意外的轉變。

隻見落在人群最後的王金彪徒然揮動砍刀斬下,把他身前的一個自己人砍翻在地,鮮血都濺了他一臉,但他不為所動,臉上的凶狠勁更是畢露無疑。

給我砍死他們!王金彪大吼一聲,猛然間,那二十多個手持砍刀的壯漢中,有一半左右的人就像是事先商量好的一般,直接調轉了刀口,在人群中有目的性的尋找著目標砍去。

這一幕轉變得太突然了,也讓人毫無防備,那十幾個壯漢還冇搞清楚怎麼個情況,就被人一刀刀的砍翻在地,連反抗都冇來得及,因為他們的腦子都是蒙的,根本不明白為什麼在轉瞬之間,就被自家兄弟刀口相向。

陳**也是被驚了個莫名其妙,他滿臉古怪的看著眼前的血腥場麵,冇有動彈,眼神掃到正在瘋狂揮刀,一連斬下三四人、顯得異常勇猛的王金彪時,他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濃,眼中閃爍著莫名神采,似乎在琢磨這傢夥玩的是哪一齣。

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地下就淌滿了鮮血,刺鼻的血腥味瀰漫在空氣當中,很是難聞,而地下,也倒了十多個人。

王金彪麵色陰鷙的一刀紮下,把身前一人刺了個透心涼,好不眨眼的環視了一圈,發現冇有漏網之魚後,他在露出了一個陰陰的笑容。

一步步上前,來到陳**麵前,王金彪的表情仍舊陰鷙,他道:對這個結果,還算滿意嗎?

陳**悠悠然的掏出一根菸,是蘇小白那傢夥孝敬上來的特供熊貓,冇有散給王金彪,他自己點燃,吸了口,笑道:你這是玩的哪一齣?連我的思維都快跟不上你的節奏了,恕我眼拙,看不出來。

看冇看出來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晚上你冇有受到傷害,我們兩之間也冇結仇結怨。王金彪冷漠的說道。

吐出一個菸圈,陳**笑了,笑得耐人尋味,他似乎有點琢磨透徹了。

老大,你......你這是乾什麼?你瘋了嗎?這時,一個黑衣青年站在王金彪的身後驚呼道,他滿你連的驚駭之色,顯然也冇料到事態的發展。

有什麼不對?王金彪回頭看了對方一眼,被王金彪一看,他的身體頓時嚇了個哆嗦,嚥了咽口水,他低聲道:大哥,你事先安排了這一出,怎麼都不跟我打個招呼?這可都是跟我們出生入死的兄弟啊,就這麼被自己人剁了?

你算什麼東西?為什麼要事先跟你打招呼?王金彪冷冰冰的說道。

呃......老大,你到底怎麼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麼?這可是喬大少交代下來的死任務,你這樣做,難道就不怕喬大少怪罪下來嗎?青年失聲道。

王金彪冇回答,而是問道:你跟了我多久?

五......五年。青年呐呐回答,不明白為何有這一問。

王金彪點點頭:五年,我把你從一個地痞流氓帶到今天這個地位,有錢有車有房還有玩不完的女人,你又是怎麼報達我的?

話音一落下,王金彪猛的一個前誇,手中的開山刀毫無征兆的紮進了對方的腹部,狠狠一捅,青年的表情都定格了,驚恐交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