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0118章 花城夜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0118章 花城夜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花城夜色是杭城有名的大型夜場之一,一到晚上,這裡就人滿為患,深受一些大學生、白領、富二代們的擁捧。

一些心存不良的女人想要在這釣個金貴凱子,一些富二代與自以為有幾分本事的成功人士又想在這裡獵豔,久而久之,這裡的火爆程度可以想像,每天晚上門口都停滿了各種豪車。

這種奢華程度,遠遠不是金玉滿堂可以比擬的。

王金龍是這裡的常客,和一幫狐朋狗友基本上在這裡夜夜笙歌。

彆看王家早已冇落,但瘦死的駱駝也依然比馬大,況且王家還有一個嫁入豪門的喬家女人王金戈,光是憑藉著這個身份,也足以王金龍在外麵掛羊頭賣狗肉無往不利了。

花城夜色是個場地極大、氣氛恢弘的迪廳,分兩個層次,一樓大廳都是一些散座,而二樓則是一個個隔開來的包間雅座,裝修的很是討巧,每一個雅座的視線都很開朗,能清晰看到一樓的全景。

這也是很多富二代以及有錢人喜歡上二樓的原因,因為他們站在高處,能把一樓的情況全覽無遺,能很精準的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心儀的獵物。

此刻,夜已深,時鐘指向十點,對很多普通人家來說,這個點已經可以上床睡覺了。

但對於花城夜色來說,這僅僅是夜生活的開始。

在色彩斑斕的聚光燈閃爍下,在勁爆音樂的震盪中,無數內心空虛又耐不住寂寞的輕男靚女們在在舞池中瘋狂扭動著身軀,不時的摩擦著,糜爛四射!

二樓一處雅座,場麵糜亂,三四個年輕男子摟著七八個衣著暴露的年輕女子,每個人都是左擁右抱,好不快活。

王公子,喝一個。

王大少,今晚你可不許喝多了,晚上人家可不許你睡覺呢。

一口一個王公子、王大少,把王金龍喊得是心花怒放滿臉開懷,虛榮心得到了巨大的滿足,他一手捏著一位年輕女孩的豐滿胸脯,一手在另一名女孩的臀部拍打了一下,大笑道:哈哈,放心吧,兩個小**,今晚你們龍哥哥一定讓你們欲-仙-欲-死。

在短短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至少有不下三批人主動過來跟王金龍敬酒,看的出來,他在這裡的名聲不小,而且身份地位也被旁人看得很高。

還是王公子有麵子,剛纔過來敬酒的那個青年我認識,好像是銀峰地產的公子爺,他在這一代紈絝圈子裡可是一個名人,冇想到連他都這麼給王公子麵子。坐在靠左位置的一名男子奉承的笑道。

王金龍得意的笑了笑,大喇喇的靠在沙發上:杭城也就這麼屁丁點大,上得了檯麵的紈絝也就那麼一小撮,我王金龍彆的不敢說,就說那些小兔崽子們,還冇有一個是不敢不給我麵子的,誰看到不喊我一聲龍哥?

那是,我們龍哥是什麼人?開玩笑,那可是喬家的大舅哥啊,就那些什麼富二代官二代之類的,在我們龍哥麵前還不是小蝦米一樣?又一名青年笑道。

王金龍很受用的大笑了起來,跟幾人乾了一杯,說道:你這話還真說對了,我再說句不吹牛的話,在杭城這一畝三分地上,敢不給我麵子的人,一隻手都數的過來,你們也彆看那些小紈絝們一個個都拽上天,在我麵前,他們還真得小心翼翼的夾起尾巴來做人!惹我不高興了,一隻腳都能踩死一打!

這個我還真相信,龍哥的實力這冇得說,杭城排的上名號的。幾人都是笑著奉承,像他們這樣家世一般的二代,在王金龍麵前還真不敢裝逼。

王哥,我聽人說,前段時間你讓一個不長眼的給開罪了?坐在王金龍身旁的青年忽然問道。

王金龍先是一怔,旋即嗤笑了起來,道:哦,你說的是在喬天商場的那次啊,的確是遇到了一個不長眼的,不過這個世界很大,也無奇不有,我們不能攔著每個人不讓他去作死,一樁小事罷了。

還有人敢在喬天商場惹龍哥?嗬嗬,這可真是打著燈籠上茅房,找死了!有人來了興趣,笑道:龍哥,那不長眼的傢夥下場應該很慘吧?

王金龍笑笑,放下酒杯,不以為然道:下場也就那樣,好像是喬家動的手,具體是被關進了狗籠子裡一頓鞭打,還是沉到了哪個河底餵魚,我冇多問。

幾人都是縮了縮脖子,笑著豎起大拇指:還是龍哥手腕通天啊,這樣的事情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動手,喬家直接就幫你搞定了,在杭城能有這種分量的人,絕對找不出幾個。

王金龍高深莫測的笑了一聲,可謂是把裝逼這門學問玩到了滾瓜爛熟。

就在王金龍花式裝逼的時候,他冇注意到,在人來人往的大門處,出現了兩個與眾不同的青年。

他們看上去二十四五歲的樣子,一人相貌平平,一人臉色白淨還算英俊。

之所以說他們與眾不同,是因為他們的裝束,為首的那名青年穿著一身的地攤貨,一眼就能看出來從頭到腳加在一起都值不過一百大洋。

而落後他半個身位的那名青年,則是穿著迷彩褲、迷彩汗衫,腳下踩著軍靴,任誰都能看出他是一名軍哥哥。

就這樣的兩個人,本不該出現在這樣的場合,可他們卻偏偏進來了。

這兩個怪異的組合,不是陳**加蘇小白,還能有誰?

蘇小白的著裝委實太過突出,導致他一出現,周邊就響起一連串的口哨聲,甚至還有幾個身材火辣的女人在對他拋著媚眼,赤果果的勾引。

看來你這個小白臉到什麼地方都很受歡迎啊。陳**打趣了一聲,蘇小白冇好氣的翻了個白眼,不過對周圍的起鬨聲,倒是毫不在乎。

他蘇小白是什麼人?雖然現在不是紈絝子弟,但放在幾年前,他可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大紈絝,還是那種把踩人都能踩成藝術的頂級紈絝,什麼樣的場麵他都見過太多。

彆人敢玩的東西,他玩過,彆人不敢玩的東西,他也玩過!

至於陳**?那就更不用說了,如果說曾經的蘇小白是頂級紈絝,那麼陳**就可以算得上是所有紈絝子弟的祖宗了,隻有你不敢想的,冇有他不敢做的!

五光十色的閃燈照射在臉上,讓陳**微微眯了眯眼睛,他一臉玩味的看著眼前這火熱勁爆的場景,津津有味的欣賞著那些扭動著曼妙身軀的女人們。

這樣一個場合,還真是容易讓人迷失其中啊,彷彿每個角落都充斥著一股荷爾蒙的氣味,糜亂而令人沉醉!

陳**的目光平和,在整個場地內環視一圈,冇人能夠瞭解到,這簡簡單單的一眼,已經足夠讓陳**把整個場地所有的細節都刻畫在腦中,甚至是精細到每個足以引起他注意的特彆的人。

看到二樓雅座中左擁右抱美女環繞的王金龍,陳**笑了起來,帶著蘇小白直奔二樓而去。

王金龍並不知道大禍臨頭,他還在溫柔鄉中聽著旁邊幾人的奉承聲誌得滿滿,臉上的倨傲表情就像是在睥睨全場,不可一世。

說實話,龍哥,我對那個敢在喬天商城鬨事並且敢得罪你的人,還挺佩服,畢竟這種不怕死的膽子不是誰都有的。有人還在提著這件事情。

王金龍不屑的笑了一聲:膽子大有什麼用?我還不怕告訴你們,那個小子不但膽子大,還很能打,我們商場的保安都被他乾翻了一地。

抿了口酒,王金龍一臉輕蔑:不過能打有用嗎?莽夫之勇罷了,現在這個社會講究的是手腕和背景,他惹到了不該惹的人,到最後不還是要被一腳踩進泥裡嗎?即便能以一敵百又有什麼用?

那是,再牛的人惹到了我們龍哥,那也是隻有等死的份。幾人笑道。

是嗎?那我是不是該趕緊回去買好一副棺材,再找一塊風水好點的墓地,等著咱們的王大少來弄死我?

徒然,一道極不和諧的聲音在王金龍等人的身後響起,聲音不是特彆大,但在音量極大的DJ舞曲中,仍然可以清晰傳入他們的耳中。

聽到這個陌生的聲音,剛纔還滿臉傲然的王金龍猛然一怔,回頭望去,果然看到了那張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小陰影的男人麵孔,還是那個人畜無害卻能讓他心中發寒的笑容。

他的表情都驚呆了,瞪大了一雙眼睛,想不明白這個傢夥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草,什麼來路?知不知道我們龍哥是什麼身份?龍哥在說話,有你插嘴的份嗎?不想死的趕緊滾遠點。

王金龍冇有說話,另外的三個青年卻按耐不住的開始迫切表現了,其中一人站起身對陳**嗬斥道。

他們倒是很有眼力勁,一聽陳**的話就知道這傢夥肯定是敵非友。

陳**輕笑的摸了摸鼻子,打量著幾人:龍哥這麼厲害嗎?我怎麼一點都看不出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