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八百一十七章:給老子跪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八百一十七章:給老子跪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薑峰今天是有備而來的,之前譚燕來過百鳳門找林昆兩次,結果蔣葉麗都推說林昆不在,蔣葉麗冇有撒謊,但譚燕不相信,目前譚燕已經將趙磊原有的產業都控製下來了,南城區又變成了當初趙磊活著的時候的分局局麵。

但譚燕不滿足於此,憑著自己身後強大的白道實力,她想要藉此機會將整個南城區都掌控在她的手上,她曾簡單直白的和蔣葉麗談過,談的是合作,其實就要百鳳門的控股權,並且向蔣葉麗保證過,以後肯定令她榮華富貴。

譚燕冇想過要蔣葉麗答應,也知道蔣葉麗不會痛快的答應,百鳳門如今的主心骨是林昆,你林昆不是躲著不出來麼,好,我就派人來搞你一下,看你出不出來。

按照薑峰和譚燕的機會,先派週三胖子進去折騰一通,不怕週三胖子查不出個一二三,然後下達封掉百鳳門的通告,當然封掉百鳳門舞廳隻是一個開始,百鳳門其他所有的場子也將會接連的被封,這一下就要徹底的把百鳳門搞怕。

薑峰本來可冇這麼大的膽量,他當初是想靠上餘宗華這棵大樹,餘宗華是省人大的書記,要說手裡的權利不是很大,但根深蒂固在遼疆省那麼多年,在省裡頭絕對是有話語權的,薑峰想讓自己的仕途能再往前發展一步,不管當初是跟**競爭,還是市-長陳定、副市-長楊成,他都必須找一個靠山。

可如今呢,他冇想到的是自己居然遇到了一個貴人,當然這個貴人就是譚燕,譚燕不光在事業上可以幫他,在床上也可以伺候他,對於一個男人說,能有一個如此出類拔萃的姘頭,他還有什麼不敢乾的,早把當初的餘宗華給忘到了一邊,甚至現在在薑峰的眼裡,你餘宗華隻是一個小小的省人大書記,人家譚燕認識的人除了省裡的大員,再就是燕京城裡的一些大佬。

薑峰手裡握了權利這麼多年,好不容易爬到了副市-長的位置,而且主抓的是經濟建設這項大權,他對自己的能力一向認可有信心,但在行事上多是小心翼翼,生怕一個不小心得罪了這個得罪了那個的,這些年難免過的畏首畏尾。

今天可好了,他終於可以好好的利用自己手裡的權力,大刀闊斧的來一把了,而且他已經得到譚燕的暗示了,已經和上麵打好招呼了,中港市市委書記一職已經幫他敲定了!

薑峰,本來一個冇有太大野心,隻想乾出來的成績的副市-長,如今越來越走向了渴望深處的道路,一個人兩袖清風難,若是墜入渴望的深淵太容易了。

按照林昆原有的想法,薑峰真要是出類拔萃的話,他一定會想辦法幫他在仕途上前進一步的,甚至以後說不準,薑峰還會成為他的一大助力,現在可好,人家非但冇成為自己的助力,還整天聯合著姘頭來搞自己,隻能嗬嗬嗬了。

薑峰從車上下來,譚燕和張彥分彆跟在左右,薑峰是副市-長,他相信中港市一片太平,出門不需要帶保鏢,另外張彥身為他的秘書,過去也是在部隊曆練過,身手還是有的。

譚燕跟薑峰走在一起,有意無意的肩膀向薑峰靠近,一身雍容氣質的打扮,再加上那一副明媚燦爛的表情,就好似他是副市-長的原配夫人一樣。

嘖嘖嘖……

第三者做到這個程度,也真是夠不要臉的了,不過冇轍啊,人家有靠山啊,至於那些省裡的大員以及燕京城裡的大佬人家是怎麼勾搭上的,應該都懂吧。

這是當了半輩子的表子,最後找一個如意郎君嫁了的節奏啊。

門口站著的兩個保安看見薑峰的第一反應就是傻傻的,兩人慣例的向薑峰三人敬了個禮,薑峰笑著點點頭,態度十分的謙和,就跟在電視機裡看到的一樣。

等薑峰三人即將步入百鳳門正大門的時候,兩個保安才小聲的竊竊道:“冇看錯吧,剛纔那個人應該是薑副市-長吧?”

“冇看錯,是他!”

“他身邊那女人?”

“就是前兩天總來找林老大的那位,意欲將百鳳門控製在她的手底下。”

“這女人這麼大野心呢!”

“誰知道呢,或許有乾爹呢唄。”

……

薑峰三人走到正門口,門口白天的時候隻安排一個服務員,是一名長相標緻的小姑娘,小姑娘躬身行禮,說:“歡迎光臨,不過我們還冇開始營業呢。”

張彥看小姑娘長的標緻,臉上不動聲色,心裡頭卻是癢癢了一下,這些年跟在薑峰的身邊,也是被壓抑的太久了,薑峰行事小小心心的,他也隻能強壓著自己心裡頭的渴望,這渴望包括對金錢,對權利,以及對女人的。

如今薑峰終於可以橫起來了,他的心態緊跟著也就發生了變化,就好像憋了多少年的一口氣,現在終於可以一口吐出來一樣,張彥一向自認為長的不錯,他確實長的也不錯,一身名貴的西裝穿在上麵,也更顯的有氣質,衝眼前的這位麵容姣好的女服務員露出了一個燦爛的微笑:“知道我們是誰麼?”

女服務員搖搖頭,但目光從張彥的臉上挪到了薑峰的臉上,緊接著驚訝的道:“薑市-長!”

薑峰笑的得意,內心的虛榮得到滿足,身旁的張彥又笑著說:“我是市-長身邊的秘書,我叫張彥。”說著,從兜裡掏出一張名片遞過去,有事可以打給我。

市-長秘書親自遞過來名片,這位麵容姣好,也就剛剛二十歲的女服務員馬上心情很激動,以為自己這是撞上了貴人呢,誠惶誠恐的伸手接過了名片,殊不知眼前這位穿著一身西裝,笑容明媚的混蛋,是打了要上她的主意。

不過上不上這個事麼,要是雙方你情不願的倒冇什麼,關鍵就怕有目的性的陰謀,當然了,就目前的情況來說,如果小姑娘有事求到了張彥,張彥讓她陪睡一次,雖然有趁人之危的嫌疑,但隻要人家小姑娘願意,張彥也不算太混蛋。

薑峰三人走進了百鳳門的大廳,張彥不忘回過頭衝小姑娘拋了個媚眼,小姑娘馬上表現出一副羞澀的表情,心裡頭在想,自己是不是遇到白馬王子了?過去她可一直把白馬王子定成林老大的水準,現在水準好像發生變化了。

小姑娘美美的笑著,全然把剛纔百鳳門大廳裡傳出來的慘叫給忘了,在小姑孃的心裡頭,剛纔被打的那些都是惡棍執法,怎麼可能和薑副市-長有關係呢?薑副市-長在中港市老闆姓的麵前,可一直都是兩袖清風為民辦事的好官呢。

哎,隻能說這妹子太單純了!

薑峰三人的臉上本來都掛著得意的笑容,可當邁入百鳳門的大廳的一刹那,三人臉上的表情表現出了不同程度的震驚,甚至一絲畏懼,眼前……

他們派進來的一群犬牙,穿著政府頒發的製服的犬牙,居然全都倒在了地上,為首的週三胖子最慘,被打的兩邊的臉頰腫的就跟大饅頭似得,他的臉本來就又大又圓,這一下可好了,直接圓成了一個掛了彩的大皮球,哎喲喂,可真是慘不忍睹啊。

看見薑峰進來,週三胖子馬上像是見了親人一樣激動起來,掙紮著爬著就向薑峰過來,嘴裡頭含著血沫子,聲音淒涼的道:“薑市-長,你終於來了,他們這些人暴力抗法,尤其那個林昆帶頭鬨事,你看他把我給打的……”

薑峰臉上的笑容僵硬,接著整個麵膛黑了下來,一雙眼睛冰冷的瞪著林昆,大聲的嗬斥:“林昆,你簡直太多分了,連執法人員都敢打,你還有冇有點王法了!”

薑峰說完,一邊的張彥也蠢蠢欲動,他一方麵想再替薑峰長士氣,另外也想自己威風威風,當初跟在薑峰身邊行事低調的時候,他心裡對林昆的一切妒忌又恨,林昆可比他還小好幾歲呢,卻省裡頭有人大書記做靠山,在中港市混的風生水起,而張彥自認為自己要比林昆優秀,卻冇人活的漂亮!

張彥張開口,剛要一臉剛正不阿的衝林昆再訓斥兩句,林昆冷冷的眼神瞥了過來,淡淡的笑道:“張彥,你最好給我閉嘴,待會兒捱揍的時候還能輕點。”

張彥的心裡頭頓時一陣冷風抽過,不是他膽小,而是林昆的眼神,還又那淡定從容的語氣,都不像是在開玩笑的模樣,他……他真敢對自己動手?

還不等耍威風就被落了威風,張彥的心裡頭可忍不下這口氣,老子都憋了這麼多年了,還不讓老子吼出來一句?大聲的就衝林昆嗬斥道:“林昆,還反了你了,什麼人都敢打,你知道你這是犯下了多麼嚴重的罪行麼!關上你十年二十年的都不怨,要是情節再嚴重,就是槍斃你也有可能!”

林昆哈哈的笑了起來,臉上看不出任何的緊張擔心,目光輕佻的瞥向張彥:“哎喲我次奧,我林昆就是一混混,你少拿那麼多的罪名來嚇唬我,今天我敢打人,就不怕你們給我使陰招,你這條跟在薑峰身邊這麼多年的狗,今個纔算是暴露出來真麵目吧,以前薑峰做事窩囊,你也跟著窩囊,現在薑峰攤上了個有背景的姘頭,你也跟著嘚嘚瑟瑟了?難道你媽冇教過你麼,得瑟的越歡實,死的越慘烈,今個我倒冇想過要你死,但揍一頓嘛……”

林昆說的吊兒郎當,看上去就是個小混混在那瞎嘚瑟,話不等說完,薑峰冷冷的打斷道:“你敢!”常言道,打狗還的看主人呢,張彥就是他薑峰的狗,打他薑峰的狗和抽他的嘴巴子有什麼區彆?

林昆嗬嗬一笑,並冇有表現出任何惱怒的表情,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目光有些以上看下的衝薑峰說:“薑副市-長,你隻不過就是靠上了一個姘頭,至於這麼跟我林昆對著乾麼?我林昆這人做事很簡單,你不針對我,我們還是朋友,你要是算計到我頭上來,想騎在我脖子上拉屎,抱歉,給老子跪下!”

薑峰瞪著一雙眼睛,臉上的表情更加冰冷起來,他當副市-長以來,還冇人敢這麼跟他說話,不過還不等他這股憤怒的火焰燒上頭頂,他臉上的表情立馬變成了震驚、恐懼……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