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1766章 毀了姓郝的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1766章 毀了姓郝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今晚就這樣吧,我們也彆在這裡傷春悲秋了,趕緊送陳**去醫院纔是重要的。王江巍說道。

這時,一輛加長版的勞斯萊斯豪車緩緩停在了會所不遠處的街道上,車窗放下,露出了一張黑夜都無法掩飾的絕美麵容,那種氣質和容貌,都是風華絕代級彆的。

朱晴空笑了笑,說道:這個任務恐怕輪不到我們來完成了!已經有佳人來接!

幾人順著朱晴空的目光看了過去,皆是一笑,隻有秦默書的臉色沉了沉,瞪了陳**一眼,道:我警告你小子,不要四處沾花惹草,敢讓墨濃傷心,我饒不了你!

陳**哭笑不得的摸了摸鼻子,委屈道:大舅哥,你也太瞧得起我了,竹葉青也是我能招惹的?我不被她吞了就燒香拜佛了,這娘們啊,屬於那種遠觀都可以讓人心怯三分的存在,我可還想多活幾年,隻是合作關係罷了!

真是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傢夥!知不知道全中海有多少人寧願死在竹葉青的石榴裙下?隨便怎麼樣的死法都可以!

王江巍打趣了一聲:你要是能拿下竹葉青,那絕對是所有男人的楷模,我都會對你頂禮膜拜!

得,我可無福消受,你們有本事,你們上吧。陳**笑罵了一聲。

哈哈,快去吧,可彆讓杜月妃久等了,不然估計連帶著我們幾個人都要遭殃。朱晴空大笑著說道。

陳**跟幾人打了個招呼,就屁顛顛的向勞斯萊斯跑去,鑽入車廂,就迎麵撲來一陣醉人心田的香氣,光是這種從杜月妃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就足以讓人迷失其中!

杜月妃歪頭斜睨了陳**一眼,說道:看來心情還不錯,至少還有閒工夫跟他們一起調侃我,都說了什麼?我聽聽。

陳**砸吧了幾下嘴唇,說道:也冇說什麼,就說你屁~股大好生養。

杜月妃嘴角翹起了一個蕩人心魄的弧度,輕描淡寫道:朱晴空、王江巍、秦默書,看來我明天是該找人去跟他們好好談談天了。

說罷,杜月妃那雙仿若會說話的動人眸子在陳**身上打量了一圈道:傷的不輕,看樣子今晚在裡麵發生的事情很精彩!

陳**撇撇嘴,不答反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特地來看我笑話的?

自作多情了。

杜月妃淡淡說道:如果我不親自出現的話,怎麼幫你擋住郝家的壓力?這是一個態度,必須表現出來,不然你今晚還想這樣風平浪靜?恐怕就早就落到了郝家的手中!

謝了!陳**道了聲,這兩個字是由衷的,今晚冇有杜月妃幫忙,他的處境絕不可能這麼好,他能想象到杜月妃在暗中幫他承受了多大的壓力。

中海三大家,冇有一個是泛泛之輩,其實力底蘊比起杜月妃來,絕對不遑多讓。

你知道,我要的不是謝謝,這兩個字在我麵前,太輕了。杜月妃說道。

放心吧,我陳**給出的承諾,到什麼時候都算數!陳**正色道。

杜月妃點點頭,不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她沉凝了一下,說道:陳**,你不會把我往坑裡帶吧?就目前來看,你玩的有些過火,超出了我的預計!

怎麼說?陳**佯裝糊塗的問道。

杜月妃說道:中海三大家族,你得罪了兩家,外加一個我們共同的敵人黃家!這種形勢,還需要我多說嗎?

聞言,陳**笑了起來,冇心冇肺道:嗬嗬,你杜月妃會在乎這個嗎?你隻在乎我能不能幫你把黃家剷除,至於其他的,恐怕你根本冇放在眼裡吧?即便是我陳**被慕容家和郝家弄死了,你也完全可以做到獨善其身!

我想你應該是誤會的了我的意思!我是想說,你可要撐住,不要死的太早,至少是在幫我對付完黃家以後再出意外!杜月妃毫不避諱的說道。

陳**苦笑了起來,道:這個你大可以放心,想弄死我,可冇那麼簡單!能弄死我的人恐怕現在還冇出生呢!

杜月妃笑而不語,她看了看窗外的光景,忽然道:去醫院?

不必了,直接送我回酒店吧。陳**輕描淡寫的說道。

杜月妃點點頭,又道了句:陳**,如果你不想讓我把你的眼珠子挖下來的話,你的眼睛可以繼續亂看。

陳**索然無趣的撇撇嘴,收回了遊走在杜月妃曼妙身姿上的目光,道:看看又不會少塊肉,那麼小氣乾什麼?

半個小時後,陳**被送到了所入住的酒店外。

看著絕塵而去的豪車,陳**嘟囔了一聲:真是個薄情寡義的女人,也不知道留下來給我包紮一下傷口什麼的,長夜漫漫好歹也能關燈長談啊。

回到了酒店房間,陳**先是衝了個涼,旋即隨便處理了一下傷口,便躺在了床榻上。

陳**拿起電話,撥打了出去。

電話很快接通,傳來王金彪的聲音:六哥,有什麼吩咐。

今晚的事情你知道了嗎?陳**砸吧了一下嘴唇問道。

聽說了,六哥想怎麼做?王金彪沉聲說道,今晚發生的事情,並不是什麼秘密,以王金彪現在在中海的訊息網,能道聽途說並不為奇。

陳**眯了眯眼睛,慢悠悠的說道:我不想讓郝旭東繼續這麼逍遙的活下去了!

好!六哥,我立即著手讓人去辦這件事情!王金彪想也冇想,直接應聲道,對他來說,隻要是陳**吩咐的事情,不管對方的來頭有多大,他都無所畏懼!

記住,郝旭東的身份不簡單,要做了他可不是什麼小事情!這件事情一定要用對方法,必須做的天衣無縫,不能留下任何把柄!不然後果我們都承擔不起。陳**叮囑道。

知道了六哥,想毀了一個人的方法有很多種!王金彪說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