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都市狂梟 > 第1026章 蘭陵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都市狂梟 第1026章 蘭陵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嗬嗬,都鬨得滿城風雨了,我想不知道都難啊”李書厚說道,聲音中倒是聽不出來多麼嚴峻沉重,相對輕鬆。

“這倒是有點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的意思”陳**失笑一聲,語氣平淡道“那您老人家也應該知道今晚的來龍去脈吧”

“嗯,知道的差不多我想聽聽你的想法,你想怎麼處理”李書厚問道。

陳**是多精明的人一聽到李書厚的語氣,就猜測到了什麼,道“李老,不會是有人把情求到你那裡去了吧讓我猜猜是誰,嗯葉征紅”

“你小子的腦袋瓜子啊,真是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難怪經常有人說你是披著細嫩皮囊的老狐狸”李書厚笑罵了一句。

沉凝了一下,陳**眯了眯眼睛,隨後說道“李老,如果您開口,您的麵子我肯定會給,這點是毋庸置疑的我陳**也不是不識好歹的人”

說道這裡,陳**話鋒一轉“但說實話,我並不希望您開這個口這三個小畜生都是老大不小的人了,做錯了事情不能說找找關係就罷休他們心中的怨念很深今天如果不給他們一個慘痛的教訓,保不齊以後還會耍什麼花樣”

“嗬嗬,小六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並冇有乾預的意思,所以纔會問,你想怎麼處理”李書厚心平氣和的說道

他似乎一點也不擔心陳**鬨出這麼大的亂子,會惹來什麼無法承受的後果

到了他這個地位的人,自然是老謀深算,站得高看得遠,能看到很多人都看不清的事情

陳**的底氣如何他心中明白這可是個扮豬吃老虎的主,彆看他平常不顯山不露水但他的能量,絕對不是魏海生那幾個小紈絝能夠比擬和動搖的

最不濟,大不了也就是他和林秋月這兩個行將就木的老頭站出來賠個笑臉賣個薄麵,大家一笑了之的事情

所以他絲毫不為陳**而擔心這就是一個老成持重者的十足底氣

當然,最重要的是,陳**本身的厚重就難以揣摩再加上今天本就不是他的錯何來畏懼擔心之言

聽到李書厚的話,陳**心中微微騰起了一股暖意,他輕聲道“這三個小畜生今晚所做出來的事情,顯然不是他們自己能夠收場的想平息我的怒火也不難讓他們背後的人站出來跟我對話,親自來把人接走至於能不能接的走,就看他們的態度了”

“好你做事有分寸,我並不擔心你自己斟酌著處理吧”李書厚說道。

掛電話之前,陳**道“李老,讓葉征紅親自過來接人”

“嗯”李書厚含笑的應了一聲,掛斷了電話。

這通簡短的對話,所傳遞出來的資訊量,無疑是很龐大的,讓人心中翻江倒海,隻字片語中彷彿都透露著陳**的底氣十足與龐大能量

特彆是魏海生三人,剛剛暖和起來的心扉,又突然變得拔涼了下去,第一次開始懷疑,自己的背景和靠山是否能從眼前這個狂人手中保他們無恙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過去,包間內鴉雀無聲,魏海生三人跪在玻璃碎片上,膝蓋都血肉模糊,溢位了鮮血,但誰也不敢有絲毫放鬆。

他們的神智都開始變得模糊起來,眼神中完全失去了光彩,也不知道是因為失血過多還是因為內心的極度恐慌,導致他們的臉色嘴唇全都慘白,渾身上下手腳冰涼

十幾分鐘過去了,人冇等到,陳**倒是又接到了一通電話,來自江浙波城

“陳**,我是蘭陵承”電話中傳來了一個音低調沉的聲音

“蘭老,您好”陳**嘴角盪出笑意,開口的第一句,倒冇什麼劍拔弩張的意思,保持著對一個老者應有的一份敬意。

倒不是因為對方的名聲赫赫的蘭陵承,陳**就要客氣三分,而是他懂得先禮後兵的道理,當然,蘭陵承的確也算得上是一個讓人值得尊敬的老頭

“小孩子胡鬨,不懂事你不要跟他一般見識井泉也是被一些心機小人矇蔽了雙眼,被人當了槍使,情有可原”蘭陵承冇有客套,開門見山的說道。

“蘭老親自打電話給我,於情於理,這個麵子我也得給”

陳**斜睨了蘭井泉一眼,話鋒一轉,道“不過蘭老,錯了就是錯了你們總得給我一個交代吧不然是不是太欺負人了一點”

聞言,蘭陵承並冇有想象之中的大發雷霆,聲音依舊平穩道“他已經受到了懲罰不是嗎這件事情我們蘭家不予任何追究”

陳**的強勢和膽大遠超常人預料,他並未就此鬆口,而是道“蘭井泉現在的樣子的確很慘,但這都是他罪有應得我招誰惹誰了他挑釁上門,讓我遭受無妄之災”

“蘭老,你孫子是個狠人啊,揚言要弄死我,還信誓坦坦的連我女人都不想放過我陳**是什麼人,你應該心裡也清楚,依我的脾氣,就憑蘭井泉今晚所做的事情,他現在還能保全身上零件依在,乃至保住小命,這已經是給了你們蘭家顏麵”

陳**淡淡的說道,語氣不溫不火不卑不亢,一點也冇有因為麵對一個舉足輕重的權重老人而感到心怯。

不但冇有心怯,甚至可以說是狂妄至極

“說吧,你要什麼樣的一個交代”蘭陵承語氣不變的說道,麵對陳**的這種不識抬舉,他還能保持這種平靜的語態,這是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事情

要知道,他可是蘭家家主,蘭陵承

“很簡單,讓蘭家的人親自來接他走”陳**淡淡說道。

“冇問題接他的人已經在路上,很快就會到”蘭陵承乾淨利落的回道。

“嗬嗬,薑還是老的辣啊”陳**搖頭失笑了一聲。

“對付你這種小狐狸,如何能不多做一手準備”蘭陵承換了種語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