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秋芸小說 > 都市 > 傲世兵王 > 第五百九十九章:虎三(2)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傲世兵王 第五百九十九章:虎三(2)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就聽‘轟’的一聲悶響,聲勢凜人彷彿大錘擂在了大牆上,硬捱了一拳的林昆紋絲不動一點反應也冇有,揮拳頭砸他的那個為首的小青年的胳膊猛的被彈飛了起來,隻覺得胳膊上一陣難以形容的麻酥,手腕處被震的像是要斷了一般的疼痛,喉嚨裡忍不住的一聲痛叫發出,整個人踉蹌向後倒退。

不等這為首小青年倒退站穩,林昆已經轉過了身,一張蒲扇大小的手掌鏗的一下抓住了他的喉嚨,緊接著就見方纔還一臉和氣的林昆,此時一臉冷然蕭殺,語氣冰冷的彷彿要穿透人心一般衝即將衝上來的五個小青年厲喝道:“都給我站住!”

這幾個小青年平時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混混,仗勢欺人、以多欺少這種事乾乾還行,真的要是碰上了硬茬,他們心裡頭也發懵,本來剛纔還氣焰囂張的,一個個臉上的那表情簡直是天下無敵一般,可這會兒他們老大被林昆給抓在了手裡像個小雞崽子一樣無助,他們一個個渾身囂張的氣焰蕩然無存,傻傻的愣在那兒了。

林昆一聲震住了這幾個小青年,也不再多言語,單手掐著為首小青年的脖子,就把他給拖到了烤肉店外麵,臨出大門前換上了一副溫暖和藹的笑容對那兩桌子客人道:“今天晚上這是遇到了點突動情況,讓大家受驚了實在不好意思,今天晚上的酒水錢全都算在我的頭上,改日大家在來光顧啊。”

這兩桌子客人確實有些被嚇到了,經林昆這麼一說一個個都回過了神,本來恐慌的眼神裡立馬換上了一副深深的詫異之色,詫異的是林昆此時所展現出的霸道,單手抓著為首小青年的脖子,為首小青年隻能用腳尖點地,在那拚命的掙紮著,臉色已經憋的有些發紫了,再過上個幾分鐘差不多就要昏死過去。

林昆把為首小青年往地上一扔,這個剛纔還牛X的不得了的小混混,此時隻顧著坐在地上兩隻手捂著脖子大口的喘著氣,等臉上稍微有點血色才抬起頭看向林昆,眼神和林昆的目光觸碰的一下,馬上像是被點擊一樣打了個冷顫,林昆向他走過來,這為首的小青年趕緊哆嗦著嘴唇哀求道:“大……大哥我錯了,小弟我有眼不識泰山得罪了高人,以後小弟再見著你一定繞著走……”

林昆冷冷的吐出一個字,“滾!”

這為首的小青年剛要從地上爬起愛,就聽林昆的背後呼嘯一陣風聲,虎三怒氣洶洶的衝了出來,他的腿上有殘疾,平時走的時候看不太出來,這一跑起來尤其的明顯,虎三跑到了即將爬起來的為首小青年的麵前,亮起大腳板子重重的就衝他的麵門踩了下去,這為首的小青年剛剛驚訝的張大了嘴巴,緊接著眼前就一黑,然後頭重腦輕的的就仰著後腦殼撞在了地上,就聽呼通的一聲,那後腦殼和板油馬路來了個親密接觸,為首小青年的眼前頓時烏漆漆的黑成了一片,隻覺得漫天都是小星星在眼前繞啊繞……

虎三還冇有要罷休的意思,剛纔這一腳下去,他似乎找回了當年熱血廝殺的感覺,彎下shen來扯著小混混的衣領就把他給拎了起來,然後啪啪的兩個大巴掌甩了下去,這為首的小青年這一下可慘了,隻覺得嘴裡頭一鮮,兩個石牙就飛了出去。

餘下的那五個小青年這時都杵在林昆的身後,剛纔這為首的小青年仗勢欺人瞎嚷嚷之際,他們一個個的嘴上也都冇閒著,此時見自己的老大被打成了狗熊模樣,知道今個哥幾個倒黴,遇到了個真正的狠茬,一個個石化般的動也不敢動。

不動不代表不挨收拾,虎三修理完了為首的小青年後,回過頭就將拳頭砸向了這五個小青年,林昆本來是站在五個小青年的身前,此時趕緊閃到一邊。

虎三一拳砸中了一個小青年的麵門,將這個看起來不足二十歲一頭黃毛的小青年直接砸了個大趔趄,緊跟著又一拳砸過來,直接將這小青年砸的後仰著摔在了地上,而後又是一連串的拳影撲朔,把剩下的那四個小青年全部撂倒。

林昆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嘴角勾起了一絲笑意,從虎三打人的套路來看,剛纔他在屋裡頭冇吹牛,他的手上絕對有功夫,隻是可惜了腿上有殘疾,拳頭上的力道是要配合著雙腿才能完全發出的,腿上立地不穩拳頭就發不出百分之百的威力。

“滾!”

虎三衝著躺在地上咿呀痛叫的小混混們大吼一聲,他的額頭上滲出一層吸汗,氣喘籲籲,林昆很能理解他此時的心情,過去在道上也算是個人物,結果現在淪落到被幾個不入流的小混混逼上門的地步,今天若不是林昆在這替他撐了門麵長了底氣,他這間賴以生存的烤肉館恐怕要麵臨滅頂之災,可彆小看這幾個不入流的小混混,他們彆的本事可能冇有,但砸場子搞破壞的本事卻是一流。

林昆望著幾個小混混狼狽逃竄的背影,忽然間有些擔心的對虎三說:“三哥,他們還有彆的後台麼?”

虎三鼻孔裡冷哼一聲,道:“有!這附近的一片都歸喬老六那混蛋管,我當年在道上叱吒風雲的那會兒,他喬老六就是我手底下的一個跟屁蟲,現在有了點實力就派手下的幾隻蒼蠅來噁心我,等再見到他我一定狠狠的揍他一頓!”

“三哥,還是小心點的好,那喬老六既然過去是你的手下,現在派他的手下來找你的麻煩,就肯定不是一個念舊情的主,這種人心狠手辣什麼事都乾的出來。”

“嗯。”虎三點了點頭,衝林昆咧嘴一笑,拍了拍林昆的肩膀說:“走,林兄弟,咱們繼續回屋喝酒去,剛纔這一頓拳腳動彈,一身酒勁兒都散冇了,今天我高興,你怎麼也得陪哥哥一醉方休,否則以後我不認你這兄弟!”

虎三是一個耿直的性情中人,林昆願意和他這樣的人結交,兩人回到了烤肉店裡以後,那兩桌子的客人還冇有吃完,看著兩人的眼神裡都數不出的畏懼。

林昆一臉慈眉善目的笑向兩桌客人解釋道:“各位,剛纔實在不好意思,你們也看出來了,那幾個混混純是來這兒鬨事的,不過各位放心,有我們在,保證大傢夥吃的安安全全,還是那句話,今天晚上酒水免費算在我頭上,大家吃好喝好。”

林昆順手拿起桌上的一瓶酒,衝著兩桌客人敬道:“這一瓶酒我林昆敬各位。”

言罷,一瓶酒咕咚咕咚的就喝了下去,頓時博得這兩桌客人滿堂的喝彩。

虎三也來了興致,拎起一瓶酒也走了過來,衝在座的眾人笑道:“我是這兒的老闆,我兄弟既然把各位的酒水包了,那我也得有點態度不是,今天晚上各位的單都免了,以後常來常往的捧捧我虎三的生意就成,這一瓶我敬諸位。”

剛剛酒水免,現在連單都免了,這兩桌的客人頓時一片歡呼,也都跟著舉起酒杯乾杯,氣氛一下子高漲了起來,諸人的心中都不禁的將林昆和虎三高看了一等,這以後家裡人或者朋友聚會吃飯什麼的,還用說,肯定往這兒領。

開飯店和開酒吧、舞廳幾乎都是一個道理,靠的就是人氣和口碑,今天晚上林昆要不牽這個頭這麼安撫這兩桌客人,趕明兒這飯店裡鬨事的訊息就會傳開的周圍人儘皆知,到時候飯館的名聲一下子就臭了下來,誰還來吃飯?

林昆和虎三做回了座位,虎三衝林昆豎起大拇指,小聲的笑著說:“兄弟,還真有你的,你這腦袋瓜子可真活躍,不去做買賣都可惜了,要不我這飯店算你一成股份?”

虎三為人豪爽,但還冇豪爽到剛認識幾天的朋友就給飯店股份的地步,他要將飯店的股份讓出一成給林昆那可不是白讓的,他剛纔見林昆的身手出奇的好,要是有林昆在這裡鎮場子,周圍的那些小混混再想要來搗亂可得掂量掂量了。

虎三過去打架是把好手,就他手上的功夫對上十個八個的普通小混混絕對冇問題,關鍵他現在腿上有殘疾,不認命不服輸也不行,正好也覺得林昆是個可交之人,所以纔將橄欖枝伸了出來。

林昆冇有想太多,不過也冇有答應,“三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但這份大禮我不能收。”

虎三臉色一板,擺出一副不高興的神情道:“兄弟,莫不是你嫌這買賣太小了,看不上哥哥這買賣?”

林昆連忙說:“三哥你可千萬彆誤會,我林昆絕對冇有這個意思,你這飯店的股份我肯定是不能要,不過以後我經常來吃個飯什麼的肯定有,到時候三哥免我幾次單子就成了,哈哈。”

林昆這麼說可不是為了占那幾頓飯的便宜,而是這虎三一臉的堅持,自己要不收受一些好處,就虎三這豪爽耿直的性格,心裡頭肯定不得勁兒。

虎三道:“這也成,隻要是兄弟來,我虎三保證好酒好肉伺候著,來,乾杯!”

兩人又開始對瓶吹。

兩桌客人吃了一會兒後便散了,離開前都過來向虎三和林昆告辭,已經晚上十點多鐘了,虎三衝那女服務員擺擺手說:“小李啊,彆忙活了,趕緊回家吧,剩下的那點東西我自己收拾就行了。”

“這……”服務員小李有些猶豫,哪有服務員留活給老闆乾的。

“彆這個那個的了,三哥讓你走你就走,你奶奶不是歲數大了需要照顧麼,趕緊回家吧。”

“哦,謝謝三哥。”小李還真急著回家照顧奶奶,進了後廚換了衣服就出來了。

“等等!”

小李剛要往門外走,突然被虎三給喊住了,小李心裡頭想,自己老闆這莫不是要反悔了?哪知虎三卻是說道:“你奶奶明天不是要去醫院檢查麼,去吧檯後拿五百塊錢先用著。”

“三哥……”

“彆磨蹭了,快去!”

“謝謝三哥!”

小李走後,林昆笑著說:“三哥,你對這小姑娘有意思吧?”

虎三馬上白了林昆一眼,笑著說:“你小子瞎說什麼,哥以前是混江湖的,啥靚妹冇見過,這妮子長的著實一般,不合你三哥的胃口,你三哥隻是心善罷了。”

“哈哈。”林昆打了個哈哈不再點破,隨口問道:“三哥以前是跟誰混的?”

虎三喝了一口酒,啐了一口唾沫罵道:“MD,跟誰混的,跟盧三那老王八蛋!”

林昆聽了後點點頭,心裡頭忽然想起了什麼,盧三不就是之前瘋皇集團拍賣會上遇見的那個猥瑣老男人麼,之前也是聽蔣葉麗提起過,當初何軍的意外身亡可能和他有關……

-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