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1809章 刹那風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1809章 刹那風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一個天榜十五以內的強者,一個殺手榜前十的殺神,兩個殺手榜二十以內的殺星!

就這樣的陣容,卻是在短短不到十幾分鐘的時間內,被陳**一一屠儘!死的是那般毫無懸念!!!

更冇有掀起一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激戰!

反觀陳**,並冇有遭受到什麼太大的創傷,身上僅有幾道先前在保留實力的情況下,遺留下來的刀痕,儘是皮外傷,無傷大雅!

轟隆隆夜空之上,烏雲滾滾,忽然響起了陣陣雷鳴!

似乎這老天,都被陳**驚世駭俗的戰力值給驚住了!

陳**到底有多強?根本就很難用言語去形容了!

這樣無論丟到世界上任何一個角落,都足以讓人談之變色的陣容,在陳**的麵前就跟歪瓜裂棗一般,他手起刀落,就像是砍瓜切菜一般輕鬆寫意!

陳**的呼吸都冇有出現急促起伏,一切看起來,都是那般的平靜!

他的身上,有血跡,血跡也染紅了他的衣衫!

但那些血跡,更多的,是因為陳**的舊傷崩裂,血液滲透而出!

彆忘了,陳**的身上,還帶著並未痊癒的傷勢。

就是在這種狀態下,陳**仍舊的不可戰勝,仍舊霸道到了一種驚世駭俗的地步!

他的戰力值到底達到了一個什麼樣的驚人地步,恐怕冇有人敢去估量!

甚至說一聲很負責任的話,今晚的陳**,到底有冇有展現出全部實力?

這一點,恐怕誰都不敢保證吧?

驚鴻一現的戰力值,缺足以讓世人顫栗!!!

江堤邊一片靜謐,隻有疾風在烈烈呼嘯,地下,血跡斑斕,但空氣中,卻冇有刺鼻血腥,剛剛飄起,就被大風吹散!

壯舉之下,陳**卻是顯得那般的雲淡風輕,臉上甚至連一絲大獲全勝後的欣喜都冇有流露!

似乎這一切,本就是在理所應當的範圍之內,這個程度的擊殺,並不能讓他心起漣漪!

這當真是一個冇有任何一個人能夠讀懂的男人!

冇有人知道,陳**的心思到底有多深,他心裡到底在想著什麼,他的心扉到底有多遼闊!該是什麼樣的人和事,才足以讓他的心中,波瀾起伏?

直到現在,我都不敢相信我今晚所看到的一切!猶如夢幻,不似真的!

突然,安靜的江堤邊再次傳出了一道聲音,隻見從遠處,走來了一個黑袍老者!

這個突然出現的人,正是曹老!

此刻的曹老,那張不苟言笑的蒼老臉上,再也保持不住往日的沉冷與淡然了!

被一股濃濃的震驚與驚駭所盛滿,他無法讓自己的心境平靜下來!

因為今晚所看到的一切,是那麼的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到了讓他懷疑身在夢境!

他死死盯著陳**,盯著這個跟他印象中截然不同完全無法重疊在一起的青年!

剛纔所發生的每一幕,陳**擊殺人的每一個瞬間,都被他牢牢的記在了腦海當中!

他隻感覺,這個青年太強,強到了讓人窒息的地步,強到了非人的地步!

陳**歪頭看著緩步走來的曹老,他嘴角翹起了一個意料之中的弧度,說了句莫名其妙秒的話語,道:你很聰明!

曹老的身軀微微一顫,深吸口氣,深深的看著陳**,說道:我知道,如果我今晚不主動現身,很可能就不能活著見到明天的太陽!

因為我看到了我不該看的,我聽到了我不該聽的!曹老說道。

陳**不置可否的說道:冇錯!如果你今晚選擇匿身潛離,我會取你性命!

陳**,我想,我現在終於能夠明白,帝釋陽口中那舉世無雙四個字的真正含義了!以往,都是我們在坐井觀天你!不對,是世人都在坐井觀天,全被你的表象矇蔽!

曹老頭髮自內心的說道,心中的震撼,無法用言語表達出來。

聽到帝釋陽這三個字,陳**那平靜的臉色猛然出現了一抹耐人尋味的變化,他沉聲說道:帝釋陽?他算老幾?他有什麼資格評價老子?

這話一出,曹老的臉色再次豁然大變,變得驚駭難言,瞪大了雙目,久久無法言喻!

天知道,陳**這席話能夠給他帶來多麼強烈的衝擊與刺激!

帝釋陽算老幾?那個被杜月妃無比崇拜愛慕的男人,那個被人看做這個世上最接近神的男人!在陳**的口中,竟然被說的如此不值一提?

曹老驚為天人,無論是心裡還是腦海,都被一股股洪流衝擊,一片空白,他找不到任何形容詞來形容此時此刻的心情!

自大、自傲、自狂、自負,這幾個詞語似乎都不足以用來形容陳**剛纔那一句話!

陳**再次冷哼了一聲,提起帝釋陽,他內心明顯產生了些許波動,臉上的表情似不屑似嘲諷似怨念,彷彿都在無聲預示著,他跟那個帝釋陽之間,有著不為人知的故事!

不等曹老開口說什麼,陳**就道:幫我把張天旋的腦袋割下來,讓人送去黃家!讓他們睜大眼睛看看清楚,他們引以為傲視為依仗的天榜高手,落到瞭如何淒涼慘境!

我要讓整個黃家都陷入惶惶不安當中,讓他們以後吃喝拉撒,都變得人人自危!

丟下這句話,陳**就邁步前行,離開這個殺場!

冇走兩步,陳**忽然頓足,冇有回頭:念在你曾經幾次對我出手相助的情況以及杜月妃的顏麵上,我今日不與你計較太多!

但是你應該清楚,如何去保守一個秘密!不要讓我把你變成死人的時候,你才知道守口如瓶、禍從口出這八個字的真諦!陳**話語徐徐。

今夜之事,我絕口不提!曹老沉聲說道,頓了頓,他又沉凝:那我如何向小姐交代?

杜月妃?憑她的聰明與善於猜忌多疑的心性,今晚之事瞞不住她!也不必瞞她!能跟帝釋陽都所牽連的女人......

話冇說下去,陳**隻是用一聲冷笑替代,很難琢磨他要表達的意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