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玄幻 > 霸道大帝 > 第兩千六百零二章 圍剿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霸道大帝 第兩千六百零二章 圍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第兩千六百零二章圍剿

萬千的士兵被瞬間抹殺,這些皇者領域,聖人領域的,在不朽之王的轟殺之下,連一個照麵的抵擋能力,都不可能存在。

腥紅的鮮血,揮灑在天地之間。

血流成河。

“殺進去!”

老黑大吼一聲,一馬當先,他冇有本體,一團漆黑的霧氣,環繞在整個大秦帝都之內,凡霧氣瀰漫之地,死傷一片。

隻有內部瓦解,破壞大秦皇朝的地宮陣法,那麼纔有機會取勝。

當然,大秦皇朝內部,肯定蘊藏著至強級存在,能否擊敗,老黑暫且不知。

他很焦灼,希冀能夠為洛天帶來一些好訊息。

“上!”

老黑一馬當先,所到之處,全部被亂殺一通,三尊天皇更是宛若古神降臨,殺伐氣息震懾出來的刹那,就不知道有多少的士族被直接碾死。

“敵襲!”

“敵襲!”

大秦皇城之內,這是在深夜之中,火光通天,宛如白晝一般。

宛若從遠古發動的號角聲,再度襲來。

頃刻之間,就有無儘的鐵騎,從四麵八方殺來,一個個手持長戟,凶悍無比。

這可比藥沁的那玩意不知道要恐怖多少倍,數萬的騎兵,宛若早就在此刻等候。

真正的大秦鐵騎,上麵厚重的戰甲,全部都是由帝金所鑄造而成,十萬鐵騎加持,大帝法陣都會被直接衝爛!

傳說天諭大帝有四大軍團,青龍白虎朱雀玄武!

這四大軍團任何一個軍團合力,都有擊垮尋常大帝的本事,合四為一,就算是頂級大帝都會被斬殺,能踏平一個禁區!

這就是真正下了血本的大帝軍團。

而大秦的鐵騎,甚至比這四大軍團還要來的可怕!

浩蕩的鐵騎從缺口處包剿而來,足足有十萬之多,戰馬雙眸中迸發著火焰,並非活馬,而是傀儡煉製,鐵騎之上的人,都是至尊領域,踏足到了頂峰的存在,接近於不朽。

全都是四十步以上,戰馬相接,帝金之間散發出黃金色的玄妙符文,連接到一起,似乎在形成更為可怕的戰陣。

“嗡!”

伴隨著一聲輕微的嗡鳴之音,十萬鐵騎之上,一輪巨大的騎馬戰將虛影,踏空而出,他一襲白髮三千丈,流落人間似銀河,眸光銳利,豐神如玉,如古神王般傲世天下。

手持長戟,鋒利無比,曾是鎮壓四海八荒的至強存在。

他的鐵騎,在極古科技時代,就已經打穿了整個天武神州。

“白祖。”

老黑的麵色都在此刻,變得有些陰沉起來。

那是大秦當初麾下第一戰將,白家先祖的虛影。

他所在的時代,一人平定了所有霍亂,所率領的大秦鐵騎,所向披靡。

“大秦皇朝,居然還有比大帝軍團還要恐怖的鐵騎。”

三大天皇的麵色,都是略顯難看。

不過,目前為止還好,單純這鐵騎軍團的話,還不足以將他們圍剿乾淨。

“我們三人攔住鐵騎,你們繼續前往。”

洛鎮天皇開口,告知老黑。

老黑略顯躊躇,最終點頭,三尊天皇的實力,其實是最強主力,隻不過,現在看樣子大秦似乎早有戒備,加上,他也顧不得這三大天皇心裡想的是什麼。

隨後,老黑帶著三大魔王,繼續前行,直衝大秦皇宮。

漆黑的深夜當中,道道閃爍不定的流星劃破蒼宇,宛若巨獸利刃。

而老黑等人的身影,並未前行幾步,一尊尊漆黑的身影,已然出現在了虛空深處,披著黑色長袍,散發著恐怖的氣息。

“大秦無意與你們交手,讓洛天前來,此事可了。”

滄桑的聲音陡然傳來。

老黑眸子一眯,他感知到了,起碼六位不朽之王,外加六尊不朽者。

看起來貌似不算很多,但是須知一點,大秦皇朝,之前圍剿金皇,已經隕落了十幾位無敵者,發動霍亂,又死了十餘位。

如今,仍然還有十幾位,底蘊之恐怖,可見一番。

“那夏懾我初次見他,還以為是位明主,昔日大夏皇朝與大秦皇朝平分天下,怎會被他管理的如此不堪?”

老黑暗地裡嘀咕一聲,大夏皇朝和大秦之間的差距,實在是太大。

麵對如此龐大的頂級強者圍獵,老黑並不懼。

“洛天乃我魔族王侯,與他為敵,便是與我魔族為敵!”

魔族的魔王,率先開口,話音森冷。

這麼多年以來,雖然魔族內部發生過一些爭鬥,但是從來冇有哪個時代,魔族被打下來過。

雖然一定程度上,靠的是曆代魔尊死前藏匿於洞窟之中,儲存實力,關鍵時候出來,可以打穿一切,但是這也奠定了魔族的傲氣。

“你要抓拿洛天有何用?莫非,偌大一個大秦皇朝,會忌憚一個未成帝的小子?”

老黑不解詢問。

大秦都已經宣佈要進行自封了,但是這個時候,率先出擊,要殺洛天。

“忌憚?我大秦,需要忌憚任何人?”

一抹不善的獰笑傳遞而來,秦問天身穿四爪蟒袍,帶著獰笑之色開口,現身於這片世界之中。

他的修為,已經涉足到了至尊四十步。

對於此事,他自然高傲,能擒拿洛天,乃至斬殺,本來就是他所想要的,如今父皇下令,直接行動,正入下懷。

“前段時日,藥沁襲擊洛天,你們可知道,是獨孤愁從時空長河內,一劍殺出,救得他?大秦縱使再怎麼高傲,也需要掂量一下,是否有與絕世大帝碰壁的資格吧?”

“莫非,諸位忘了,天諭大帝下凡的那一日?”

老黑淡然開口,他要進行心理博弈和試探。

哪怕他知道,獨孤愁那一劍,多半不可能複刻,最多是牽扯到了什麼因果之力,不得已而進行轟殺出來一劍。

這句話,讓秦問天麵色微微一沉。

天諭那一日下凡,大秦上下可謂是如坐鍼氈,包括秦帝,來回踱步不止。

隻怕天諭來大秦走一趟。

三十幾尊天皇,臉都被他扇爛,那是何等威武的場麵?一杆長戟丟在邊疆,逼退了異域數以億萬大軍退後百萬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