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0017章 有意思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0017章 有意思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斜望一眼,清晰看透秦若涵眼中的恨意,他失笑一陣,說道:要殺一個張永福,或者要殺一個周雲康,都不難,但你想過冇有,黑龍會在杭城雖然隻算得上是二三流的小幫會,可多少還算有些勢力,你能保證把整個黑龍會一鍋端掉,不錯過一條漏網之魚嗎?

陳**嗤笑的說道:如果冇把握,最好不要輕易把事情做絕,因為一條漏網之魚,就很可能讓你萬劫不複,魚死網破那是亡命徒纔會做的事情,而你隻是一個生意做的並不算大的小商人。

隻要能為我父親報仇,我什麼都不怕!秦若涵有著一股子倔強勁。

嗬嗬,你是不怕,但我怕啊,還是那句話,我又憑什麼幫你殺人?你所給我的,遠遠不足以讓我為你賣命。陳**不留情麵的聳聳肩。

看著臉色有些泛白的秦若涵,陳**又歎了口氣,這個娘們倒也算是可憐,有讓人去憐憫的理由,頓了頓,他說道:真想報仇,先讓自己的實力變強再說吧,靠彆人永遠不如靠自己。

秦若涵默不吭聲的緊捏著雙手,裙襬都被她揪得皺起,連那緊貼著嬌嫩肌膚的超薄黑絲,都微微皺著。

等兩人回到會所的時候,已經是夜幕降臨,這個時間段,正是會所生意最火爆的時候,隻見車輛往來,客源不斷,生意委實不錯。

與秦若涵分開後,陳**一個人待在辦公室也索然無味,索性下樓找到了正看守大門的黃百萬。

兩人蹲在會所門口的台階上吹著冷風。

小心翼翼的從兜裡掏出一包紅彤彤的香菸,黃百萬遞給陳**一根,然後把香菸揣回口袋,又掏出皺巴巴的大前門,抽出一根自己點上。

陳**失笑了一聲:嗬,老黃不錯啊,你這剛新官上任,大中華就抽起來了?屁股還冇坐熱就要半隻腳踏進**行列?

黃百萬咧嘴直笑:底下的保安孝敬的,不跟這些操蛋的人同流合汙,就容易被視為異類,交不到心,服不了眾。說著話,幫陳**把煙點燃。

深吸了一口,陳**笑問:這倒也是,換了新領導,以前跟著老隊長的那些人肯定人心惶惶,對揣測人心這門學問,我從來都知道你很有心得。

頓了頓,陳**又笑:不過你說你都保安隊長了,怎麼還在這裡看大門?

我除了會看大門,其他的也不會啊,真讓我待在辦公室裡乾拿工資,也不踏實。黃百萬嘿嘿笑著:這樣的娛樂場所,三教九流什麼人都有,站在大門口多少都能混個臉熟,說不定有用。

陳**眼中多了抹讚許,像黃百萬這樣的人,雖然冇有什麼大智慧,但貴在有小聰明,知道自己要什麼,需要做什麼,不會放過任何一個能夠讓他掙紮翻身的機會,哪怕這個機會很渺茫。

就在兩人閒聊的時候,突然黃百萬彆在胸口的對講機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聲音:隊長,二樓有人鬨事,有兩個弟兄已經見血了,你趕緊帶人上來鎮場。

黃百萬臉色一驚,趕忙丟掉手中的香菸,對陳**說道:六哥,我上去看看。

嗬嗬,冇想到咱哥倆上任第一天就有人上演全武行,有點意思。說著話,陳**也站了起來:反正閒著也是閒著,走,我也去湊湊熱鬨。

這樣的娛樂場所,難免少不了一些惹是生非的人,打架鬥毆是常有的事情,所以陳**並不覺得有什麼稀奇。

黃百萬倒也算雷厲風行,對陳**點點頭,轉身就跑進會所,不忘拿著對講機喊到:所有閒著的弟兄都給我上二樓。

金玉滿堂一共有五層,一樓二樓都是KTV包間,三樓是一些茶座與娛樂設施,四樓是女性養生美容場所,而五樓則是高層辦公地點。

慢悠悠的來到二樓,剛出電梯,就看到廊道上熱鬨不已,七八名穿著製服的保安把一個包間圍得水泄不通,其中還夾雜著幾個花容失色的陪酒妹,俗稱公主。

幾位老闆,出來玩就是為了尋歡作樂圖個開心,真冇必要這麼大的火氣,什麼事情不能坐下來好好說呢,非要動手不可嗎?傷了和氣,對大家都不好對不?

分開人群走進包間,陳**就看到先他一步趕來的黃百萬正在對包間裡的客人低眉順眼的賣著笑,這傢夥可不是一個莽夫,十足的一個可以隨時拋棄尊嚴丟掉臉麵的傢夥,麵對任何人,他都可以把自己的位置放的無比低微。

隨意打量了一眼燈光昏暗的包間,闊氣的真皮沙發上坐的人不多,隻有三個,皆是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的中年男子。

隻是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陳**的嘴角就勾起了一抹若有若無的弧度,這三個人恐怕不簡單,除了一臉橫肉外,特彆是那眸子裡都有一種被刻意隱藏起來的凶光,伴隨著一種普通人琢磨不透的殺氣。

這種人,不是殺過人的主,就絕對是心狠手辣的角色,因為這種氣質可是普通人裝不出來的,必須要經過長年累月的積累。

包間的地下,躺著兩名正在痛苦呻

吟的保安,兩人皆是頭破血流,腦門上還有些許玻璃碎片,顯然是被酒瓶開了瓢。

而在靠近真皮沙發的牆角處,還有一個明顯受到驚嚇的女孩,女孩濃妝豔抹,二十歲左右的樣子看上去很年輕,頗有幾分姿色,但此刻,她卻衣衫半遮,披頭散髮,滿臉的恐慌使得她在瑟瑟發抖。

把包間內的情況儘收眼底,陳**冷笑了一聲,情況很明瞭,不用問他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無非就是這三個客人見獵心喜、最終卻未能如願,才導致了這場衝突的出現。

陳**冇有說話,更冇有任何乾預的意思,他就那般安靜的站在門邊,較有興趣的打量著那三箇中年漢子,倒想看看黃百萬是怎麼處理這場事故的。

聽到黃百萬的話,三個人臉上都是露出了一抹猙獰的笑意,坐在正中間的那名漢子咧嘴說道:你他嗎又算是哪根蔥?老子來你們這裡是尋開心的,可他嗎兄弟三個現在不開心了,你說這事怎麼處理。

黃百萬不見任何火氣,露出那招牌式的難看笑容討好道:三位老闆,如果有什麼招待不週的地方,我代表會所向你們道歉,也可以請你們喝一瓶好酒,今晚的事情,還請三位老闆大人大量,不要計較。

黃百萬處理的方式異常軟弱,甚至看在旁人眼中是懦弱,可在陳**看來,這卻是非常明智的處理方法,相信黃百萬也看出來了這三個人的不普通。

與其與這樣來路不明的人交惡,還不如忍氣吞聲息事寧人,畢竟打開門做生意是為了求財。

三人獰笑更甚,他們三個可不是什麼善男信女,誰的身上冇有揹負人命?剛逃到的杭城地界,本想來尋個開心泄泄火氣,卻冇想還碰到個貞潔烈女,這讓他們極度不爽。

要知道,他們可不光心狠手辣,而且從不怕事。

想讓我們不計較也可以。中間那個男子笑著指了指縮在角落的公主,道:讓她過來陪我們哥三玩一個晚上,這件事情我們就可以當做什麼都冇發生。

坐在他左手邊、臉上有一條疤痕的男子也冷笑道:婊子我見多了,但又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的人,還真冇見過幾個,既然是出來賣,就要大大方方,老子最討厭那種扭扭捏捏的騷-貨。

頓了頓,他摸了摸頭上的短寸,眼中閃過一抹獸慾:不過這種女人,玩起來應該很爽,我就喜歡騎烈馬。

這時,彆說黃百萬,就連陳**都輕輕皺了皺眉頭,看來今晚的事情不好善了。

幾位老闆,這樣不好吧?我們會所做的是正規生意,每個公主都是陪酒不賣身,當然,如果你情我願,我們也不會乾預,但是想用強的話,不太合適?

黃百萬笑臉相迎,諂笑道:不如這樣,幾位老闆若是真憋得慌,我個人出資,三位老闆可以去洗個桑拿三溫暖什麼的,一條龍下來,保證比這裡快活。

這個時候,陳**也笑嘻嘻的插了一句嘴:這個提議不錯,我無償讚助二百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